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天尊)赖八元修热门小说_赖八元修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我为天尊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呆呆ing

角色:赖八元修

简介:千年时光流转、晋升天梯阻断、大陆风云再起、群雄磨刀纷乱;
少年苦儿元修、逆天改命忘忧、初心不变游走、众女相伴左右;
五本源力加身、经脉二气扶魂、重接天地星辰、我为天尊成神!

书评专区

无尽黑暗游戏:作者常识匮乏……

寻宝从英伦开始:初看还不错,有新意还读读的下去,挖了几次宝就不行了,感觉换汤没换药,剧情趋同化。而且挖宝太过密集,让人看了疲乏,除了挖宝外其他支线没展开,剧情内容不够丰富。干草

仙药供应商:感觉作者像是从没有进入过社会的象牙塔少年,或者是生活在世外桃源的单纯少年。总之,我感觉到了作者努力想装成一个庄毕凡,结果却还是变成了石志乐。

我为天尊

《我为天尊》免费试读

第5章 丛林试炼

经过近一个时辰的跋涉,元修与老王二人进入了茫茫惊雁山的外围,虽然只是外围,这里依然绿草葱葱,山高林密,时不时能够看到各种动物在丛林中穿梭。

他们二人一大早出发,这时达到丛林里正是动物们早上觅食之时,目标多,也容易猎杀。

由于只在丛林的外围,几乎碰不到大型的猛兽,大多数是些成群的鹿,野马什么的,元修又不是第一来,所以老王叔很放心的让元修在他目力所及的范围内自由活动。

此时的元修,猫着身子,高抬腿,缓落步,头上顶着个大草环,两眼一闪一闪的四处找寻目标。偶尔低下身去从携带的大布包中拿出各种小巧又不失威力的捕兽器,熟练的摆弄中。

看着元修布置好一个又一个陷阱。或放饵、或盖草、或填土,做好标记以防猎人自己中招;老王叔不住的点头,是个猎人的好苗子,才多大啊,对动物出没频率的分析,对路线的判断,对各色陷阱的使用,活脱脱一个经验老道的猎人,老王叔暗下决心回去一定跟老古头说,把这个孩子要过来,把自己一身猎人的本事传给元修,万一老古头不同意就给他用点强,不然孩子在他手里非毁了不可。

“咕咕。”老王叔的沉思被元修发出的鸟叫信号打断,发现猎物!

老王叔迅速的向元修靠拢。

二人在草丛中回合,老王叔顺着元修所指的方向看去,那是一头体型硕大的迅鹿,悠闲的在林中踱步,偶而低头啃两口嫩草,身后还有十几匹大小各异的鹿,或吃草、或饮水、或互相追逐,看来这是一个小型鹿群了,那头大鹿应该就是这个鹿群的鹿王了。

老王叔把长矛递给了元修,从箭筒中抽出一支箭,搭弓上弦,瞄上了那头鹿王。

而元修也是十分兴奋,这次出来打猎没想这么快就发现了猎物还是如此大的鹿王,搞死他,估计自己能分到好大一块鹿肉,老爹也能跟着改善一下生活。一想到这,他手里的长矛握的更紧了。

猛然间,那头鹿王视乎感觉到了什么,它在丛林中成长的岁月也不短了,能担当族群的首脑警惕性还是相当高的,它正望向元修他们的方向。就在鹿王观望停顿的一霎那,老王叔出手了,离弦之箭,迅猛之极直奔鹿王脖颈而去。

这时那头鹿王也表现出了惊人的反应。

迅鹿,顾名思义,速度是其为擅长之处,它又警觉再先,发现寒光一点,立即挪动身体,躲过了咽喉要害,弓箭只是从后勃颈处扎入更让人吃惊的是这头鹿王体质壮硕,箭扎入的不是很深,对它并未造成实质伤害。

即便如此,鹿王也疼痛难忍,并且激发了它狂躁的兽性。

鹿王怒视着元修二人,狂啸一声,朝向他们冲去。其他的迅鹿听到鹿王招呼,也疯狂的紧随其后。

这什么情况,元修和老王叔有点蒙,打了一辈子鸟最后被鸟啄瞎了眼,曾几何时鹿也敢追猎人了。

“老王叔,跑啊,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还是元修首先反应过来,招呼老王叔逃离。

二人转身跑进草丛。

看来那头鹿王是有点灵性的,高高的草丛里虽然看不到二人的身影,但仅凭晃动的草身,它也能将元修他们稳稳锁定并很快逼近上来,倒是其他鹿被甩到了身后。

“修儿,你快跑,大叔挡住它。”

“不行啊,大叔,那头鹿都不怕箭射,我们不能硬抗。”

“再不想办法,我们就麻烦了。”纵是经验丰富,老王叔也没碰到过猎物猎他,心里一时真没了主意。

“大叔带它去那。”元修一指那片满是陷阱的草丛说道。

“好主意,修儿快走。”

每个设计好的陷阱都有猎人特殊的标记,二人不用费神分辨,速度也就没有慢下来,可是鹿王的速度更快,距离也越拉越近。

突然间鹿王的身子一晃伴随着惊天动地的吼叫,元修和老王叔知道陷阱发挥作用了,回头望去,顿时吓呆。

陷阱的作用如同方才的弓箭,收效甚微。鹿王此时怒不可遏,虽有伤但凶性更盛,一个飞跃就窜到了二人身前,猛的一甩头就将元修顶飞。然后愤怒的注视着老王叔,也许在鹿王看来,眼前的这个中年人才是让它伤痕累累的罪魁祸首,而飞远的那个充其量只算个跟班,没有威胁,自生自灭就好。

元修撞到一颗大树上才停止飞行,撞的五脏六腑如翻江倒海般,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手里还是紧紧握住长矛。听到了鹿王一声嘶吼,元修一个激灵,用长矛支撑身体,努力站起身来。

他看见鹿群已将老王叔围在中间,鹿王在老王叔面前来回踱步,脖子上的弓箭,腿上的陷阱都在兀自晃动,看着相当恐怖,老王叔的生命要随时终结在这头鹿王手中。

“不行,我要救下老王叔。”

元修猛得张口双臂,用尽全力,突然间一股熟悉的气流在浑身上下蔓延开来,那是一股股热流,抽打完荆条后才能产出的热流。

元修的脑海中响起了古老爹喃喃而发的咒语:“沉丹田,清神海,布四肢,集于一点,可斩天下。”冥冥中这热流好像有了前进、奔腾的方向,元修感觉自己浑身充满了力量而头脑却无比的清晰,握在手中的长矛竟也一闪一闪得发亮起来。

“畜生,看枪。”元修高高跃起,长矛顺势而出,向鹿王头部扔去。

长矛呼啸而出,速度极快甚至都能看到长矛周围的空气被分割、撕裂。

瞬间,长矛穿透了鹿王的头颅,扎进了草丛中,露出的枪把还在猛烈的摇晃。鹿王倒下了,其他的迅鹿被这惊天动地一枪吓得立刻散开,跑远。

元修也倒下了,他感觉这一枪似乎用尽了他毕生的力量。眼神迷离中,他发现一个人影冲他跑来,随即晕了过去。

元修是被一阵阵肉香给熏醒的,他靠在一棵树上,身上盖着老王叔的衣服。

“修儿,你醒了,感觉怎么样。”

“还好了,就是被撞那一下,身子好像要散架。”

“真是不幸中的万幸,那头鹿王正赶上换角,嫩角刚张出一部分,不然长到硬骨成为鹿角,扎到身上小命也没了。”

“是吗?好险啊。”

“这次是赚到了,鹿的嫩角被称为鹿茸,是极为珍贵的药材,大叔割了一小片,给你熬了碗汤,你这伤的不轻,来趁热喝,补补身子。”

“谢谢大叔,我也希望伤早点好,不然回去古老爹又该收拾我了。”说完,元修一饮而尽。

殊不知,这鹿茸极为珍贵,鹿是神仙的宠物,达到鹿王这种层次是不会频繁换角的,是十年来的第一次,这种鹿茸切下后越快服用灵气越足,对气力的提升帮助越大,否则时间一长也仅仅只有医用价值了。

“啊!”元修一下趴到了地上,就像抽完荆条后的感觉,热流喷涌而来,源源不断,比之荆棘大餐还难以承受,但过后暖暖的感觉也更加舒畅,不但伤愈反而感觉身子更轻,力量更强。

“不错,”老王叔点点头说道:“伤看来是影响不到你了,对了,修儿你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气斩杀鹿王呢?”

“我其实也不是很清楚,只是当时觉得老王叔危险,情不自禁,奋力一搏而已。”

“看来当猎人是委屈你了,你应该走上修行之路,大叔看好你,你有潜力。”

“我对修行兴趣不大,再说我还有老爹要照顾。”

“人各有志啊,咱不谈这个了,吃块鹿肉,我们还要趁早赶回去,今天我们可是大丰收。”老王叔心情颇好。

“老王叔,能不能给我一小块鹿茸?”

“可以啊,鹿是你打死的,全给你都行,不过你要来何用?”

“用来感谢一个人,剩下你拿去用吧,我不在的时候还要麻烦您多照看老爹。”元修是盘算着如何感谢那位马夫,毕竟人家救了自己又推荐了一份工作,没要任何好处,他心里过意不去,更不愿欠下人情。

对于去尤家的事,进山的路上元修跟老王叔说了,老王叔也颇为赞同元修的做法,割下了一块鹿茸包好递给元修,嘱咐说:“这个东西虽不是稀世珍品,却也少见,在送到对方手里之前不要被其他人看到,以免惹出其他麻烦。”

“元修知道了。”元修将鹿茸包收进怀里。

收拾好鹿王其他有用的部分,元修就和猎户老王就返回了平江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