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至尊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霸道总裁›闪婚首富后,我躺赢了

>

闪婚首富后,我躺赢了

云舒 著

云舒 贺远哲 闪婚首富后,我躺赢了 霸道总裁

霸道总裁小说《闪婚首富后,我躺赢了》,现已完结,主要人物是云舒贺远哲,文章的原创作者叫做“云舒”,非常的有看点,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好像……换了个人。捏住脖颈的手不由得一紧。他最后警告道,“你别想玩什么把戏,解除婚约不可能!你的肾也只能给思情!”说完,转身而去。云舒看着他决然的背影,忽然有点不明白,八年前的她,为什么会爱上贺远哲...

来源:ywqd   主角: 云舒贺远哲   更新: 2023-01-19 20:2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云舒”创作的《闪婚首富后,我躺赢了》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手机尖锐的嗡鸣声,将云舒的理智拉了回来她推开贺衍时,喘着粗气:“电、电话,应该是淼淼打来的”说完,慌不择路地接了起来:“淼淼”“呼——你接电话了,真是担心死我了,怎么样,那个老混蛋没有为难你吧?”云舒不敢看身后贺衍时:“没有,我已经离开了”“离开就好,等等,”林淼淼忽然察觉不对,“宝,你怎么喘得这么厉害,不会是那老混蛋在追你吧?我现在就过去找你……”“不用不用,...

第26章 二叔好像很喜欢云舒

“你……

“快点签上我的名字吧,云舒顿了顿,“你要是不签的话,我现在就给玉器店打电话,要、监、控!

孟瑶捏紧了手中的笔,恨恨地盯着云舒,咬牙切齿道“好,我签,我签。

看着她屈辱地签下自己的名字,云舒这才满意地对林淼淼道“淼淼,我们走。

林淼淼欢快地应了一声,走到孟瑶身边时,故意说道“谢谢孟大小姐的大方。

孟瑶气得将手中的笔砸向地面。

出了拍卖行,林淼淼扬眉吐气的挽住了云舒的手臂“宝,你今天也太威武霸气了!我都快要变成你的小迷妹了!

云舒“你也太夸张了吧?

“真的,林淼淼提起孟瑶便气得不打一处来,“以前她嘲讽你,你老是跟我说,贺家和孟家关系不错,不能破坏两家关系,能忍则忍,现在终于好好收拾了她一顿,太爽了。

云舒笑着看向万里无云的天空。

确实,她也觉得很爽。

自从离开贺远哲之后,整个人都变得清爽不少。

“对了,接下来我们要去哪?

林淼淼问道。

云舒看了一眼玉镯“我们去买领带吧。

“你想送爷爷领带?

云舒摇头。

“那你是送给……送给那个男人?林淼淼忙道,“宝,你这是昏了头吧?那男人在外面还有别的女人,你还要给他送礼物?

云舒心里梗着刺,面上却毫无波澜“我送他领带,是回赠他送我的玉镯。我不想欠他的。

“真是拿你没办法,林淼淼看了看周围,“诶,那边有个商场,我们去看看吧。

“好。

云舒和林淼淼一起过了马路,进了商场。

在他们看不到的身后,一辆黑色的路虎跟着他们到了商场门口停下。

车内,贺远哲不解道“二叔,你为什么要跟着云舒?

贺衍时正闭目养神,听到这话,睁开眼眸,眸底的光映衬着眼尾的泪痣,勾勒出几分邪性。

“她是贺家人,你就不担心,她又被人找麻烦?

贺远哲被堵得哑口无言,片刻才道“不对,二叔,她不是贺家人,我们还没有结婚呢。

贺衍时重新闭上眼睛。

贺远哲还以为贺衍时是不想讨论小辈的感情,干脆也不再聊云舒,而是将话题引到了记者身上“二叔,刚才那些记者说你在拍卖行,他们是从哪里得到的消息?

贺远哲动了动手指,再次睁开眼,只是这一次,目光沉沉。

“远哲,你经常跟我说,云舒工于心计,不是一个好女孩,可是今日我所见,并非如此,我倒觉得她胆大心细,聪明伶俐。

“二叔喜欢她?

贺衍时心尖一颤,指腹按住了西装裤。

“嗨,真是搞不懂,她身上有什么魔力,你、爷爷,包括我爸妈都喜欢她,难道她天生就讨长辈喜欢吗?

贺衍时的指腹轻轻抬起,眸中浓郁的雾气散去。

“既然你不喜欢她,为什么非要结婚,就是因为想要她的肾?

贺远哲脸色陡然一变,惊慌失措地看着贺衍时“二、二叔,你怎么知道……

贺衍时淡淡道“是叶商言告诉我的,我没有告诉你爷爷。

贺远哲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二叔你吓死我了。

“我帮你找肾源。

贺远哲大喜“真的?

“嗯。

“那可太好了,贺远哲感激道,“其实我也觉得这办法很混蛋,但是没办法,思情对我很重要,我已经在国内找了好几次,就是没有找到合适的配型。

二叔你在国外的人脉比我强,有你帮忙,我想一定可以找到合适的。

贺衍时微微颔首。

贺远哲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真心实意道“二叔,只要你帮我找到肾源,以后,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贺衍时勾唇“好,我记下了。

这时,前排的司机忽然道“二爷,贺少,云小姐和她的朋友出来了。

两人抬头看去,果然看到云舒和林淼淼拿着一个印有爱马仕logo的袋子出来。

“跟上。贺衍时道。

车子缓缓地启动,然而刚一动,前面的两人却停下脚步。

林淼淼拿出袋子里的领带,叽叽喳喳和云舒在说着什么,云舒安静地听着,时不时露出浅浅的微笑。

像是一阵微风,吹进心房。

贺衍时微微勾唇,视线不由得又落到了领带上。

耳边,却听到贺远哲带着几分嫌弃的语气“那女人竟然是去买领带,这女人为了讨好我,真是花样百出。

贺衍时瞳孔一缩。

车内的气温陡然下降。

……

云舒到家时,便看到站在家门口的贺衍时。

“你……你怎么在这?云舒连忙将袋子往身后藏。

贺衍时眸子一沉,稍纵即逝,而后,拿出一个卷轴递给云舒。

“这是什么?

“进去看。

“好,云舒打开门,把贺衍时请了进去,这才打开卷轴,当她看到书卷末端刻着赵之谦的名字,大喜过望,“你怎么会有赵之谦的作品?

这幅作品是拍卖行打算下个月拍卖的。

他凭着贺远哲朋友的身份,不费吹灰之力就买下了。

拍卖行上那一声竞价,是为了买下送给她,但当云舒喊出二百万零一时,他便知道,那副作品,云舒是势在必得,也就没有继续加价。

“是别人送给我的,贺衍时看着她欢喜的模样,心脏被填满,也跟着不自觉弯起眉眼,“我不懂书法,你喜欢?

“喜欢喜欢!云舒忙不迭点头,“你可真是帮了我一个大忙,这幅作品,售价应该是在一百万左右,我现在就给你转。

贺衍时忙按住她“不用,你不是买了领带吗,就把那个送我,抵了这幅画吧。

说完,他脊背不由绷紧,脑海中闪过贺远哲说的话。

心里,闷得慌。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