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莱林绛(十七岁的黄昏)_十七岁的黄昏完整版阅读

现代言情小说《十七岁的黄昏》,由网络作家“何莱”所著,男女主角分别是何莱林绛,纯净无弹窗版故事内容,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雨是在9月1日下的,毫无预兆地就湿了整座城,然后淅淅沥沥地下了一个星期…

小说:十七岁的黄昏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何莱

角色:何莱林绛

小说《十七岁的黄昏》是小编淘来的一本精彩小说,作者是林绛何莱,其讲述了林绛何莱的故事:教室的窗户不知道被谁开了一半,这会儿,桌上的书页正被风吹得乱响。林绛盖着校服趴着眯了一会儿,有风从缝隙里蹿进来,凉凉的。…故事发生在2009年。这一年青城的夏天很热,整个暑假都没有下雨,骄阳炙烤着这座钢筋水泥浇筑的城市。雨是在9月1日下的,毫无预兆地就**整座城,然后淅淅沥沥地下了一个星期

评论专区

库洛牌的魔法使:给我推书的怕不是有什么误会,《红楼梦》里有一根杰宝往里戳,《茶馆》里兵痞出场几个屌字只能说老舍用笔确实刁,至于这个,把脏话当名词、动词、形容词、助词、叹词、语气词、状态词这就很卧槽了

革宋:天下非赵氏天下,乃华夏之天下。吾起兵,也非夺回赵氏江山,而是要光复华夏江山。 好标题但画面感太强了,但愿能活下去

逆天吴应熊:说实话我不喜欢这种乱七八糟的设定,不过也算得上是有意思,当成喜剧杀杀时间也好,就是得跳着看。

十七岁的黄昏

《十七岁的黄昏》在线阅读

十七岁的黄昏第1章  

小说《十七岁的黄昏》是小编淘来的一本精彩小说,作者是林绛何莱,其讲述了林绛何莱的故事:教室的窗户不知道被谁开了一半,这会儿,桌上的书页正被风吹得乱响。
林绛盖着校服趴着眯了一会儿,有风从缝隙里蹿进来,凉凉的。
…故事发生在2009年。
这一年青城的夏天很热,整个暑假都没有下雨,骄阳炙烤着这座钢筋水泥浇筑的城市。
雨是在9月1日下的,毫无预兆地就**整座城,然后淅淅沥沥地下了一个星期。
林绛记得很清楚,这场雨过后,秋天好像一下子就来了。
教室的窗户不知道被谁开了一半,这会儿,桌上的书页正被风吹得乱响。
林绛盖着校服趴着眯了一会儿,有风从缝隙里蹿进来,凉凉的。
躺了好一会儿,林绛感觉肚子还是一阵阵地疼,没任何缓解,这才掏出手机偷偷上网。
她习惯性地先登录学校广播站的官方QQ,一进去空间,最新的动态下边,一溜儿留言都在求昨天最后放的那首歌的歌名。
这是她听过就爱上的歌,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播,直到昨天。
林绛统一回复是《外滩十八号》后,又记下了几首点播率高的歌曲,便退出去登录自己的QQ。
对话栏没什么新消息,高三开学后,大家都不怎么上网了,空间也没什么新动态,主页第一条动态依旧还是王佳倩在暑假时晒的爱心早饭,下边有个人评了“一颗心”,不用猜就知道是顾翔。
林绛心思一动,在下边回复了一句。
就这么刷了会儿手机,觉得没什么意思,林绛临下线之前,想到学校贴吧转悠一圈,一进去就看到一则帖子——【急求!刚才下课在超市门口偷拍到一个人,有没有人知道他是哪个班的?】这帖子刚发没多久,就有人回复:【一楼:这谁能看清脸啊?】林绛点开照片,画面有重影,明显看得出是抓拍的,男生只露了一个模糊的侧脸,除了鼻梁高挺外,什么也看不出,但依着轮廓看,应该挺帅的。
嗯,很适合做头像。
林绛挑挑眉退了出来,还没把手机合上,门口就有脚步声响起。
她抬头一看,就见何莱和李娜风风火火进了教室。
“林绛,我跟你说,你这大姨妈来得太不是时候了!”李娜激动地瞪着眼睛,三步并两步走到林绛跟前,“我今天才知道咱兄弟班新转来一人,刚刚体育课时瞅见了,那叫一个帅!”三中一直都有兄弟班的说法,两个班除了班主任不同之外,其他任课老师都一样,一般需要搞协作的时候,比如运动会之类的,兄弟班都会结盟。
而林绛所在的15班和隔壁的16班就是兄弟班,好巧不巧,一周两节的体育课也是两个班在一起上的。
“能有多帅?”林绛显然不感兴趣。
“那个词儿怎么说来着……荷尔蒙!对,行走的荷尔蒙。”
林绛一脸蒙。
“怎么,不信啊?这次这个是真帅,你问何莱。”
“16班那帮女生真幸福。”
何莱耸肩。
“那回头路上碰见了,你们可得给我指指,”林绛一笑,又问道,“你们不留在操场看帅哥,怎么提前回来了?”林绛一问,何莱才“哦”了一声,忙从口袋里掏出三个粉色药包。
林绛拿起来一看:“益母草颗粒。”
说着伸手就给了何莱一个熊抱。
何莱和林绛原本高二就是一个班的,那时候关系就好,谁知道高三又分到一起了,在陌生的新班级能互相有个照应,两人都为此高兴了好久。
何莱受不了林绛的亲昵,忙推开她:“可不是白给的啊,后天考试,今晚帮我补习数学。”
刚上高中那会儿就听人说过,一到高三,考试就扎堆。
这不,才开学三天就要摸底考试,搞得班里同学体育课上了不到一半,就跑回来复习。
班主任还偏偏一副体恤民情的模样,说本来往届学生都是开学第一天就要考试的,学校这次为了让同学们准备充分,才特意延后了三天。
“不就是想说给大家复习时间了,还考不好就自己看着办。”
何莱忍不住吐槽。
这话惹得李娜轻哼:“没个十年八年当学生的经验还真听不懂。”
两个姑娘说相声似的,你一言我一语。
林绛又是一阵笑。
事实证明,考试是永远不可能有“准备充分”一说的。
最后一门考英语,听力刚开始,林绛就觉得没底,到阅读理解的时候,更是坐不住了。
明明老师说在原文就能找到答案,她翻来覆去看了好多遍原文,要么四个选项都能在原文找到,要么就都找不到。
好不容易考完,回到教室里,桌子还没归位,班长就把答案发下来了,惹得几个尖子生一进门就忙着对答案。
林绛本来就没想过对答案的事儿,谁知道旁边那几个尖子生太激动了,讨论得那叫一个热闹。
她听着听着就没忍住去看答案,结果才扫了两眼完形填空的答案,就差点晕死过去。
正郁结于心呢,恰好沈宴在门口叫她。
林绛走过去,他递过来一杯奶茶:“放学等我会儿。”
“你干什么去?”“刚才遇上高二那帮兄弟,约了半个小时篮球。”
沈宴一笑,特阳光一大男孩。
“果然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
林绛晃了晃手里的奶茶。
沈宴:“够疼你了,珍珠和布丁都加了。”
正说着,楼下有人喊了一嗓子:“班长,干什么呢?快下来。”
林绛扶着栏杆往下看的时候,三四个男生正往上看。
抱球的那人一看见他俩,又不知道说了句什么,几个人都在笑。
林绛忙推沈宴下楼。
那天下午,林绛本来想在教室里等沈宴,结果还有两个人没走。
女生是本班的,男生她不认得,那俩人就坐在她斜前方靠墙的位置,窃窃私语。
林绛有点待不住了,她快速收拾了东西,仓皇出逃。
下楼之后,她才松了口气,可直到出了南校门她才想起来忘记跟沈宴说一声了。
算算时间,沈宴那边也差不多该结束了。
篮球场在北门,她在南门,她实在懒得再折回去,就在小摊上买了串草莓糖葫芦,一边慢慢啃,一边等人。
学校后门外的这条小街静谧安闲,大多都是做吃食生意的小店铺,颇有人间烟火气。
此时正是黄昏,远处晚霞暧昧,落日温柔。
林绛不知道怎么了,忽然就想起暑假在杂志上读到的一篇连载小说,女主的名字叫“落熏”。
她第一次看见这名字的时候,想到的便是这样一幅温柔的黄昏景色。
她心头一动,掏出手机想拍下来,可惜像素太低,只能无奈地把手机收回去。
刚拿开手机,她就看见不远处有个穿着一身黑的男生正坐在台阶上。
余晖下,他整个人懒懒的,头发被风吹得极乱,却很入眼,五官乍一看蛮凌厉的,双眸却极寡淡,整个人看不出情绪。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霞光洒了他满身,林绛却觉得他像一张黑白照片。
“江为风!”有一个声音响起。
林绛一晃神,看见有个女生从身后跑来,与自己擦身而过,飞扑过去。
“谢谢你等我。”
女生道。
“下次再这么久,我直接去你班里逮你了。”
他语气恶狠狠的,嘴角却勾着若有似无的笑。
女生甜甜一笑。
男生伸手去提女生的书包,两人一起走远了。
天色将暗,窄街烟火四起,行人三三两两,不远处的男女就像从漫画里走出来的主角。
林绛很难不多看两眼。
直到身后有电动车冲她按了两声喇叭,她才回神让路,却没想到按喇叭的正是沈宴。
林绛收回心思,把书包抱在胸前,抬腿坐上后座,和沈宴一路聊着天,回家去了。
一回到家,林绛就看见妈妈徐名娟正握着遥控器坐在沙发上笑得前俯后仰,连对她换鞋弄出的动静都没什么反应。
林绛好奇,忙凑过去看,电视恰好演到有梗的片段,就算林绛没看前面的剧情,也忍不住笑出了声。
徐名娟这才发现林绛:“回了啊。”
“嗯,你看的什么?”“一部新出的剧,叫《爱情公寓》,可有意思了。”
徐名娟忍不住笑。
“今天没去店里?”“这集快完了,看完就去。”
“哦,”林绛转身往卧室走,刚走到门口,想起来什么,“那请问徐女士做饭了吗?”徐名娟的视线依旧黏在电视机上:“没呢。”
“我爸刚出门你就虐待亲闺女啊?”“你去李静家吃,一会儿我下楼给她说一声。”
徐名娟一副别打扰她的样子。
林绛投降了,回屋换了身衣服,又和王佳倩打了会儿电话,一个小时后,磨磨蹭蹭去沈宴家觅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