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至尊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悬疑惊悚›月下归途

>

月下归途

一只虾子 著

徐典 悬疑惊悚 月下归途 李久川

悬疑惊悚小说《月下归途》,现已完结,主要人物是李久川徐典,文章的原创作者叫做“一只虾子”,非常的有看点,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李久川心下暗道:“他被魇住了!”从兜里摸出一张符,潜到大石的另一边,慢慢摸到陈旭旭背后,此时终于看清楚陈旭旭眼睛突出,左右手不停地抓起地上的泥土送到嘴边大口大口的吞下去,好像一个饿极的人拼命地想要果腹。陈旭旭胃部隆起异常高,这样继续下去一定会撑死,李久川迅速念决:“杳杳冥冥,天地同生,兵随日战,时随...

来源:fqxs   主角: 李久川徐典   更新: 2023-01-21 18:2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月下归途》中的人物李久川徐典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悬疑惊悚小说,“一只虾子”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月下归途》内容概括:后山顶一个黑影在大石旁边弯着腰侧对李久川,好像在吃什么东西“陈旭旭,你在干什么!”李久川一看那薄薄的身形和架着的眼镜就知道是那小子陈旭旭好像没听到李久川说话,还持续着那个动作李久川心下暗道:“他被魇住了!”从兜里摸出一张符,潜到大石的另一边,慢慢摸到陈旭旭背后,此时终于看清楚陈旭旭眼睛突出,左右手不停地抓起地上的泥土送到嘴边大口大口的吞下去,好像一个饿极的人拼命地想要果腹陈旭旭胃部隆起异...

第2章 柳氏后人

后山顶。

一个黑影在大石旁边弯着腰侧对李久川,好像在吃什么东西。

“陈旭旭,你在干什么!李久川一看那薄薄的身形和架着的眼镜就知道是那小子。

陈旭旭好像没听到李久川说话,还持续着那个动作。李久川心下暗道“他被魇住了!从兜里摸出一张符,潜到大石的另一边,慢慢摸到陈旭旭背后,此时终于看清楚陈旭旭眼睛突出,左右手不停地抓起地上的泥土送到嘴边大口大口的吞下去,好像一个饿极的人拼命地想要果腹。

陈旭旭胃部隆起异常高,这样继续下去一定会撑死,李久川迅速念决“杳杳冥冥,天地同生,兵随日战,时随行灵,定!手里的符在念完的那一刻甩到陈旭旭背上,陈旭旭立马一动不动。李久川知道现在的陈旭旭根本看不见他,他正被困在那个人幻境之中。手机时间显示10:43,那个人一定会在亥时前,也就是十一点前现身收掉陈旭旭的元神。李久川一掌击在陈旭旭的侧脖上,陈旭旭立即瘫倒,李久川扶他睡在原地。

“旭总,你先睡一会儿。

李久川三步两下跃上了旁边的一棵黄葛树,用气隐去了自己的气息,静静地等待着那个人的到来。

“出来吧!既然你已经破了我的幻境,我又怎么会不知道你在这里。从小路尽头传来一女人的声音,一个一米五五上下,瘦瘦小小的身影向陈旭旭躺着的方向走来,李久川在树上看着那女人,一双眼皮微微下垂,干瘪的嘴唇抿起,细软的头发用一根黑色簪子全数盘在脑后,没有一缕垂下,发间的银丝在月光的映照下散发点点微光。身上一袭黑袍样式特殊,衣服上的微微褪色和衣角磨损也挡不住此中年女子的庄严气质。李久川见自己已经隐去气息,却还是这么快被发现,想必来人不是泛泛之辈,也就没必要在暗处,便从树上一跃而下。

“既然早就知道我在这里,也不躲在暗处埋伏,不愧为大族柳氏后人。

“没想到你这小孩,还能知道我柳氏,看来也是有点东西在身上的。

“得了这位阿姨,我也是偶然知道的,等会儿你下手可要轻点啊李久说完,嘴角扬起一抹冷笑。

“少废话!

柳氏后人呵道,然后迅速向李久川移动过来,一击三重火掌直直往着李久川的心口去,李久川在古籍中看过关于柳氏和其他人交战的记载,早知道他们会第一招就会直接将炼成的物击入敌人体内,只要这一掌成了,后续柳氏就可不费吹灰之力收下对方。

所以李久川从刚刚现身的时候,就已经开始蓄气,在那柳氏触碰到他那一刻,李久川瞬间将全身的气集于心口之外。柳氏没料到此,反而将自己震得退出了三米远。李久川也一个趔趄,险些往后倒去。这柳氏后人,居然这么强,我已经聚集全身的气于一点,还是差点没挡住,李久川心下明白,这是个难缠的敌人。趁着柳氏还没缓过来,李久川迅速站稳身体,将兜里的封经符掏出向柳氏甩过去,心中念决“天地定位水火不相射山泽通气,雷风相搏太急行军镇中蔌,急急如律令!

打中了!柳氏站起来,掸掸衣摆上的灰尘,说“小孩,想用一张符就封住我的气脉,你也太小瞧我了。李久川心里知道一张符是远远镇不住这柳氏的,打出这符是为了趁这几秒开启八卦阵,占据生门的位置。柳氏这时已经冲破了封经符,从袍子中拿出一手掌大形似铜制灯笼的东西,两端嵌着一对狮头,柳氏手掌覆盖其上,引出一团气,向李久川击来,李久川侧身闪避,那团气击中身后的树,那树的叶子瞬间变黄,枝干迅速腐烂。

“是炼水,水来土挡。李久川迅速移动到阵北土门,“你可别忘了,这里是可是北校区,不管于你还是于我的阵,都是土门。李久川心下暗道。柳氏见一击未中,又连续甩过来五六团炼水。

“艮为山,起!李久川闭上双眼,只开天目看气,周身迅速向上垒起一层淡金色流动屏障,只见四周变为一片黑暗,而柳氏变成一团紫色的气,在黑暗中非常明显。掌中蓄起一束金光避开炼水团向柳氏冲去。炼水击到周身屏障后相互消融,掌中那一束追逐着柳氏越来越快,突然那团紫色被击中,散出一个窟窿,打中了!

李久川迅速睁眼查看情况,却发现一团青色的气已经到眼前,这才反应过来,柳氏在躲避的过程已经站到了阵中的木门,我能击中她,不过是她给我这一击的幌子,已经来不及了。巽为风,属木行,是炼风,李久川感到身体每个细胞都被穿透,五脏六腑颠倒移位,体内的气被炼风裹挟着四处乱撞。

“小孩,你能伤我到这种程度,算是不错了,可是小辈终究是小辈,我要做什么事,凭你是坏不了的。柳氏伸手搽了搽嘴角的血迹,向陈旭旭走去,边继续说“小孩,你叫什么名字?李久川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努力控制着体内气的平衡,但凡一动,这平衡就会被打破,五庙爆裂而亡。

李久川看着她,半晌“柳氏,你为什么不杀我?其实刚刚那一击柳氏完全可以直接击中李久川的心脏,一招毙命,可是柳氏却偏偏打在腹部。

柳氏听他这么问,转过头狠狠地盯着他,说“你想我杀了你?

李久川眼神没有躲闪,不理会柳氏的怒火,继续说“是因为柳音,对吧。

柳氏听到这句话,身体一震,挺拔的脊柱渐渐弯曲,死死盯着地面,嘴唇紧抿,沉默不语。

“ 伯母,那时我起过一卦。你也一定早就知道,是柳音的时间到了。

《月下归途》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