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初恋,辞爷的限量宠妻》叶南吱戚曈曈_第一初恋,辞爷的限量宠妻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现代言情《第一初恋,辞爷的限量宠妻》,讲述主角叶南吱戚曈曈的爱恨纠葛,作者“西瓜泡泡”倾心编著中,本站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  【双向暗恋+双大佬+萌宝+久别重逢+偏执深情】  四年前,叶南吱毅然决然结束了那场为期只有八个月的冷漠婚姻  四年后,前夫将她堵在墙角处——  “新名字不错,乔软?翘、软?”  她淡笑着推开他逼近的胸膛,冷静回击:“辞爷,我们已经离婚了,靠这么近,我可以告你騒扰的”  江北辞邪笑,指着她腿边的两个小包子:“一,孩子归我,我归你”  “二呢?”  “孩子归你,你归我!”  “……”  他一边

小说:第一初恋,辞爷的限量宠妻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西瓜泡泡

角色:叶南吱戚曈曈

如果你喜欢看现代言情小说,一定不要错过“西瓜泡泡”的一本书《第一初恋,辞爷的限量宠妻》。简要概述:  叶南吱心跳猛地漏了一拍。    连插在白大褂口袋里的左手,都不自觉的攥紧。    她深吸了口气。    转身,面对江北辞,莞尔:“江总这个搭讪方式,是不是过于老套了?下次建议换个新话术。”    话里明显是调侃……

评论专区

最强齐天大圣:书名劝退 简介劝退 章节名劝退 不信邪的可以继续看正文 当然看了也没用 还是TM的劝退…..

法兰西不缺皇帝:这个主角竟然允许别的男人追求他漂亮的妹妹!男人爱他的姐妹不是一件自然而又美丽的事情吗?!差评!!!前几章感觉还行,之后就有点拉胯了。再往后,很好,后宫党加10星。

仙府之缘:书品如人品

第一初恋,辞爷的限量宠妻

《第一初恋,辞爷的限量宠妻》在线阅读

第6章 划破亲爹车胎

  叶南吱心跳猛地漏了一拍。
  
  连插在白大褂口袋里的左手,都不自觉的攥紧。
  
  她深吸了口气。
  
  转身,面对江北辞,莞尔:“江总这个搭讪方式,是不是过于老套了?下次建议换个新话术。”
  
  话里明显是调侃。
  
  江北辞脸色黑了下来。
  
  这女人,伶牙俐齿,的确一点也不像那笨女人!
  
  ……
  
  医院地下停车场,C区。
  
  沈音带着叶准下来到车里拿零食,叶俏说饿,想喝酸奶。
  
  负一层这边还有个便利店,沈音道:“准准,待会儿我们再买点零食上去吧,省得你跟俏俏待在医院无聊。”
  
  “好啊,干妈,医院这么无聊,我能带上笔记本去病房跟妹妹一起玩游戏吗?”
  
  “行。”
  
  沈音又从车里把叶准的小电脑拿给他。
  
  走过C区,路过D区时,叶准一眼就看见那辆扎眼的劳斯莱斯!
  
  这车,他上午刚在机场门口见过!
  
  车牌号:寒A9999!
  
  是那个负心汉的车子!
  
  趁着沈音去旁边便利店挑选零食的时间,叶准偷偷溜回了D区停车场。
  
  他躲在车胎旁,拿出一把军工小刀!
  
  这把军工小刀,是乔观澜送他防身用的。
  
  没想到,现在却用干爸送的小刀,来划破亲爹的车胎!
  
  叶准一时不知道这报复是开心多一点,还是难过多一点。
  
  反正,他不想让那个抛弃妈咪的负心汉好过就对了!
  
  ……
  
  住院部二楼。
  
  叶南吱已经从手术室赶了过来,正坐在杨兰病床边削苹果。
  
  叶俏脱了小皮鞋,像个贴心小棉袄一般的赖在杨华怀里。
  
  杨兰目光慈爱的看着叶南吱,笑着说:“吱吱啊,外婆总算是见到你了,一晃就四年过去了,准准跟俏俏都这么大了。你刚才一进来,我真没认出来!”
  
  叶南吱用水果刀切了一片苹果递给杨兰:“外婆,现在我回来了,以后我让你天天见到我,就怕到时候你烦我。”
  
  “妈咪,俏俏也要!”
  
  叶南吱又切了一片苹果,递给女儿。
  
  “怎么会烦?有你、准准和俏俏陪着我,我就是明天死了,也该合眼满足了!”
  
  叶南吱蹙眉:“外婆,你胡说什么呢!”
  
  叶俏扯着小奶音道:“太姥姥会长命百岁!跟妈咪一样不会死!”
  
  杨兰摸着叶俏可爱的小脸蛋,被逗的乐不拢嘴:“哎哟,还是太姥姥的小俏俏嘴甜!”
  
  可看着叶俏这张奶呼呼的小脸蛋,杨兰笑着笑着,想起了孩子的生父。
  
  “吱吱啊,江北辞知道你还活着吗?”
  
  叶南吱拿水果刀的手,一顿。
  
  随即轻笑了一声。
  
  “我就算站在他面前,他也不会认识我,既然如此,何必要知道。四年前,我跟他之间的所有缘分,就已经彻底结束了。”
  
  叶南吱和江北辞那场婚姻,本就门不当户不对,当年他们连婚礼都没办。
  
  江北辞也从未登门见过她这个外婆。
  
  杨兰一开始就不怎么赞同这门亲事,总怕叶南吱嫁过去会受委屈。
  
  最后闹成那样,杨兰倒也不是思想封建的人,有些婚姻,拧巴着千般万般的不合适,‘算了’这两个字,就是最好的结果。
  
  叶南吱不想提起江北辞,杨兰也就不提。
  
  “那叶家人呢,他们知道你回来的事情吗?”
  
  叶家人,具体指的是叶南吱的父亲叶明凯。
  
  可叶明凯,哪里能算是叶南吱的父亲。
  
  “叶家人早以为我死了。就算我死了,也无关他们的痛痒吧!”
  
  提起叶明凯那个不负责任的爹,叶南吱眼底划过一抹恨意。
  
  比起她那恶毒的后妈,她更不能忍受的,是生父叶明凯偏到太平洋的心。
  
  杨兰气不打一处出:“当年他负了你妈妈,领着小三跟小三的女儿进门,这些就算了,可你那后妈进了门后,各种刁难你,拿你撒气,他这个当父亲的竟然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由那对母女折磨你!前几天,叶明凯还拎着水果假模假式的来探望我,我直接把他轰出去了!”
  
  叶南吱十岁那年,母亲宋雨蓝被查出患有乳腺癌。
  
  宋雨蓝住院时,小三尹秀莲带着仅比叶南吱小一岁的女儿叶可可来医院示威。
  
  抑郁情绪加重了宋雨蓝的病情,导致宋雨蓝癌细胞扩散迅速。
  
  宋雨蓝死后不到一个月,尹秀莲便带着叶可可登堂入室。
  
  从那以后,她的生活,彻底坍塌,没有一丝光。
  
  叶南吱握着水果刀,刀锋一转,削的老长的苹果皮,陡然断掉。
  
  她冷道:“尹秀莲间接害死我妈,叶家人若敢来招惹我,我不会就这么算了。”
  
  ……
  
  傍晚,江老爷子转醒。
  
  叶南吱作为主刀医生,进了重症病房检查。
  
  江老爷子并未完全清醒,苍老的双眼半开半合的在逆光中,隐约看见一抹熟悉。
  
  那关切担忧的眼神,像极了曾经的南吱。
  
  在叶南吱监控江老爷子的心率时。
  
  老爷子忽然吃力的抬起手臂,声音沙哑沧深的低低唤了一声:“南吱……是南吱吗……”
  
  叶南吱黑白分明的眼球,一震。
  
  ……
  
  给江老爷子做完术后检查,叶南吱去了吸烟室。
  
  她从白大褂口袋里,摸出一个烟盒,抖出一根烟来。
  
  四年前,她从不抽烟,一直觉得抽烟是男人的特权。
  
  可这四年里,她才明白,抽烟不分男人女人,抽烟只是一种解压的方式。
  
  难过的想哭的时候,哭没用,可抽烟却能排解情绪。
  
  伸手去口袋里找打火机的时候,发现没带。
  
  正有些郁闷,吸烟室里蓦然闯进一道身影。
  
  叶南吱靠在吸烟室墙壁边,单腿随意曲着,纤细葱白的食指和中指夹着一根烟。
  
  一抬眸,便看见一张英俊到惊人的熟悉脸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