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龙转世:我骑哮天守护你》陈承黑松将军全本在线阅读_(青龙转世:我骑哮天守护你)全文免费阅读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青龙转世:我骑哮天守护你》,是以陈承黑松将军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看我书来”,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我本是一条小青龙,被父亲大人一尾巴重新投胎成了人族
出生时喊过口号:一二一、一二一、一二三四!
哭声震惊县医院!
三岁时骑犬巡山:爷爷叫我来巡山,我把山头转一转!
歌声传遍黑松山!
待我长到十八岁,哼哼!
“陈承,回家吃饭啦,别整天骑着狗瞎逛!”
唉!这是来自母亲大人的召唤,不得不从,否则,她会哭……
修行的道路上果然需要经历很多艰难坎坷,陈承小朋友有一种莫名的忧伤

小说:青龙转世:我骑哮天守护你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看我书来

角色:陈承黑松将军

热门小说《青龙转世:我骑哮天守护你》已上新,它是著名网络作者“看我书来”的又一力作。剧情主要讲述的是:星空浩瀚,龙域苍邈。一条龙影畅游于群星之间。此龙体长超万丈,一身青色鳞甲流光溢彩,五趾巨爪寒气森森,龙头的双目含着焦急与怒气,狰狞的撞角、肆意的龙须,一声龙吟威震四方。“泽芜青君这是怎么啦?”“估计又被三公主揍了,啧啧!这都第几回了?”“啊!快闪开!”说闲话被当事人听见一般都没啥好结果,更何况遇到刚被老婆揍完赶出家门找儿子的暴躁龙。青龙,在华夏神话中有别于其它龙族的地位……

评论专区

星纪武神:套路爽文,可为粮草。

[综武侠]繁衍计划:不知道为啥,这系列女主撩人部分一直不戳我。。。。大概跟作者设定的世界观有关系,我实在不喜欢为了种族繁衍去嫖人的设定,还不如发自内心想做婊呢,倒是人物塑造难得在保持被攻略的前提下还没ooc的,可看

元素高塔:屌丝,幼稚,憋屈,生硬,水。

青龙转世:我骑哮天守护你

《青龙转世:我骑哮天守护你》在线阅读

第6章 龙门开、战星台

星空浩瀚,龙域苍邈。

一条龙影畅游于群星之间。

此龙体长超万丈,一身青色鳞甲流光溢彩,五趾巨爪寒气森森,龙头的双目含着焦急与怒气,狰狞的撞角、肆意的龙须,一声龙吟威震四方。

“泽芜青君这是怎么啦?”

“估计又被三公主揍了,啧啧!这都第几回了?”

“啊!快闪开!”

说闲话被当事人听见一般都没啥好结果,更何况遇到刚被老婆揍完赶出家门找儿子的暴躁龙。

青龙,在华夏神话中有别于其它龙族的地位。青君则是对娶了青龙族公主的龙的敬称,相当于人族古时的驸马爷。

青龙五行属水,统四方水域、御八荒水族。为什么不是贵气十足的金龙,或者如临深渊的墨龙统领龙族呢?这一切与混沌初开时的青莲有关,属于青龙一族的绝密。

蛟千年龙万载,这是人族的说法,按龙域的算法却是不对的。因为,龙域所处的核心地带不是只有一个太阳恒星,而是足足有三个!日夜交替的时间更长。

三阳当空,相吸相斥又循律环绕,目之所及皆为虚空,离得最近的行星表面全是赤壁坚岩,不见一丝生机,本该生灵绝迹的行星今天迎来一条青龙,正是泽芜青君。

泽芜心里暗暗自责,不是因为惹三公主生气,而是儿子真的不见了,自己当时也没用多大力气呀,说不喜爱儿子是假的,只是有些吃儿子的醋罢了。

还是龙蛋的时候就比前面几个会讨他母亲的欢心,每当自家夫人去育龙池探望,他必定会滴溜溜地滚出龙池,对着他母亲是又蹭又转的,全然不理会自己。

才破壳便嗷呜嗷呜地冲夫人叫唤,片刻不离其身。一首破壳诗被人嘲笑,别人家的崽子都是冲上去干架,他可倒好,赖在夫人身旁头低垂掉眼泪,还妄想用小爪子擦泪。

当时泽芜就想告诉他,知道龙爪为何短而利吗?那不是用来擦眼泪的,是撕碎敌人用的!更何况,爪子那么短,你够得着吗?

可自家夫人不这么想,她是即心疼又爱怜,当场霸气宣布这首不算,她敖海兰的儿子想什么时候做破壳诗就什么时候做!泽芜的脑子嗡嗡声响,只来得及用尾巴遮住龙脸。

你没看错,在龙族,尚了公主所生的儿女全随母姓,所以陈承前世的名字才叫敖青,而不是泽青。

当上青君后,不仅儿子不随自己姓,还要帮助龙族镇守辽阔星域,如有外敌来犯也是当先锋的命。由此看来,不管哪个种族的驸马都不易做呀。

正当泽芜青君一筹莫展之时,忽听见一道刺耳的摩擦声,寻声望去不禁龙目瞪圆。

只见那三阳环绕的中心虚空处,一道耸立天地的双扇石门正缓缓开启,速度极慢但没有停止。

“龙门!” 泽芜不禁吼出了声。

石门气势恢弘,门梁门扉处皆可见斑驳爪痕,还有亘古不褪的腥红血迹。

“龙门开、战星台!又到争夺疆域的时候了,不对!明明还有三千年才到日子,这样的事从未发生过,难道哪个皇级种族被灭绝了不成?”

泽芜顾不得再找儿子了,龙身腾空而起,瞬间已在千里之外。

不同于龙族的慌乱,身处夏国西部小山村的陈承睡得可香了,还时不时砸吧下小嘴。

趁嫂子人不在,陈一利溜进屋内,伸一根手指戳一下、再一下,颇有些嫌弃地看着吐泡泡的小娃。

“也不知道有啥稀罕的,不就是个小娃娃嘛。小子,你给我听好了,我是你叔叔,看你年纪小就不同你争了,把陈家宠宝的位置让给你,你……”

一双圆眼睁开直勾勾盯着陈一利。

“呀!你想干啥?”

“叔~”

“唉!呀~,不对,你怎么会说话了?妈、爸、嫂子,你们快来,陈承会说话啦!咱家出神童啦!”

闻声而来的几人表情各异,老人是惊喜,孙妙君却是有苦难言,哪家娃娃半岁不到就开口叫人的,这可怎么解释?陈一顺,你快回来呀!

见儿媳妇抱着孙子不撒手,眼神中没有喜色反而透露一丝惊慌,陈建平心里一惊,忙拦住欢喜出声的老婆子,支使儿子去关门。

一家四口围坐在床前,齐齐看向陈承,好半晌,陈建平摸了根烟又塞回去。

“妙君,你是不是知道什么?虽然一顺不在,但这屋里的都是自家人,你有话只管说。”

孙妙君这段时间以来都快崩溃了,她也才二十五岁,工作不足两年的社会新人,为着一腔情远嫁千里,新手妈妈上岗不久,遇到这样的事情估计是个人都不会镇定自如。

“这有什么,早开口说话算神童吧,国家还有科大少年班呢。”

“你给我住嘴!一边待着。” 此时的刘翠兰也反应过来了,再神童也不可能半岁不到便开口说话的。

“孙妙君,你今天把事情讲清楚,陈承到底是怎么回事?”

“老婆子,你冲她吼啥?妙君,别怕,不管陈承是个什么情况,他都是我陈家人,有事咱们一起扛,我的话你应该信!”

“爸~”

孙妙君猛点头,眼泪止不住地流出来,嘴里直说我信我信。定了定神,才将儿子出生以来的种种不凡说了出来。

几人听完是目瞪口呆,陈一利嘴巴张得老大,自家侄儿难不成是重生或穿越来的?这种小说网上一搜一大把。

“那啥,请问你是哪里人士,哪年生人,重生or穿越?”

陈一利惊而喜的荒唐三连问,只换来陈承一个白眼,冲着两位老人吐口叫人:“爷、奶。”

都怪这身体太弱小,控制发音的三个器官还不能正常上岗工作,只能发单音节,我太难了!

陈建平用粗糙的手轻轻摸了摸小脸蛋,连声应了:“孩子别怕,不管你前世是谁,喊了我声爷爷,我既然应了就会护着你,万事有爷爷在呢。”

一双圆眼看了陈建平片刻,小脑袋方才点了点,算是认下了。

“这是我陈家的秘密,谁要是说出去,我便是豁出命也不让你们好过!陈一利,特别是你!”

陈一利不敢反驳,小声嘀咕道:“就知道凶我,怎么不说老妈。”

刘翠兰抬手就是一巴掌,怒道:“你妈我傻呀!说出去不就被抓走了吗?说不定咱陈承是仙人下凡历劫,以后还要回天宫去的,小陈承,你说是不?”

小陈承原本不喜她,但听她这么一说,觉得对于此地来说龙域也能算得上天宫吧,便点了点头。

“你们看,被我说中了吧,哈哈!想不到我刘翠兰也有成为仙人奶奶的一天。陈一利,我告诉你,这事你要说漏了嘴,看我怎么收拾你!”

刘翠兰对着儿媳妇道:“妙君呀,你是好样的,之前是妈不对,从今天起你只管顾着陈承,别的事有我!吓!该喂了吧,快快快!你们两个大男人都出去,屋里有我伺候就行啦!”

由此看来,破除封建迷信的除了唯物价值观,还有更高层次的自我认知,打败魔法的只能是更高级的魔法。

孙妙君说了困扰多日的难题终是沉沉睡去。

傍晚时分,刘翠兰悄摸进了屋,瞅一眼儿媳妇,蹑手蹑脚地走到床前,悄悄将闭眼修炼的陈承抱起出了屋,一转身回了自己房内。

“仙人?”

陈承有些无奈地看着这一世的奶奶。

“我就想问问,你在天宫中是个啥职位?我拜拜的时候也好有个说词。”

“龙。”

“吓!这可了不得,我孙子居然是神龙转世,想不到我刘翠兰有一天居然成了神龙奶奶,龙王大人,我知道了,从今天起我只拜龙王庙。”

陈承有些好奇,这群人族居然建有龙王庙?找个时间去看看,说不定能寻到一些线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