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瑶瑶盛浩森)错爱缠婚:爹地,妈咪又跑了全文阅读_错爱缠婚:爹地,妈咪又跑了完结版免费阅读

最具实力派作家“佚名”又一新作《错爱缠婚:爹地,妈咪又跑了》,受到广大书友的一致好评,该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是瑶瑶盛浩森,小说简介:被男友设计,“最丑名媛“南思惹上了一个神秘男人
男人身份不详,名字不详,长相不详
却在她十月怀胎后悄无声息地抢走了龙凤胎儿子……
四年后,南思逆袭回归,誓要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
只是,那个阴魂不散的冷面总裁是怎么回事?
外人面前杀伐果决冷面阎罗盛清泽,背地里却是个宠妻狂魔,热衷于扒老婆的各种小马甲……

小说:错爱缠婚:爹地,妈咪又跑了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佚名

角色:瑶瑶盛浩森

现代言情小说《错爱缠婚:爹地,妈咪又跑了》推荐大家一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佚名”。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绕城第一医院。主任的办公室里,白振一脸凝重,眉宇间是挥之不去的忧愁烦闷,他面容憔悴,满脸胡茬,眼里是浓重的红血丝,看起来已经几天没有好好休息。白振嗓音干涩,哑声开口:“瑶瑶她,只能这样了吗?”医生低垂着眉眼,大气不敢出,生怕得罪了这位医院的大股东,只能尽量把病情往好的方面说:“白先生,您放宽心,白小姐是受到了过度的惊吓,现在才神志不清醒,等过一段时间说不定情况就改善了。”天知道白瑶瑶被送过来的那个半夜,全科室的人跑上跑下有多忙碌,只因她的状况实在太惨烈,不但身下大出血,甚至其他地方也都青紫一片,整个人的呼吸更是微弱。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也没有人敢开口询问,他们只是沉默的做着自己的事情,沉默地承受着白振的怒火……

评论专区

满愿石:很好看呢,虽然未完结,不过看看内容也就不怎么遗憾了

偃者道途:这本书的观点还是很新颖的,修仙既是提升自己,也是造福社会。掠夺资源,资源总会用尽的那天,只有生产力的提升才是修仙可持续发展的根本性“方针”。加油,期待补全设定,让修士变成修仙世界的“螺丝钉”。

青帝:这是教主的新作,字数已经很多,气运体系贯穿本文,主角重生三次,这一世发奋图强,争取主动权,除了时不时的私货还是挺不错PS:私货看到就烦,老说美利坚多好多好,次奥,能换点词么,就想着洗脑

错爱缠婚:爹地,妈咪又跑了

《错爱缠婚:爹地,妈咪又跑了》在线阅读

第17章

第17章绕城第一医院。
主任的办公室里,白振一脸凝重,眉宇间是挥之不去的忧愁烦闷,他面容憔悴,满脸胡茬,眼里是浓重的红血丝,看起来已经几天没有好好休息。
白振嗓音干涩,哑声开口:“瑶瑶她,只能这样了吗?”
医生低垂着眉眼,大气不敢出,生怕得罪了这位医院的大股东,只能尽量把病情往好的方面说:“白先生,您放宽心,白小姐是受到了过度的惊吓,现在才神志不清醒,等过一段时间说不定情况就改善了。”
天知道白瑶瑶被送过来的那个半夜,全科室的人跑上跑下有多忙碌,只因她的状况实在太惨烈,不但身下大出血,甚至其他地方也都青紫一片,整个人的呼吸更是微弱。
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也没有人敢开口询问,他们只是沉默的做着自己的事情,沉默地承受着白振的怒火。
“辛苦了。”
白振点点头,离开了办公室,往病房的方向走去。
那里,白瑶瑶仍然在昏迷着没有醒来,平常鲜活的人此刻却如同一湾死水,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白振不禁握紧拳头:“瑶瑶,你放心,爸爸一定不会放过南思,一定会让伤害过你的人都付出代价!”
不多时,盛浩森匆匆赶来。
“白叔叔,瑶瑶她怎么了?
她还没醒过来吗?”
白振看着他那张虚伪的脸,极力忍住心中的怒气,才没有一巴掌扇过去。
瑶瑶睡过去之前,还说醒的时候想见一见盛浩森,所以白振才打电话把他叫了过来。
“瑶瑶没事,从楼梯上不小心摔了一跤,磕到头了。”
他当然不会说出来真相,毕竟知道真相的人,都已经没机会再开口说话。
盛浩森表面上不动声色,眼里却闪过一抹嫌弃,这么大的人了还不会走路?
摔了就摔了,至于再把自己叫过来,浪费时间等她醒来?
白振老谋深算,哪里会看不出来他的真实想法?
他脸色一沉,呼吸蓦然变得粗重,掌心也紧握着,手背青筋迭起。
盛浩森只顾心里吐槽,却没发现他神色的异常。
良久,白振才压抑住自己的情绪,冷冰冰开口:“你在这好好陪着瑶瑶,等她醒的时候给我打个电话。”
现在的他,有更重要的事去做。
“好的白叔叔,您放心,我一定寸步不离守在这,哪也不去。”
虽然盛浩森已经厌倦了白瑶瑶,但他看到白振严肃凶狠的脸,还是会忍不住发怵。
白振大步离开,踩着油门往一处废弃的工厂驶去。
他到的时候,天色将暗,破旧的厂房四周一个人影都看不见,只能听到呼呼的风声。
不多时,他缓缓打开摇摇欲坠,蛛网遍布的大门,开灯,屋子的正**,一个人被牢牢绑在凳子上,双眼紧闭,脸上尽是血污。
白振神色狠戾,先是脱下外套,挽起衣袖,端起一盆盐水将人泼醒,而后拿着一根一米长的钢棍,朝被痛的大叫的丑男人一步步走去。
钢棍被拖在地上摩擦,发出刺耳的响声,丑男人脸上是止不住的惊恐,下一秒,竟是吓的直直又晕了过去!
……安安生病了。
酒店里,南思心疼地看着小脸通红的宝贝,想了想,还是准备带她去医院。
虽然自己就是医生,可她更擅长做大型的外科手术,这种普通的小病,她一般是吃个药,多休息休息就好了。
安安虽然还小,但身体一向很健康,这次感冒来势汹汹,很有可能是病毒性的,恐怕不会那么容易痊愈。
南思舍不得看她受罪,当即去换衣服。
“妈妈,我没事的,睡一觉就好了。”
安安嘴里还在嘟囔着,整个人一失往常的欢脱,看起来恹恹的。
“睡吧宝贝,妈妈带你去医院,很快就不难受了。”
二人来到第一医院的儿科,挂了号之后,南思在走廊抱着安安,等待医生叫号。
女人一身驼色高领大衣,脚蹬同色系复古小皮鞋,头上带着一顶针织帽,浑身上下没有一件多余首饰,但莫名有气质。
周云芷从走廊远远经过时,一眼就注意到了她。
见妹妹停下脚步,旁边的周云境奇怪的问道:“怎么了?”
“没事,哥,你先去老爷爷吧,我好像看到了个熟悉的人。”
“好,我在楼上等你。”
周云境也没仔细问,说完就兀自上楼了。
“下一个,南颂安。”
医生喊到了安安的名字,南思站起身,抱着她很快进去。
周云芷刚走近,就看到这一幕,理智告诉她应该离开,天下没有这么巧的事,可她不信邪,就是想再多等等,毕竟她们给自己留下的感觉,简直一模一样。
同样的沉静,同样的不急不躁,处之泰然。
大约二十分钟,人就出来了。
南思一边想着医生的诊断,说是有点炎症最好去吊个瓶,一边拿着开药证明,直奔一楼的取药处。
可刚准备离开,却被人小心翼翼的拦住。
“真的是你!”
周云芷惊喜的拉住女人的衣袖,小声喊道。
“你是?”
南思看着她有点面熟,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之前在凯越酒店,你救了我爷爷,还记得我吗?”
周云芷有些语无伦次,本来没报太大希望,没想到还真的是本人。
“记得,举手之劳,不必挂齿,我现在有急事,要先走一步,不好意思了。”
南思显然记起了那天的事,勉强露出微笑,一只脚已经跨了出去。
现在谁都没有安安重要。
“抱歉抱歉,是我太激动了,这样,你能不能给我留个电话,我哥说有空想请你吃个饭。”
周云芷期待的表情和热情的态度让她不好拒绝,南思干脆直接写上电话号码,就急匆匆带着安安离开。
楼上的高级病房,周云境刚为老人掖好被子,就见周云芷兴高采烈地回来了。
“那么高兴?”
他挑挑眉,好奇问道。
“哥,我告诉你个事情,我找到那天救爷爷的人了!”
“真的吗?”
周云境还没来得及开口,周老爷子却先一步睁开眼睛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