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知易飘窗上的猫)道祖!_道祖!最新章节阅读

小说《道祖!》,超级好看的武侠修真小说,主角是许知易飘窗上的猫,是著名作者“飘窗上的猫”打造的,故事梗概:许知易,大梁真武观天师,性情雅致,平和淡泊​,洒脱自然修道之人,心怀慈悲外族入侵大梁,烧杀抢掠,许知易不忍百姓受苦,下山杀敌,直到寿元耗尽等他在醒来时,不是在地府,而是换了一句身体,来到了大庆 大庆百姓生活更是艰难,许知易不改初心,毅然下山,游历红尘,惩恶扬善,品世间百味

小说:道祖!

类型:武侠修真

作者:飘窗上的猫

角色:许知易飘窗上的猫

小说《道祖!》是一本十分好看的武侠修真文,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飘窗上的猫”。文章精彩片段如下:两个月后,许知易慢悠悠向山下的村子行去。成济在不久前已经下山了,其出人意料地在两个月的时间内就成功压制住心中的**,心境得到很大的提升。于是,他就辞别回寺中去了。行至山脚,天黑下来,许知易并不在意,继续前进。这时,前面传来光亮,许知易心中一喜:“终于是遇到人家了……

评论专区

超级鬼神空间:感觉还不错,而且看样子是新人,粮草鼓励,加油

天生郭奉孝:妈耶,那些说好的全尼玛弱智,从收高顺这一个投毒开始,后面几章全是毒,好尼玛好。

重生之最强剑神:重生YY网游文,看主角一个人装逼YY,其他人物没逼格,作者逻辑非常智障,数字无限夸大,一个公会十几万玩家,穷的连价值10万R的金币都凑不起

道祖!

《道祖!》在线阅读

第3章 夫妇

两个月后,许知易慢悠悠向山下的村子行去。

成济在不久前已经下山了,其出人意料地在两个月的时间内就成功压制住心中的**,心境得到很大的提升。于是,他就辞别回寺中去了。

行至山脚,天黑下来,许知易并不在意,继续前进。

这时,前面传来光亮,许知易心中一喜:“终于是遇到人家了。”

许知易向着光亮的方向走去。

慢慢靠近,小屋中传来美妇责备和辱骂的声音,还有一个男人不断的惨叫着。

许知易心中发笑,肯定又是哪个惧内的男人被自己的婆娘给教训了。

不管这些,许知易直接走进了屋子,果然是一个美妇拧着男人的耳朵破口大骂。

两人都穿着简单的粗布衣裳,简陋的衣服完全不能遮掩两人的美貌,男的眉清目秀,貌若潘安;女的风情万种,沉鱼落雁。

许知易定睛一看,嚯!这两位哪是什么人啊,分明是两只狐狸。

见许知易走了进来,男人连忙道:“道长!您来得正好,快来给我评评理!”

许知易哈哈一笑,作揖行礼:“贫道许知易见过二位。”

两只狐狸这才注意到来人是个道士,都有些紧张,男人道:

“你这道士是来抓我们的?”

“两位未杀过人,我为何要杀你们呢?”许知易淡笑道。吃人与不吃人的妖怪是很容易分出来的,吃人的妖怪身上有一个特殊的气味,此两只狐妖和之前采补成济的不同,很显然是没吃过人的良善好妖。

“道长明鉴,我二人一直以山中野味为食,从未做过伤害凡人之事。”

两只狐狸虽是如此说着,心中还是对许知易心怀忌惮,紧张地看着他。

许知易不管他们,自顾自地坐了下来,看向那个男人,笑呵呵地问道:“你刚才不是说要我评评理吗?快说与我听听。”

说道着,男人才反应过来,自己的耳朵还被美妇捏着,不由又发出阵阵惨叫,已然忘了许知易是个道士了,对许知易说道:

“您是通达明理的人,您给我评评,世间可有妻子打丈夫的吗?”

“此事常有,不足为怪,君不知在我的家乡,皇帝也惧内!”

男人听到许知易如此说有些急了,许知易这才继续说道:

“不过,此事虽然常见,却不合理,夫妻之间应该和和睦睦的,为何要打架呢?”

闻言,男人大喜,连忙道:“夫人,你听到了吗?道长都说了,妻子不该打丈夫。”

美妇不情愿的放开了男人,许知易继续问道:“你们何故争吵?”

美妇连忙诉苦:“道长有所不知,白天我二人外出打回两只兔子。回来后,夫君自告奋勇的要下厨,您看,做成这样了。”

美妇指了指桌上的一盘黑乎乎的菜,确实完全烧焦了,吃不得。

男人也赶忙诉苦:“道长,这不怪我啊!平日里夫人下厨,做出来的东西也是相差无几啊!”

美妇一听男人如此说,又是气得想要拧男人耳朵。

许知易赶忙阻止道:“切莫动手,你们可还有食物,且让我来为你们烧一道菜。”

许知易此时肚子也在咕咕叫了。

两只狐狸对视一眼,迟疑了一会,男人才说道:“今日打回来的兔子还剩下一只,道长就拿它做一道菜吧。”

说完,男人领着许知易到了厨房,确实还有一只处理好的兔子。

许知易不管两人,开始烧火,炒兔肉吃。两只狐狸趁此机会,赶紧溜了出去。

“这么说,夫人,我们跑吗?”男人偷偷问道。

美妇看着眼前的屋舍有些迟疑,他们在这住了五年已经有了感情。

美妇正要下定决心,先逃跑再说,一阵香气从厨房传了过来,两只狐狸一下被香味吸引住,不由自主的就往厨房走去。

此时,兔肉刚好出锅,许知易招呼两人道:“你们来得正好,快把兔肉端到房间里去。”

房间里,两只狐狸看着兔肉直咽口水,看得许知易哈哈大笑。

年轻时的许知易就是一个老饕,经常下厨,许知易满意地点了点头,这么多年过去了,自己的厨艺还没落下。

许知易指着一个酒坛:“施主,有肉没酒怎么行,快把酒端上来啊!”

男人急忙拿出一个碗就要给许知易倒酒。

“不要拿碗,就用那酒杯倒上一杯就行。”许知易又指着一个小酒杯道。许知易好酒却不嗜酒。

男人只得给他换了杯子倒了一杯,接过酒杯,许知易轻抿了一口,大感畅快。

“贫道今日还未进食,就不客气了。”许知易直接拿起筷子吃了起来,两只狐狸看许知易动筷,这才拿起筷子狼吞虎咽起来。

不一会儿,一盘兔肉就被三人就着米饭吃光了,男人看着碗中剩的残渣,舔了舔嘴唇,就要把碗端起来。

美妇轻咳几声,男人这才意识到有外人在,赶忙停下。

男人眼睛又是一转,有了主意,连忙站起身,说道:“我去洗碗。”

说着就抱着碗一溜烟的出去了,美妇看着男人,也是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

许知易心中好笑,这两只狐狸倒是有趣。

许知易问美妇:“还不知两位施主如何称呼?”

“道长,奴家名叫胡香雪,我夫君名叫胡威。”

许知易继续问道:“胡夫人此前见过其他道士?”

“不曾。”

“那为何见到我就有些害怕?”

“因为现在朝廷贴出了告示悬赏妖物,很多修行之人为了钱财大肆灭杀我们这些妖怪。”胡香雪回道,神色又紧张了起来。

看到了胡香雪的神色变化,许知易哈哈一笑:“哈哈,不要担心,我道教尊神灵宝天尊在上古之时就极为爱护生灵,有教无类。

“你等虽不是人族,也是这世间的生灵。只要你们不做杀人的歹事,在我眼中和人族无异。”

听到许知易如此说,胡香雪松了一口气,问:“道长从何而来?”

许知易下意识的抚了一下并不存在的胡子,道:

“贫道所来之地很远很远,恐怕今生都回不去了。”

说完,许知易就沉默了下来,胡香雪也不好说话,屋子里就安静了下来。

胡威洗好盘子,推门走了进来,许知易望了过去,问道:

“胡相公,我看你们修为年龄都不高,为何能够化形?”

胡威愣了一会才反应过来许知易是在叫他,连忙回道:“道长,我二人化形之前灵智不高,不知道为何就化形了,或许是在山中误食了什么野果吧。”

许知易点了点头,胡威的猜测还是很合理的,山中奇珍太多,指不定就有能够帮助野兽化形开智的野果。

对于两只狐狸的机缘,许知易也是啧啧称奇,不知道有多少妖物修炼了几百年想要化形而不得,这两个小妖却稀里糊涂就化形了。

又与夫妇俩交谈一会儿,转眼就到了子时,许知易看了看天色,道:“天色已晚,我就不叨扰二位了,去最近的村子借宿一宿。”

闻言,胡威连忙道:“道长千万别去村子,晚上这村子里根本没有人,全是鬼。道长,不如就在我们这住下…”

胡威的话戛然而止,显然他也是意识到只有一间卧房,神色有些尴尬。

“哈哈,我就不打扰你们了,区区小鬼还奈何不了我。”

“来日再会。”许知易说着,拱手告别,出了屋子,向着清灵村行去。

看着远去的许知易,夫妻俩不由同时感叹道:“道长真是一位得道高人啊。”

慢悠悠地走了两刻钟,许知易就看到了前面的村庄,此时村庄里灯火通明,街道两旁有众多小摊,叫卖声不绝于耳,来来往往的行人不断流连在各个摊位之中。

许知易一看,就知道这些人身上一点阳气都没有,都是鬼。

他也不在意,径直走了进去,来到一个面摊前坐下来。

“客人。”一个肩上搭着白布的中年汉子走过来问道,“要吃面吗?”

扫了一眼锅里的面,许知易淡淡地道:“这东西不是我吃的,我就不和你们抢了。”

锅里的哪是什么面,是一根根奇长无比的虫子,用来烧火的也不是柴火,而是一根根骨头状的物体,看起来没有实体,燃烧起来是诡异的蓝色火焰,竟然就是鬼的骨头。

汉子也不再伪装,直截了当地问道:“道长此来所为何事?”

周围的众鬼也围了上来,这些鬼年纪都不大,大多数都骨瘦如柴,接近一半都是小孩。

许知易淡笑道:“不要紧张,贫道不过是路过,想要借宿一晚。”

看着许知易,众鬼想要动手,但许知易身上传来的阵阵威压,使得他们颇为忌惮。

许知易抬起头,扫了众鬼一眼,一个光芒四散的“聻”字就出现在许知易头顶。

众鬼见了这个字就像见了天敌一般,直接跪倒在地,不敢动弹。

见此,许知易满意地点了点头。这个“聻”字是《真武荡魔录》中记载的捉鬼之术。

许知易在山中时把它画到了符纸之上没想到其竟然直接脱离符纸,变成了现在这样。

把“聻”收了回来,许知易道:

“此来我没有恶意,但是你们胆敢做什么小动作,可就别怪贫道心狠手辣。”

众鬼连连磕头,不敢起身。

“都起来吧,贫道居住在清灵山上,说起来我们还是邻居。”

众鬼这才颤颤巍巍的起身。

许知易问道:“你们这些鬼生前都是哪的人?”

面摊老板中年汉子恭敬回道:“我等都是本村人士。”

“为何你们中有如此多的小孩?”

汉子面露疑惑,不知道许知易为何会如此问,不过他还是老老实实回答道:“大仙最喜欢吃小孩,肉质鲜嫩,所以每年都要吃上几个。”

汉子的语气十分平静,好似觉得此事再正常不过。许知易转头看了看周围的鬼,面色更是一变。大仙吃小孩的事还不足以让许知易脸色变化,真正让他震惊的是,众鬼都显得非常平静。

听慧园说这些人只能称得上人奴,当时许知易还不信,现在看来确实如此。

心中默默叹息一声,许知易面色重归平静,继续问道:“你们所说的大仙是什么人?”

汉子回道:“大仙是附近青木峰上的一只得道的老鹰。”

两人正说着,一个只有一条腿的小鬼一蹦一跳来到面摊内,拿起之前一位客人剩下的面,吃了起来。

许知易只是看着这只小鬼,没有说话。其余鬼见此也不敢动,只能看着大快朵颐的独脚小鬼不断咽口水。

许知易指着小鬼问大汉:“这个小孩是怎么回事?”

“禀道长,他几天没吃饭,有些饿了。”

“为何他吃不上饭?”

“他一家人都死了,没凡人供奉,自然是没饭吃。”

“哦?你们都是靠凡人供奉为生吗?”

“是的,道长。”

许知易又问道:“你们和他是同村之人,为何不接济他?”

汉子面露痛苦之色,看向独脚小鬼,道:“道长,这实在是没有办法的事。他也是小人的后辈,小人何尝不想让他吃饱饭。

“但是,现在村中的凡人为了供养我们已经好久没吃过一次饱饭,我们真的没有多余的口粮分给他了。”

闻言,许知易也是叹了一口气,指了指锅里的虫子:“这些虫子你们是怎么获得的?”

“这是我们拿死去的鬼的尸体养的。”

“死去的鬼?这些尸体你们是从哪来的。”

汉子面露为难之色,不过许知易盯着他,他只能硬着头皮回道:

“有一部分是没凡人供养,活活饿死的。道长,我们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能吃的东西太少,这种事已经是约定俗成的事了。等我们死后,也是同样的归宿。”

汉子一刻不停地把一切说了出来,紧张地看着许知易。许知易只是点点头,看向独脚小鬼,问道:“那他脚为何不见了一条?”

“他被大仙抓了去,被大仙活活吃掉一条腿才死去,所以变成鬼也只剩下一条腿了。”

提到大仙,其余鬼都是一副恭敬的模样,但是独脚小鬼眼中一闪即逝的仇恨还是让许知易捕捉到了。

许知易不由眼睛一亮,对这个小鬼更多了一分关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