首页 > 资讯 > 【完整版】乖,坐哥哥腿上亲精品推荐江姚沈西京精彩阅读_江姚沈西京小说在线分享

乖,坐哥哥腿上亲精品推荐

时间:2024-04-04 09:39:34

无广告版本的现代言情《乖,坐哥哥腿上亲》,综合评价五颗星,主人公有江姚沈西京,是作者“桑宁”独家出品的,小说简介:而且自从分手就和沈西京没有了任何联系,他薄凉且无心,说分手就再无交集,进了群她还可以得知他的动向。……江姚是从实验室回宿舍,才充了电,打开手机就看到自己被邀请加入了‘实验基地007群’。这个沙雕名字一看,就是江祁取的。果然看到管理员是他...

>>>>《乖,坐哥哥腿上亲精品推荐》在线阅读<<<<

精彩内容试读


感受到自己女朋友的不愉,方胡策哄着问:“怎么了,宝贝?”

顾菱妃看了他一眼,似乎随口问了句,“你没觉得他们两很暧昧吗?”

方胡策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直男式发言,“没觉得啊,不就是一起做实验吗,你是不是想多了?”

顾菱妃就差白他一眼,但是她不会任由事态这么发展下去,否则她做这么多也没意义了。

突然,她提了句:“你们实验基地平时有团建吗?”

“有啊,每个项目结束都有一次奖励性的团建。”方胡策说。

“那平时你们都去哪?”她问。

方胡策想了下,“去的地方挺多,都是去探一些好玩的新店,不过最多的就是直接去京爷家里。”

顾菱妃问到了重点后,直接说:“可以带家属吗?”

“当然可以。”方胡策没有心机地回应。

顾菱妃没有继续聊这个话题,而是突然说了句,“你们有群吗?”

“有啊,有活动就会在群里通知,要拉你进去吗?”方胡策连忙拿出手机,他有拉人权限。

顾菱妃欲擒故纵,“我又不是你们实验基地的人,进去不太好吧?”

“没事,平时都是大男人多无聊啊。”方胡策善意开解。

顾菱妃若有所思问,“江姚也没拉进去吗?”

“哦,没。可以把你俩都一起拉进来。”方胡策行动比嘴快。

顾菱妃想自己一个人进去,难免奇怪,多一个江姚,也应该没人会说什么。

而且自从分手就和沈西京没有了任何联系,他薄凉且无心,说分手就再无交集,进了群她还可以得知他的动向。

……

江姚是从实验室回宿舍,才充了电,打开手机就看到自己被邀请加入了‘实验基地007群’。

这个沙雕名字一看,就是江祁取的。

果然看到管理员是他。

她进群的消息提示已经是半个小时前的事了——

方胡策:【欢迎两位美女进群。】

白兆飞:【欢迎~有女生在,各位以后要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了,不要太放飞自我。】

方康言:【特别是你,别再讲骚话了。】

白兆飞:【滚,正经人一个谢谢,别在美女面前诋毁我的形象。】

杨杰:【人是不是正经的不知道,但群是正经群。】

江祁:【你说这话自己信吗?】

杨杰:【京爷你在哪呢,他说一定有人信。】

沈西京:【送人。】

方康言:【怪不得不见人影了,一秒不见如隔三秋,京爷这是去哪了,今晚还回寝室吗?】

白兆飞:【你特像深闺怨妇,真的。】

杨杰:【送谁啊,姚妹妹?】

一阵沉默后。

方胡策:【八成是送姚妹回女生宿舍了。】

江祁:【@江姚,在?】

杨杰:【不会是真的,你俩啥情况?】

白兆飞:【莫?地下情?】

刚好看到他们聊到这里,江姚只能澄清:【我一个人回来的。】

哪怕沈西京不交往,他身边的女生那么多,怎么可能会把眼神分给她,更不会浪费时间送她回宿舍。

方康言:【就说他俩没戏,你们别乱猜了,影响妹妹清誉。】

白兆飞:【那京爷去送谁了,这夜不归宿的。】

江祁:【你管呢,还是想想办法怎么瞒过宿管阿姨。】

方康言:【没事,我去隔壁捞个人来凑数。】

顾菱妃:【刚刚手机没电了,才看到进群了。】

方胡策:【没事,再次欢迎。】

杨杰:【欢迎】

顾菱妃:【谢谢】

方胡策:【今晚要给你带夜宵吗?@顾菱妃。】

顾菱妃:【不用,我被朋友叫出来唱k,今晚可能不回去了。】

沈西京夜不归宿,她也夜不归宿,很难相信这是巧合,江姚胸口发闷,然后关了手机不再去关注。

……

江姚很少在群里互动,但她偶尔会看群消息。

顾菱妃出现的频率很高,不过没几个人迎合她,来实验基地的频率也很多。

连何浅都说,“她是不是故意刷存在感,最烦这种分手了还各种小花招的女生了。”

傅礼馨摇头,“你不懂,女人不作,男人不爱,现在很多男生就喜欢这种小绿茶,当然首先你要漂亮。”

“小作精确实很多男生爱,姚姚你学着点。”容黎看向她,一脸担忧。

江姚:“?”

“譬如啊,你饮料瓶打不开不能自己用牙齿咬开,要跟男生撒娇自己拧不开瓶盖,下水游泳时放弃你的那套军训式标准蛙泳,要握住男生手臂说自己好怕,这不就有肢体接触了?”容黎耐心教她。

江姚敷衍点头,“嗯。”

容黎恨铁不成钢地捏了下她的脸颊,“近水楼台先得月,你可别被抢了先机。”

何浅和傅礼馨两脸懵逼,显然不知道她们俩在说什么。

何浅转移话题:“这周末我不回去了,我们要不要组局去玩啊?”

“去迪士尼?刚好这个月剩好多的零钱。”傅礼馨说。

容黎犹豫,问,“姚姚你呢?”

江姚直接说,“这周末有团建,我已经答应去了,就没办法和你们一块儿。”

“什么团建啊,怎么不带我们?”

“是不是好姐妹,好玩的都不想到自家人?”

被连番轰炸后,江姚缴械投降,“这是实验基地的庆功团建,我也是个凑数的。”

“啊啊啊这么说江祁也会去,我不管我要去呜呜。”傅礼馨拉着她的胳膊撒娇。

江姚抵不住,“我就是个打杂跑腿的,没有话语权。”

容黎眼珠子一转:“那顾菱妃去吗?”

“去。”江姚道。

“她也不是你们实验基地的人啊,凭什么她能去?”傅礼馨不满,抗议。

江姚:“家属。”

“那我们不能当你的家属吗?带一个家属,和一群家属没什么区别吧,人多热闹。”容黎笑。

“这话你们也说得出口,脸皮真厚。”何浅损道。

江姚不忍心她们哀求:“我试一下。”

傅礼馨和容黎频频点头。

江姚其实不太想去问这些事,但嘴比脑子快。

她磨磨蹭蹭半天,才去问的江祁。

姚:【小舅舅,你的女粉丝们这个周末想去见你,您看她们有这个荣幸吗?】

她第一次这么狗腿儿。

江祁:【我知道我的粉丝多,但每个都要见我不累死?】

要不要这么自恋,江姚忍。

姚:【不可以就算了。】

江祁:【也不是不行,带上点伴手礼吧,什么情书花就不要了,带点实际的。】

江姚问:【带三个也可以?】

江祁:【就是你寝室那三个对吧,随你便。】

江姚再次问:【你说了算吗,不用征求一下其他人的意见吗?】

江祁:【你是不是欠抽?】

江姚:【当我没问。】

得到同意的室友们乐疯了,看到她们高兴,江姚觉得自己厚着脸皮问也蛮值得。

……

这个周末,在室友们的期盼中终于结束了课程。

周末室友都起的嘣儿早,江姚是在一阵讨论声中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的。

上铺的她翻了个身,俯视着一排认真化妆的室友,再看了一眼天蒙蒙亮的窗外,“才几点。”

“快六点了,还不起?”傅礼馨抽空瞥了她一眼。

“不是九点?”江姚都觉得可能是自己睡迷糊了,记错时间了。

“化妆一个小时,挑衣服一个小时,吃饭一个小时。”容黎答。

江姚哦了一声,那她还能睡两个小时。

室友看了重新躺下的她一眼,不知是羡慕还是嫉妒,江姚的皮肤好都不用化妆,头发也是简简单单的披肩,衣服更不用说,小学生品味,就是那种背带裤或者T恤牛仔裤。

晚起两个小时的江姚,吃完早餐后精神很足,她甚至还提议时间还早,去操场跑两圈。

室友死活不去,本来就起早,跑两圈今天还有力气玩儿,就坐在那里看着她跑。

时间差不多,她们打车去海央一区。

这是江姚第一次去沈西京的家,一听小区名字,就和她不是同一个世界。

半个小时不到,她们就到了,在门口保安室登记了访客名字。

进去时看到小区的露天泳池,傅礼馨发出压抑的尖叫:“晚上的时候可以下来游泳了,幸好我带了泳衣。”

“你好心机啊。”何浅瞥她。

傅礼馨一脸激动,“我想邀江祁和我一起,你们记得给我制造机会啊。”

江姚:“OK”

“谢谢宝贝。”傅礼馨亲了她一口。

她们来的时候,男生已经都到了,给开门的还是顾菱妃。

看到江姚和一群女生,顾菱妃阴阳怪气说了一句:“人这么多,今天肯定很热闹。”

没人回应。

身后的江祁走过来,一句话打破沉默,“带什么来了?”

江姚低头,然后把手里袋子递过去:“水果。”

“放厨房吧。”江祁没接,大爷似的督促她,“记得洗干净点。”

江姚四处环视了一圈,除了男生没看到沈西京,主人不在,他们真的自在地当自家了。

仿佛知道她在想什么,江祁离开前说了句,“他还在睡,别去卧室打扰他,这人起床脾气特冷,其他地方随便玩儿。”

她才不会去,可是她记得以前高一的时候,她就算在他午休时摇醒他,他也没什么脾气,现在长大了,脾气也变大了?

江姚和室友换了拖鞋进去,她去厨房洗水果,室友就很快融入到男生的谈笑风生。

江姚先洗了一盒草莓,她最喜欢草莓,特地挑的最贵的,想着来人家里不能失礼。

刚洗完,一道身影走进了厨房。

沈西京穿着深灰色家居服,领口慵懒地散开两颗纽扣,头发好像近期修剪过,后边有些短得锋锐凌厉,有时给人一种轻狂肆意的印象,有时又放浪冷淡。

他随手从冰箱拿了瓶冰水,刚醒的声音有颗粒感的嘶哑,又透着与生俱来的痞劲:“喝水吗?”

果然像江祁说的他刚睡醒脾气差,声音都听得出来夹着不耐。

江姚却因他突然出来,声音有些不稳地应:“不用谢谢,那个……请问盐在哪个柜子?”

除了草莓,她还买了杨梅,这个是需要盐水才能清洗干净的。

沈西京喝了半瓶冰水,单手揣兜靠在吧台边沿,又混又坏地说了句:“上面。”

江姚抬头,然后看到柜子里,她踮起脚尖才把柜子门打开。

她身高不算矮,有162,可是盐好像放在柜子稍微里面的位置,她只能触碰到柜子的边边,根本摸不到里面。

江姚尝试了几次,还是没够着。

一个高大的身影覆盖下来,是他身上独有冷调淡淡的树叶香气,两人突然贴近,他拉链无意划过她的后颈,她的血液一下子涌了上来,耳尖酥软欲滴。

江姚心脏不规律地敲击着耳膜,感觉空气都稀薄了一些,僵硬在那里。

即喜欢他的亲近,又怕陷得更深。

沈西京轻松拿下来,眉眼游刃有余,“这个?”

因为盐是装在玻璃罐子里的,光看着分辨不出来是盐还是味精。

江姚回神地接过他手里的玻璃罐,打开看了一眼,认真辨别道:“不是。”

这明显是味精。

沈西京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拿下来的不是味精就是其他,直到她面颊都升温发红,忍不住语气重地说了他一句:“都不是!”

沈西京哼笑了一下,没什么情绪的,然后给她拿下了玻璃罐。

这次她打开,确定了是盐。

江姚在洗杨梅的时候,他被男生叫了出去。

快到中午的时候,一群人从客厅迁徙到了露台。

烧烤架已经摆上了,旁边的桌子上是从冰箱抱出来的一袋袋已经处理好的烧烤原料。

一排座位围绕成圈,对面就是投影k歌区。

白兆飞自动承担了烧烤员的责任,“女生不用动手,坐着等投喂就行。”

“难得这么勤劳,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就是想在女生面前表现。”方康言拆穿他。

杨杰:“那加我一个。”

傅礼馨在女生堆里小声,“我们也不能干坐着,这样显得太好吃懒做了。”

何浅赞同。

只是她们还没上前帮忙,就被顾菱妃截胡,她笑着凑过去:“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容黎切道:“真爱显,就喜欢全部男生围绕着她呗。”

傅礼馨附和,“我们现在过去帮忙倒是成了她的跟屁虫了。”

何浅:“算了,过去吧,看看有什么能帮忙的。”

“你们想吃什么就给我吧。”杨杰贴心的说。

女生递了一些,顾菱妃非要亲自上阵,把这里弄成她的主场一样,但是又不会,只能让男生教。

一开始还有男生教她,最后把她推给了方胡策。

方胡策急忙说:“要烤焦了,翻面啊,宝贝。”

顾菱妃一边咳嗽,一边手忙脚乱地翻面。

傅礼馨小声说:“她烤的就自己吃吧,我们烤一盘小鸡腿,姚姚。”

江姚说,“好。”

别说,她们俩负责烤,另外两个负责递调料,配合无间。

江祁凑过来,“烤的不错啊。”

“江祁,这个给你~”傅礼馨连忙笑着把自己刚烤好油滋香气四溢的小鸡腿给他。

江祁也不客气地吃了一个,然后竖起拇指。

傅礼馨一脸娇羞地继续烤了。

见状,顾菱妃瞥了一眼坐在桌边喝着可乐的沈西京,再努力烤了几个鸡翅,然后对方胡策说,“我先拿过去。”

“好啊。”方胡策没心眼儿的自己烤了。

顾菱妃把自己烤的那盘鸡翅端过去,似随口地看着他说,“你吃吗?”

沈西京修长笔直的腿懒洋洋收回,放下了可乐罐,懒得搭理的起身去了烧烤区。

顾菱妃咬着唇,心想,自己烤的也不是那么差吧?

“何须劳你大驾京爷?”白兆飞连忙主动给他让了位置。

方康言白他了一眼:“这是微服私访,体恤民情,你懂个屁。”

沈西京嗓音带笑,痞里痞气踹了他一下,“体恤你麻,那盘素的给我。”

“哦。”方康言老实巴交地给他递了过去。

白兆飞:“京爷不吃荤的?”

江祁:“可能吃多了,换换口味。”

一群人笑着一语双关。

只有江姚看着他那盘素串,眼馋的不行,她不喜欢吃荤的,太油腻,顶多吃一两串,所以对她来说素串是必不可少的。

但大家都喜欢荤的,她也就随大流。

特别是那金黄泛汁的玉米。

这时,无所事事的江祁走过来,“烤好了?”

江姚点头,“差不多了。”

江祁:“知道要孝敬谁?”

江姚再次点头,然后把烤好的鸡腿递过去。

江祁没想到她这么孝顺,第一个烤的鸡腿给自己。

但更没想到的是,江姚从他身边绕过,递给了冲她吐舌头流哈喇子的拉布拉多。

江祁一脸:你是不是有病?

江姚才不给他,就知道蹭吃蹭喝,好吃懒做,自己都不动手还想吃。

第一批烤好后,众人围坐桌边。

座位随便坐的,江姚坐下才发现自己想吃的沈西京弄的素串,在自己对面,根本够不着,而且在别人家站起来去拿东西是不礼貌的。

她就眼睁睁看着那盘素串被对面的人瓜分了,馋得眼尾都红了,啃着自己的小鸡腿闷闷不乐。

“吃的差不多了,玩把游戏继续第二轮。”

“行你们玩,我去忙第二轮。”

“你好自觉哦,杨哥。”

“这时候喊哥,果然一群饿死鬼,杨总走好。”

“不适合这种游戏,你们玩。”

就杨杰一个人过去忙了,其他人都留下玩游戏。

江姚想自己过去烤素串,自己吃的,但是被傅礼馨拉了下来:“玩一会儿再去嘛。”

江姚就同意了。

他们玩的游戏叫做好奇心害死猫,就是轮流向右边的人低声问一个问题,被问者必须大声回答,但不需要公布问题,如果有人猜出这个问题,那么出题者和被问者同时被罚一杯,如果没人猜对,任由人想知道这个答案,可以自罚一杯获取答案。

“我先!”

傅礼馨一脸羞红地靠近江祁耳边,说着悄悄话,别人是听不到这个问题的。

江祁听完,才耸了耸肩答:“江姚。”

傅礼馨的表情怪怪的,众人纷纷猜测她的提问。

白兆飞:“难道是在场最可爱的女生是谁?”

方康言:“不可能,祁哥的审美有问题,在他眼里可爱的姚妹肯定最丑。”

方胡策:“赞同,我猜问题是最丑的女生是谁。”

被猜中的江祁和傅礼馨,同时喝了一杯。

要不是这么多人在场,江姚就要打他了,每次当众说一个姑娘最丑,得亏她心理承受能力强,不然换个人铁定真的生气。

接下来是江祁问身旁的容黎一个问题。

容黎的回答是,“沈西京。”

话音刚落,众人起哄。

方胡策:“我京爷的话,肯定是全场最帅的那种问题呗。”

方康言:“搞清楚是老江的问题,他有那么好心问这么简单的问题?”

白兆飞:“有道理,那是什么?”

顾菱妃意味不明地笑了下:“该不会是问理想型?”

容黎脸一红,众人心知肚明了。

江祁低咒了一声,又是他喝。

容黎喝完后,转过头,看着顾菱妃‘没安好心’地问了一个问题。

顾菱妃脸色一变,不过最后还是平静地回答,“沈西京。”

方康言:“靠,能不能看看别人啊,这么多男生在这里嗷嗷待哺呢。”

白兆飞:“妃妃可是有男朋友的人,应该是前任之类的问题吧?”

方胡策:“上一任是谁?”

白兆飞:“这也太简单了。”

傅礼馨添油加醋:“我猜是最难忘的前任。”

何浅充当和事佬:“姚姚你觉得呢?”

一瞬间视线凝聚在她身上,江姚喉咙哽住,最后才说:“第十八任男朋友?”

并不是她了解顾菱妃,只是因为她了解容黎,她听得最多的就是这个词儿。

果然一出声,顾菱妃的脸色更差了,这显得她很滥交一样,虽然沈西京和她差不多,但他不在意自己的名声,她更在意。

所以顾菱妃觉得江姚就是故意损自己,脸色极差地喝了。

容黎则喝得开开心心,还向江姚比了一个大拇指。

江姚低下头,避开了顾菱妃如蛇阴沉的眼神。

不过顾菱妃很快收回了视线,她望向了漫不经心玩着打火机的男生,压抑着内心地激动,缓缓凑近了他的耳畔,故意说了很久一样。

沈西京也没有避开,眉眼透着漫不经心,啪地合上火匣子:“江姚。”

江姚看着两人亲近避开了视线,心里像针一样刺痛,哪怕知道他天性如此。

但听到自己的名字时,本人脑子里都短暂的断档了一下,心脏如海水灌入般翻腾。

她的喜怒从来都是如此简单,随着他一举一动而变化。

江祁看了他一眼,“不会是……和我一样的问题?”

方胡策:“京爷这么绅士应该不会和你一样,相反倒是可能。”

众人一致同意,开始往相反的方向猜测。

白兆飞:“会不会是在场最漂亮的女生?”

方康言观察了下顾菱妃的表情,问她:“对了吗?”

顾菱妃冷笑一声,这不是睁眼说瞎话,明明在场最漂亮的女生无疑是她啊,正常人都会这么觉得,所以她才问了这个问题。

谁知道,他偏偏不按常理出牌。

看着顾菱妃喝了酒,傅礼馨小声嘲笑:“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江姚明显还没反应过来,耳边嗡嗡响个不停,没太听清众人的起哄。

“京爷开玩笑的吧?”方胡策瞥了一眼自己不开心的女朋友,只能弱弱地问了句。

沈西京拿着一罐啤酒懒散地斜睨他,吊儿郎当地笑:“你觉得呢?”

在他的眼神压迫下,方胡策只能违背良心地否认:“我觉得吧,京爷说的绝对真理,谁有意见我他妈跟谁急。”

沈西京有一下没一下地搭着啤酒拉环,憋着一股坏:“乖,爷宠你。”

白兆飞:“京爷逗狗呢?”

方胡策:“滚你妈的,你个狗腿子。”

方康言:“你俩半斤八两。”

众人大笑,沈西京的一句玩笑话一下子化解了她的不好意思,他仿佛天生有让人目光一直追随着他的天赋,少年的光在青春里永远拔得头筹。

小说《乖,坐哥哥腿上亲》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乖,坐哥哥腿上亲精品推荐

桑宁 | 资讯 | 连载中

无广告版本的现代言情《乖,坐哥哥腿上亲》,综合评价五颗星,主人公有江姚沈西京,是作者“桑宁”独家出品的,小说简介:而且自从分手就和沈西京没有了任何联系,他薄凉且无心,说分手就再无交集,进了群她还可以得知他的动向。……江姚是从实验室回宿舍,才充了电,打开手机就看到自己被邀请加入了‘实验基地007群’。这个沙雕名字一看,就是江祁取的。果然看到管理员是他...

2024-04-04 09:39:34

大家都看
徐涛周鹏程《重生之鹏程万里畅读全文版》_(徐涛周鹏程)热门小说 浅水戏虾 | 资讯 穿越重生《重生之鹏程万里》,是作者“浅水戏虾”独家出品的,主要人物有徐涛周鹏程,故事节奏紧凑非常耐读,小说简介如下: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仕途一直郁郁不得志的周鹏程,重生回到1996年,且看他如何在如履薄冰的官场之上,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官场之路。【fq】...
烈爱危情:错付一世情深畅销巨作沈漾战妄完整版在线阅读_沈漾战妄完整版阅读 逆氧 | 资讯 高口碑小说《烈爱危情:错付一世情深》是作者“逆氧”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沈漾战妄身边发生的故事迎来尾声,想要一睹为快的广大网友快快上车:我有一个藏在心底的秘密——我爱他整整九年。年少时,常尾随他身后。年长时,他威胁我给他的白月光递情书。他永远不会记起曾经那个忐忑不安、小心翼翼跟在他身后的小姑娘。直到他要结婚,我看清所谓的情深不过是自己感动了自己。我要逃离他的身边!可,为何,他却舍弃深爱,对我转身追来?...
良心推荐《热门小说江瑾篱余乐阳》江瑾篱余乐阳全集免费阅读_《热门小说江瑾篱余乐阳》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江瑾篱 | 资讯 现代言情《江瑾篱余乐阳》,由网络作家“江瑾篱”近期更新完结,主角江瑾篱余乐阳,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江瑾篱抬头,就对上余乐阳j坚定的双眸:“走!“现在这里有情况,大家必须撤离。”废墟间,大家都匆匆站起来。撤离的人里,有无家可归的民众。她们议论纷纷,语...
锦兰舒宴雪舒宴雪陆沉烨畅读精品小说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舒宴雪陆沉烨畅读精品小说全本阅读 锦兰 | 资讯 《舒宴雪陆沉烨》主角锦兰舒宴雪,是小说写手“锦兰”所写。精彩内容:  他看着我,嘴里却喊着阿娘的名字:“真是出息了,一再利用三岁的孩子为你说话!”   “舒宴雪,你以为这么闹能阻止什么?”   阿爹的眼神好可怕,我下...
甜宠:以身为诱,少爷他上瘾了全本小说(沈知聿姜枳)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甜宠:以身为诱,少爷他上瘾了全本小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晚风如诉 | 资讯 《甜宠:以身为诱,少爷他上瘾了》中的人物沈知聿姜枳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霸道总裁,“晚风如诉”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甜宠:以身为诱,少爷他上瘾了》内容概括:她在任何时候都是一副高傲的样子,像一只不可亵渎的玫瑰,危险而迷人。而他是都市中人尽皆知的高山白雪,从不近女色冷气逼人。可偏偏,他就是迷上了那只高岭玫瑰。后来的他们相识相知,成了恋爱关系。日日夜夜以声诱哄,娇妻脾气太大?没事他会撒娇。...
最新小说
畅读全文版穿成家暴男后,我宠妻宠娃赎罪 半夏洛鸽 | 都市小说 顾星熠夏汐瑶是《穿成家暴男后,我宠妻宠娃赎罪》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半夏洛鸽”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咔嚓~”忽然传来的门锁转动声将夏汐瑶从沉思中惊醒,小奈奈也飞快的爬起来,抱着洋娃娃钻进夏汐瑶的怀里。外面传来嘈杂声,顾星熠熟悉的声音也随之响起。“哎!慢点慢点,别刮到了,要竖起来,往里面搬。”夏汐瑶有些慌乱,她快速的抱起小奈奈,想回到卧室中,目光却忍不住好奇的向门外看去...
完整文集阅读全民藏宝图,只有我能看到提示 一日三万 | 都市小说 《全民藏宝图,只有我能看到提示》内容精彩,“一日三万”写作功底很厉害,很多故事情节充满惊喜,苏宇林紫更是拥有超高的人气,总之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全民藏宝图,只有我能看到提示》内容概括:”苏宇拿着藏宝图,凝神望去。“这里是一座洞天,里面原本住着一仙一魔一妖一鬼,但现在,就只剩下一仙一魔一妖了。他们很寂寞,已经很多很多年没有打过麻将了,进入洞天,发挥尊老爱幼的传统美德,陪他们打打麻将吧。”望着面前的金色字迹,苏宇愣住了...
混沌大魔头短篇小说阅读 沙茶面 | 奇幻玄幻 奇幻玄幻《混沌大魔头》是作者““沙茶面”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赵蛮子白帝两位主角之间虐恋情深的爱情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南斗域大型的剑道世家、剑修宗门也就那几个,很容易就能搞清楚。”“婆婆,你这是故意想让我回家吧?”上官海月撇了撇嘴。“好不容易才逃出来,我才不想这么快回去。”“我爹把我管得像什么一样,一点自由都不给我,我这次非得玩痛快不可...
全本阅读末世求死:我成丧尸后流浪旅行 理久 | 古代言情 古代言情《末世求死:我成丧尸后流浪旅行》,讲述主角余清闲时星宇的甜蜜故事,作者“理久”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这种让运气决定的地方,才不是倾注她想法的地方自己往这温泉瀑布景区过来,结果一路上不是被埋地里就是被一个末世爽文女主给跟踪差点混在尸群里被声波攻击给干掉仔细想想,她这旅游可真是一波三折所以她得换个地方至少把顾晚晴和那个小姑娘给甩开才行有这种超级厉害的人类,余清闲总觉得自己随时都会‘脑洞大开’还是快点离开这种是非之地才是之前她觉得走高速是为了避免人和丧尸,可以安静一些但是如今,只能...
畅销巨作怀孕后:禁欲教授惯宠小仙女 锦墨兮 | 现代言情 叫做《怀孕后:禁欲教授惯宠小仙女》的小说,是作者“锦墨兮”最新创作完结的一部现代言情,主人公素妍沈卿南,内容详情为:]张嫂回完消息,就非得跟着沈卿南一块儿出门了。家里有专车司机二十四小时待命,沈卿南本来想就在路边打辆车去医院就行,结果被张嫂和司机架着胳膊带上车。“老王,去康和医院。”张嫂一上车,就为小夫人掌握主动权,给司机说完,还不忘向她赔罪道歉,“实在抱歉啊小夫人,毕竟您千金贵体,伤到一根头发丝我们可能都会砸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