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至尊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悬疑惊悚›天命阴阳判

>

天命阴阳判

冷残河 著

丁小宝 天命阴阳判 悬疑惊悚 陈长生

陈长生丁小宝是悬疑惊悚小说《天命阴阳判》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冷残河”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我算是明白了,他们根本不是打架,而是要杀人。我扭头看向棺材上的黄皮子,它正冲我发出阵阵狞笑,我背后一阵恶寒,突然明白过来,一定是这黄皮子在捣鬼。我左冲右突,根本没办法突围,后肩上突然挨了一刀,鲜血立刻飙了出来,疼得我眼泪都快出来了。可这帮人,见血非但不害怕,反而砍得更兴奋,很快我腿上又挨了一刀,疼得...

来源:fqxs   主角: 陈长生丁小宝   更新: 2023-01-23 19:3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陈长生丁小宝是《天命阴阳判》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冷残河”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我问玲玲有没有听到楼上的声音,玲玲吓得差点撒了手,我们好不容易把丁小宝扔床上,那声音似乎就是从玲玲房间传来的,我对她说:“你在这儿等着,我上去看看……”玲玲都快吓死了,她非要跟着我,连上楼梯都死拽着我衣角这姑娘长得真好看,两条白花花的大长腿晃得我眼晕,要不是这屋子邪得很,我一准乐意,可现在,却有些嫌她麻烦我带着她上楼转悠了一圈,连床底下都给检查了好几遍,愣是什么都没发现可我刚才明明就听到了人...

第八章 报复

我强撑在墙上,才没摔倒,不过头上已经是鲜血淋漓,非常狼狈。

我对领头的说“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偷你东西了?

领头的是个肥胖的光头,他横了我一眼,说“不是小偷,你大晚上来我这厂子干啥?玩儿人鬼情未了啊?

我辩解说“再说,这片厂区都废弃不知道多少年了,老板横死多年,怎么就成了你的厂子了?

领头的根本不理我,提着钢管又朝我劈了过来,我侧身躲过去,钢管砸在我身后的桌子上,居然将桌面敲出个窟窿。

这一下要是落我身上,恐怕我脑袋都要让他敲出个坑来,我俩无冤无仇,这孙子居然下死手。

跟着,又是两把刀朝我劈了过来,都是朝我头上招呼。

我算是明白了,他们根本不是打架,而是要杀人。

我扭头看向棺材上的黄皮子,它正冲我发出阵阵狞笑,我背后一阵恶寒,突然明白过来,一定是这黄皮子在捣鬼。

我左冲右突,根本没办法突围,后肩上突然挨了一刀,鲜血立刻飙了出来,疼得我眼泪都快出来了。

可这帮人,见血非但不害怕,反而砍得更兴奋,很快我腿上又挨了一刀,疼得我一个踉跄,摔倒在地。

黄皮子发出阵阵狞笑,显然在为它的杰作得意。

再这样下去,我会被乱刀砍死在这儿,就算凶手落网,也没人会想到,真正害死我的人,居然是只黄皮子。

我想想都觉得憋屈。

师傅为了我苦心经营,甚至舍身改我命格,没想到我堂堂阴阳通判的传人,居然栽在一只黄皮子手上。

眼看我就要被活活砍死,突然,黑暗深处响起阵阵怪异的声音,像是很多人的皮鞋踹在地上的声音。

那声音的节奏很快,眨眼就到了我面前,我举着手电筒照过去,眼前突然齐刷刷的出现一排人影。

我定睛才看清楚,那居然是一大群尸体,有的尸体身上还挂着冰晶,想必才从冷冻库里出来。

我虽说看棺材铺这么多年,跟尸体也打了不少交道,可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多尸体,还是能自己站着的尸体。

这事儿太怪了,我隐隐觉得,今晚的局怕是没我想的那么简单。

那帮人还对我穷追不舍,我边躲边打,险象环生,随时有可能被砍掉脑袋,身上又受了几处伤。

一把刀朝我脖子上砍下来,我已经没有躲开的力气,就在我束手待毙的时候,突然,就听“砰的一声巨响,那把刀断成了两截,掉在了地上。

一具尸体挡在了我面前。

我呆住了,有些搞不清楚状况。

紧接着,就听到一连串乒乒乓乓的声响,那些砍刀全招呼在那具尸体身上,砍刀要么折断,要么倒飞出去。

地上一片狼藉。

那些尸体突然蜂拥过来,把七八个刀手团团围住,刀手突然恢复神智,看到这诡异的一幕,全呆住了。

一个瘦高个看着那些尸体,惊讶的说“老大,咱这是在哪儿?怎么这么多尸体?

光头拍着脑门战战兢兢的说“老子哪儿知道这是哪儿?真他娘的晦气,哪儿弄来的这些玩意儿?

他推开拦住他的尸体,连推了几下没反应,猛的一脚踹了过去。

就听“咔嚓一声响,大光头的腿骨折了,疼得他在地上大呼小叫,连尿都喷了出来。

这帮人个个一身纹身,人人都是混不吝,见老大受伤,拳头立刻全往尸体身上招呼,现场顿时惨叫声一片。

他们捂手的捂手,抱脚的抱脚,全都骨折了。

黄皮子见情况不妙,“嗖的窜进黑暗中,打算逃之夭夭,一具尸体突然风一样追了过去,就听黑暗中响起黄皮子“吱吱吱的惨叫声。

过了片刻,那具尸体跳了过来,居然是具僵尸。

它双手掐着黄皮子,出现在我面前,猛的将黄皮子扔地上,摔得那黄皮子又是一连声的惨叫。

我突然明白了,这僵尸是把黄皮子交给我,任由我处置的意思。

那黄皮子不复刚才的嚣张,满脸惊恐的瞪着我,眼神里甚至有些求饶的意味。

它刚才差点害死我,我怎么可能放过它,我一把揪住它,把它给倒提了起来,黄皮子开口道“你已经杀了我那么多徒子徒孙,我报复你一下,也是说得过去的吧?何况……我徒子徒孙都死了,而你只是受了点儿伤……

我横了它一眼,说“你害我兄弟在先,暗算我在后,你徒子徒孙被杀,是你们自找的,你居然还有脸来找我算账?

黄皮子战战兢兢的说“所谓冤家宜解不宜结,我们就当这事儿没发生过,从此井水不犯河水……

听它这么说,我有些犹豫,倒不是我怕它,实在是师傅下葬那天,万仙儿跪拜,黄皮子给足了我师门脸面,我多少要给它们黄家点儿面子吧?

我想了想,放了那黄皮子,对它说“赶紧给我滚,再让我看到你,别怪大爷不客气啊……

那黄皮子扭头就跑,跑出几步,我眼前突然起了一层黄雾,我意识到不好,急忙捂住口鼻。

脖子突然一紧,就听黄皮子怪笑道“好你个狂妄小儿,真以为本仙儿是泥捏的,还不快快拿命来?

我脖子上巨疼钻心,要急救已经来不及了,这时候,黄皮子突然惨叫一声,雾气就散了,就看到那黄皮子脑袋滚出老远,身体掉在我脚边。

一具僵尸浑身是血的立在我面前,显然就是它刚才救了我。

我一阵后怕,暗暗自责,刚才的妇人之仁,差点害死自己。

地上躺着的那七八个人也全吓傻了,互相搀扶着爬起来,就要趁机开溜,一具僵尸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他们跪下来,对僵尸磕头如捣蒜,连祖宗都喊出来了。

那僵尸把领头的光头提溜了起来,一手抓肩膀,一手拧脑袋,光头吓得屁滚尿流,裤裆里一片焦黄,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恶臭。

我差点吐了。

大光头看出来我跟僵尸是一伙儿,又哀求我放过他,我跟他们无冤无仇,他们砍我也是被黄皮子给控制住了。

虽说我看他们很不爽,但他们罪不至死,现在手脚骨折,也算是罪有应得,受到应有的惩罚了。

我不知道怎么跟僵尸沟通,还是挣扎着爬起来,轻轻拍了拍那僵尸两下,又朝大光头指了指。

那僵尸瞥了我一眼,点了点头,把大光头给放了。

大光头一个劲的朝我磕头,说“谢大师救命之恩,我王老六铭记在心,以后一定有本报恩……有仇报仇……

他抽了自己两个耳光,哆哆嗦嗦的说“看我这张臭嘴,大师救了我,只有恩,哪儿来的仇啊!

我摆了摆手,大光头爬起来,他瘸着腿居然跑得飞快,一眨眼就消失在了黑暗中。

他的那帮兄弟逃的比他还快,全都作鸟兽散了。

我朝这些僵尸鞠了一躬,说“多谢诸位尸兄尸弟救命之恩,我回去一定多给诸位烧一些纸钱,将来你们一定能用得上!

没想到,这些僵尸竟然全都朝我鞠起躬来,它们动作整齐划一,像训练过似的,无比的恭敬。

然后一起转身,跳进了黑暗中,很快消失在了黑暗深处。

我挣扎着爬起来,找到一根木棍做拐杖,离开了仓库,打算去马路上拦的士去医院包扎伤口,突然,我身后响起女人的哭声。

《天命阴阳判》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