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小说导读网

《天骄非凡》完整小说全文免费阅读_权御场乔梁叶心仪最新章节

admin 7 ℃ 4 条

小说:沧海人生

作者:易克1

主角:乔梁,叶心仪

类型:都市小说

简介:《风卷云涌》又名《都市沉浮》《做局》。在这个混乱的大都市,生存是第一要义,而有的人为了更高层次的追求或者是心中的贪念,枉顾人伦,违背道德,做出天理难容之事,这些人往往是深陷泥潭中而不自知,但陈浩不同,他也身处在这污秽的环境中,却做到了真正的出淤泥而不染。

《沧海人生》免费试读

 

第一章

乔梁做了一个很荒唐的梦,更荒唐的是他梦见了办公室的叶心仪。

“邦邦邦……”

忽然一阵粗暴的敲门声响起,把乔梁从梦中惊醒,吓了一大跳。

乔梁一个激灵从床上坐起,浑身是汗,心跳剧烈……

看看四周,哪里有叶心仪,自己分明躺在家里卧室的床上,卧室的门开着,床头灯亮着,枕边放着明天准备面试的资料。

乔梁遗憾地摸了摸脑袋,真可惜,刚才这个梦实在太真实了。

“邦邦邦……”粗暴的敲门声又响起来。

乔梁看看时间,半夜11点半,不由恼火,哪个丧门星半夜敲门,打搅了老子的好梦,好不容易能在梦见一次叶心仪,却就这么被破坏了。

突然又想,难道是老婆章梅出差突然回来了,忘记带家里钥匙?

章梅在市广电局上班,最近工作忙,时常有调动,有时一去就是大半个月。

乔梁迷迷瞪瞪打开门,愣了,门口站着三个陌生人,一女俩男,女人在前,俩男在后,三人的表情都很严肃。

“你们……干嘛的?”乔梁有些发懵。

为首的女人齐耳短发,一身黑色套裙,半高跟鞋,看起来37、8岁的样子,仪态雍容,只是神情非常冷淡。

“你是不是江州日报社办公室主任乔梁?”女人声音不大,但带着一股说不出的逼人气势。

乔梁点点头:“对,我是乔梁,你们是……”

女人掏出证件在乔梁眼前一晃,不容置疑道:“市纪委三室办案,乔梁,请你跟我们走一趟。”

乔梁顿时困意全消,眼皮狂跳,卧槽,他们怎么找上自己了?

“请,请问我犯什么事了?”乔梁结结巴巴道。

“什么事你自己清楚,现在请你穿好衣服立刻跟我们走。”女人的口气很严厉,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看这架势,乔梁知道此刻多说无益,赶紧回屋穿上衣服跟他们下楼,上了一辆黑色轿车,女人坐在副驾驶,两个年轻男子一左一右把自己夹在后座中间。

黑色轿车开出小区,不知要去哪里,大家都沉默着。

乔梁此时心里忐忑又焦急,自己明天就要参加面试,让他们这么一折腾,会耽误大事的。

前几天,乔梁参加了江州市组织的公开招考,报的报社副总编职位,在300多名考生中笔试第一。

报考这职位的还有报社记者部主任叶心仪,她的笔试成绩比乔梁少了0.5分,屈居第二。第三名是市文化局一位科长,比乔梁少4分。三人都取得了明天面试的资格,因为第三名成绩和前两名差距较大,所以竞争主要在乔梁和叶心仪之间展开。

乔梁和叶心仪的关系很一般,甚至互相抱有敌意,并不是他们之间有什么矛盾,而是因为报社党委书记兼社长李有为和总编辑文远不合。

此次乔梁和叶心仪报考副总编,分别得到了李有为和文远的支持,他们都希望在报社班子里增加一个自己人。

对此次面试,乔梁志在必得,决意在面试中一举战胜叶心仪,压在她上面,迈上副总编的坎。

乔梁盘算地很完美,当上副总编后,一定要分管记者部,到时叶心仪可就是自己人了。

没想到就在这当口,自己突然半夜被人带走。

乔梁心里很惶恐,自己确实没犯什么事情啊,难道是别人的事牵到了自己?

别人又会是谁?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沧海人生》<<<<


第二章

一路胡思乱想,黑色轿车开到郊区一家酒店门口停下,大家下车,女人走在前面,两个年轻男子挟着乔梁的胳膊进了酒店,直奔电梯,去了5楼一个普通单间。

房间里一张单人床,三张椅子和一张桌子,桌子边放着一个射灯架子。

女人指指桌子对面的椅子,对乔梁道:“坐——”

乔梁坐下看着他们,心里困惑又不安,可又不知该说什么。言多必失,在这种场合,说错一句话会造成无法弥补的后果。

女人和一名年轻男子坐在桌子对面,另一个年轻男子倒了杯水放在乔梁跟前,然后看着女人,带着恭敬的口气:“我先出去了。”

女人点点头,年轻男子关上门出去了。

乔梁立刻明白过来,心里一颤,这冷傲的女人原来是张琳。

张琳虽然是女流之辈,但在圈子里威名鼎鼎,就任刚两年,已经有很多人被她查办。

张琳的丈夫几年前因公殉职,因为她铁面无私,加上平日不苟言笑,经常穿黑色衣服,圈子里人送外号黑蜘蛛。

大家无不谈张变色,唯恐哪一天被她请去喝茶。

没想到自己今天落到她手里了!

张琳看着乔梁,口吻没有之前那么严肃了,甚至有些温和:“乔梁,喝口水。”

乔梁端起杯子喝了口水,然后看着张琳:“你们带我来这里是……”

“乔梁,我们今天带你来这里,是按照办案程序,在规定的时间、规定的地点,问你一点事,希望你本着负责的态度,积极配合我们。”张琳的口气更加温和,甚至还笑了一下。

张琳笑起来很好看,但乔梁此时无暇品味,这女人越是笑,就越说明问题严重。

乔梁忙点头:“好的,我一定配合。”

“你谈一下李有为的事吧。”张琳开门见山,右手无名指轻轻敲击着桌面。

乔梁脑袋嗡地一下,坏了,出事了!

乔梁私下称呼李有为老板。

当初乔梁从江州大学毕业回到老家三江县,参加县里考试,以总分第一的成绩考入。因为乔梁做事勤奋,又有眼头,深得李有为的赏识。李有为调到江州日报社担任一把手后,把乔梁也调了过来,一步步提拔。

今天下午乔梁还接到了李有为的电话,李有为对他明天面试的事很关心,特地叮嘱了一番注意事项。

对李有为的关心,乔梁是很感动的,因为他知道李有为最近忙着和楚恒竞争。

没想到李有为突然出事了,事先毫无征兆。

乔梁此时很懵逼,自己是李有为在报社的亲信,所以会找自己,说不定此时李有为正在这酒店某个房间里接受询问。

这可怎么办?

李有为为什么不早不晚,偏偏在这时候出事?

为什么他们偏偏在自己即将面试的前夜把自己带走?

这只是巧合?还是……

乔梁既困惑又恐慌,只感觉脊背发寒。

从三江到江州,跟了李有为这么多年,他的不少事自己是知道的,虽然大事不晓得,但吃吃喝喝的事还是知道不少。

张琳现在这么问,一定是掌握了李有为什么事,但到底是哪些事呢?是一些还是一件?是自己知道的还是不知道的?

如果只是吃吃喝喝收受小礼品的事,恐怕李有为不会有事,一定是摊上了大事。

乔梁突然想起一件事,心里倏地一惊。

几个月前,一家纸厂老板请李有为到温泉度假村玩,是为了给报社印刷厂供应新闻纸的事。李有为那天带自己去的,泡完温泉用晚饭的时候,李有为接到部长唐树森的电话有急事先走了,留下乔梁继续应酬。

吃饱喝足后,纸厂老板安排车送乔梁回城,上车前,纸厂老板递给乔梁一个包装精致的小礼盒,说自己前段时间去法国考察,给李夫人买了套法国化妆品,李书记有事走地仓促,没来得给他,请乔梁转交。

纸厂老板特地叮嘱乔梁一定要把礼盒当面交给李有为。

乔梁没在意,答应着上了车,回到家把礼盒往茶几上一放。

章梅听说是纸厂老板送给李有为夫人的法国化妆品,来了兴趣,非要打开看看,乔梁也没阻拦,不就是女人用的化妆品嘛,看就是。

章梅小心翼翼打开礼盒包装,突然叫出声来,乔梁过去一看,也怔了,盒子里哪里是化妆品,分明是两根黄澄澄的金条!

乔梁忙把礼盒原样封好,叮嘱章梅切不可把这事说出去。

第二天一上班,乔梁就把礼盒送到了李有为那里。

跟了李有为这么多年,这是乔梁唯一知道的,难道张琳问的是这个?

想了想,不管他们掌握的是不是这事,都不能说,李有为对自己不薄,自己不能做对不住他的事。

于是乔梁做出积极配合的样子,开始谈自己跟着李有为被请吃请喝、收受小礼品的事,一口气说了一大堆。

乔梁清楚,自己说的这些无碍大局。

听着乔梁的交代,张琳的表情越来越冷,敲桌面的无名指也停住了。

等乔梁终于住了口,张琳冰冷的目光紧紧盯住乔梁,那眼神似乎要刺穿乔梁的内心。

乔梁不敢对视。

沉默半天,张琳开口了:“乔梁,你的态度很不老实,在回避主要问题。”

乔梁眨眨眼:“我态度很老实啊,真的只知道这些,其他都不知道。”

“真的吗?”张琳嘴角带着一丝讥笑,意味深长地看着乔梁,“再好好想想。”

乔梁干脆地摇摇头:“对不起,别的我真不知道。”

张琳冷笑一声:“乔梁,既然你这么说,那我给你一点时间好好想想,想想对抗审查的后果,想想自己的前途。我知道你天亮就要参加报社副总编面试,而且你笔试第一,可不要因小失大啊。”

张琳的话显然带有警告的意味,如果态度不老实,重则扣上包庇的罪名,轻则要挨处分。

想到天亮自己就要走上竞争副总编的面试场,和叶心仪一决雄雌,想到迈上副总编台阶后的美好前程,乔梁脑海里翻腾着,一边是海水,一边是火焰,说出那事,等于给李有为落井下石,不说,难逃眼前这一关。

到底该何去何从,乔梁在焦虑犹豫中煎熬着,忽然张琳又说了一句话,让他一颗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

“乔梁,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往前一步海阔天空,退后一步万丈深渊。”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沧海人生》<<<<


第三章

说完张琳出去了,另一个男子进来坐在张琳位置,两人沉默地看着乔梁。

乔梁高度紧张起来,张琳最后这句话是什么意思?难道她知道了那事?还是在诈自己?

思忖再三,不管她知不知道,不管是不是在诈自己,都坚决不能说,不然如何对得住自己做人的良心,如何对得住李有为多年的栽培?

乔梁开始和对面两个男子大眼瞪小眼。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那两个男子极有耐心,默不作声看着乔梁。

不知不觉天色大亮,乔梁浑身疲惫,有些支撑不住了。

这时张琳回来了。

一个男子对张琳摇摇头。

张琳冷若冰霜,走到乔梁跟前,居高临下看着他,口气生硬道:“乔梁,你可真顽固,实话告诉你,你知道的事,我们是有确凿证据的,现在是找你完善证据链,你再执迷不悟,会彻底毁了自己的前途。”

乔梁沉默不语,这娘们一定在继续诈自己,任她怎么诱导,自己就是不说,看她有什么办法。

看乔梁就是不开口,张琳火了,这家伙真是头倔驴,看来不能对他太客气,要来点狠招才行。

“不交代就不让他走,不许他睡觉,看谁能熬到最后!”张琳怒喝道。

一听张琳这话,想到今天马上就要开始的面试,乔梁内心涌出一片恐惧,又心急如焚,自己唾手可得的副总编要毁在这女人手里!

两个男子随即站起,拉上厚厚的窗帘,关了房灯,室内一片漆黑,突然,“啪”一声,一道强烈的光柱直冲乔梁射来,刺地乔梁一时睁不开眼。

半天乔梁睁开眼,自己这边一片雪亮,对面却什么都看不到。

“乔梁,你就是铁嘴,我也要给你撬开。”黑暗处传来张琳发狠的声音。

乔梁突然被激怒了,用这种办法来对付老子,老子豁出去了,就是不说,打死也不说。

乔梁紧闭嘴巴,咬紧牙根,两眼瞪着对面的黑暗。

时间在慢慢过去,一会听到高跟鞋出去的声音,张琳走了。

过了半天,乔梁眼皮开始打架,昏昏欲睡。

“不许睡——”黑暗处传来一声暴喝,伴随着拍桌子的巨大声音。

乔梁一个激灵睁开眼,身体晃了几下,努力坐住。

一会儿,乔梁又开始打瞌睡,刚要闭眼,黑暗处又是一声暴喝。

如此不知折腾了多少次,乔梁的大脑疲惫到了极点,眼前开始出现幻觉,一会看到自己荣登副总编宝座,鲜花美女簇拥,一会看到李有为失魂落魄被押上囚车……

人生恍如一场梦,自己此时不知是在梦里还是在现实。

乔梁的心情在悲喜间交织轮回,神经在崩溃的边缘艰难游动。

“乔梁——”不知过了多久,突然一个声音在耳边炸起,接着一张女人的脸出现在自己眼前。

乔梁猛地一个激灵,浑身打了个颤,使劲摇摇头,努力睁大眼,张琳正看着自己。

射灯灭了,窗帘拉开,外面是黑天,看得见万家灯火。

乔梁迷糊中意识到,又一个黑夜来临了,白天已经过去,自己已经错过了面试,副总编宝座和自己失之交臂了。

“乔梁,你可以走了。”张琳道。

乔梁摇摇晃晃站起来,喃喃道:“你说什么?”

“我说你可以走了,李有为刚才已经交代了那事,和纸厂老板交代的正好吻合,你现在说不说对我们来说都没有意义了。”

张琳冷冷地看着乔梁,虽然对乔梁的不配合很生气,却又觉得这小子不同凡响,办了这么多年案子,能在自己手下坚持到底不交代的,这小子还是第一个。他虽然年轻,却浑身带着一股不屈,还很讲义气,只是这不屈和义气害了自己的前程。

一听张琳这话,乔梁意识到李有为果然是因为金条那事,自己虽然死撑着没说,李有为却终于熬不住交代了。

乔梁心里一阵悲凉,硬挺着身体走出房间,身后传来张琳冷酷的声音:“乔梁,你对抗审查,后果很严重,我们会向你单位通知的……”

乔梁没有做声,脑子懵懵的往外走,下楼上了来时的黑色轿车。

回到家,乔梁神情还是很恍惚,虽然极度疲乏,但毫无困意,一夜之间靠山轰然倒塌,等待李有为的不知是怎样的处理,但几乎可以肯定,这两根金条足以让他功名扫地。

李有为倒了,自己在报社就没了靠山,今后的路该如何走?

又想到今天的面试,乔梁强打精神打开手机登陆考试网,一看成绩,叶心仪总成绩第一,进入名单。

乔梁明白,只要考察没什么问题,副总编非叶心仪莫属。

唾手可得的职位就这么和自己擦肩而过,乔梁很沮丧很心痛,把手机一扔,大脑最后一根神经轰然崩塌,当即昏睡过去。

这一觉睡得昏天黑地,直到第二天上午11点才醒过来。

乔梁简单吃了点东西,换了身干净衣服,出门前对着镜子照了下,努力做了个正常的笑脸,然后出门去报社。

进办公楼的时候,同事们见了乔梁纷纷避开,躲在一边指指点点窃窃私语。

乔梁知道他们为什么避开自己,知道他们在私语什么,大树倒了,没人会再像以前那样见了自己毕恭毕敬了。

乔梁刚进办公室,内线电话响了,文远打来的,让自己过去。

李有为在报社向来一手遮天,说一不二,文远在李有为的高压下,除了管理编采系统,报社行政、经营等事务难以说上话,又不敢和李有为公开对抗,只能暗地不满。时间久了,两人之间就有了心照不宣的不睦,在一些事情上互相拆台。

现在李有为出事了,文远想必一定是心情极好的。

乔梁进了文远办公室,叶心仪坐在沙发上,文远正端着茶杯轻轻吹气,有些秃顶的脑袋上,剩余不多的头发梳地一丝不苟。

“文总。”乔梁进来打招呼,又看了叶心仪一眼。

叶心仪今天穿了一身白色连衣裙,化了淡妆,看起来格外优雅。

此时的叶心仪容光焕发,那一定成功考取兴奋的。

她现在是胜利者,有充足的理由得意。

不过,叶心仪眼神里又有几分怜悯。

这眼神此刻在乔梁看来,纯粹是猫哭耗子假慈悲。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沧海人生》<<<<


第四章

文远放下茶杯,轻轻扶了下金丝眼镜,冲乔梁微微一笑,一指叶心仪对过的沙发:“坐。”

乔梁坐下,挺直腰杆看着文远,不知文远在这个时候叫自己来有什么事。

文远轻轻咳了一声,慢条斯理道:“乔梁,叫你来有3个事……”

尼玛,事事还不少,乔梁心里嘀咕了一句,看了一眼叶心仪,文远找自己谈事,她在这里干嘛?

叶心仪似乎觉察到了,抬了下屁股:“文总,你们谈事吧,我先出去。”

“不用,心仪,反正你的副总编已经公示,马上就是报社班子成员了,听听也无妨。”文远摆摆手亲切道。

叶心仪又坐下。

叶心仪是文远栽培起来的。

文远到报社之前在市委研究室工作,是叶心仪的公公宁子轩的手下,多年来对他提携甚多。文远到报社担任总编辑后,利用自己掌管编采系统的便利,很快把叶心仪从普通记者一步步提为记者部主任。

文远看着乔梁,胖胖白净的脸上突然涌出几分怜惜:“唉,乔梁啊,这次招考,你笔试第一,我一直以为你能一鼓作气在面试中夺魁的,结果却……可惜啊可惜……”

乔梁没做声,心道,装什么装,你巴不得叶心仪取胜呢。

文远接着道:“不过叶心仪能取得第一也不错,好歹这副总编出在社内,没有花落别家。”

乔梁努力让自己笑了下,冲叶心仪点了下头:“叶主任,哦不,叶总,祝贺你。”

“谢谢乔主任。”叶心仪矜持一笑,眼神里还是有几分怜悯。

乔梁又暗骂,这娘们还在装慈悲。

文远接着道:“第一个事是为你的落选惋惜,同时向你表示安慰。这第二个事呢,有为老弟前晚被两规了,想必你已经知道了。”

乔梁点点头,李有为今年44,文远47,他称李有为老弟倒也合适。

“有为老弟突然出事,让我十分震惊,想不到啊想不到……”文远摇头做痛惜状,嘴角却带着无法掩饰的笑意。

乔梁心里哼了一声。

“本来有为老弟出事已经让我感到意外,没想到竟会牵扯到你。”文远的神情严肃起来。

乔梁的心一下提起来,想起昨晚临走时张琳说的话。

“有为老弟出事后,上级指派我主持报社全面工作,今天上午,纪委的同志过来通报了和你谈话的情况,说你对抗组织审查,态度很恶劣,建议报社给你适当纪律处分。”

乔梁紧张起来,我去,现在报社的老大是文远,不知这家伙要怎么处置自己。

看着乔梁的神情,文远很得意,李有为倒了,自己现在主持报社工作,李有为的残渣余孽要一个个收拾,正好先借着纪委的通报收拾了眼前这小子。

“乔梁,我刚和报社班子成员开会研究了你的事,大家一致认为,你的错误是严重的,本着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原则,报社决定给你如下处分……”

乔梁默不作声看着文远。

“报请上级批准,报社决定给你党内严重警告、行政降级处分,从目前的正科降为副科。”

乔梁咬咬牙,党内警告还好说,只是老子混个正科不容易,本指望能借此当上副总编的,现在倒好,打回副科了,这一下去,不知猴年马月才能上来。

“乔梁,对组织的处分,你有什么意见?”文远笑眯眯道。

乔梁知道这一切都是文远操纵的,李有为倒了,自己是他手里的面团,想怎么捏就怎么捏,不服没有任何作用,反而会激怒文远。

乔梁现在似乎明白叶心仪眼神里的怜悯是什么意思了,原来不只因为自己考副处落选。

“我没有意见,接受组织对我的处理。”

文远点点头:“没意见就好,现在我们谈第三个事。”

“文总请讲。”乔梁此时反而不紧张了,该挨的处分都挨了,老东西还能把自己怎么样。

“根据工作需要,报社决定,对你的岗位进行调整,调你到生活基地担任副主任。”

乔梁一听呆了。

生活基地在三江县的偏远大山里,主要项目是养猪种菜。李有为一倒,文远就要把自己发配到生活基地,显然是公报私仇,把对李有为的不满发泄到自己身上。

乔梁看了下叶心仪,她的神情很平静,没有丝毫意外。

显然,在自己来之前,她已经知道这事了。

乔梁彻底明白叶心仪眼神里的怜悯是什么意思了。

看着春风得意的文远和即将走上副总编岗位的叶心仪,乔梁怒了,这两人,李有为完了,他们就合谋怎么收拾自己,说不定把自己发配到生活基地是叶心仪的主意。

越想心里越愤怒,越愤怒脸上的表情越平静,最后竟笑起来。

“你笑什么?”文远奇怪地看着乔梁,这小子怎么如此反常?

“文总打击报复的手段真巧妙,一切打着报社的名义,我很佩服你这一点。”乔梁笑道。

文远脸一拉:“胡说,对你的处分和岗位调整,是报社班子成员一致的意见,和我个人无关。”

“文总,你说这话就不怕遭雷劈?就不怕出门被车撞死?”乔梁讥讽道。

文远怒了,猛地一拍桌子,这兔崽子现在落到这步田地,竟然还敢对自己如此无礼,看来是破罐子破摔了。

“滚,滚到生活基地去养猪。”文远咆哮起来。

乔梁冷笑一声站起来,头也不回走了出去。

当天下午,乔梁乘公共汽车去生活基地。

路上接到了楚恒的电话。

乔梁和楚恒私人关系不错,因为楚恒是自己和章梅的媒人,不过这事很秘密,包括李有为都不知道。虽然自己是李有为的亲信,但乔梁担心李有为知道这事会想多了,所以一直瞒着。

楚恒和李有为年龄资历差不多,在宣传系统几位正处中,有资格竞争常务副部长的只有他俩,其他不是级别不够就是资历太浅。

虽然楚恒和宣传部长唐树森关系密切,但乔梁还是觉得李有为的可能性要大些,因为他和市委副书记丰大年走地很近。

楚恒对乔梁错过面试的事很惋惜,安慰了乔梁半天,然后又对李有为的事表示震惊,对乔梁因为李有为的事受到牵连连连叹息,直说李有为害了乔梁。

乔梁听了楚恒这话很不舒服,他不认为李有为害了自己,甚至对李有为对自己多年的栽培一直很感激。

现在楚恒这么说,乔梁也不想说什么。李有为倒了,楚恒没了竞争常务副部长的有力对手,此刻他内心应该是轻松,甚至是庆幸的。

然后楚恒又鼓励了乔梁一番,说年轻人在进步过程中挫折总是难免的,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凡事都要从两面看,坏事说不定能变成好事。

乔梁听了只是苦笑,大话谁不会说,轮到自己滋味就不同了。

不过乔梁还是表示感谢。

最后楚恒道:“小乔,你去了山里,家里不要担心,我会照顾好梅子的。”

当着乔梁和章梅的面,楚恒一直称呼梅子,乔梁早已习惯了。

不知为何,楚恒此时这话,突然让乔梁感觉有些不自在。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沧海人生》<<<<


第五章

和楚恒打完电话,乔梁靠着椅背闭上眼想睡一会,却怎么也睡不着,脑子里像放电影一样闪回着这两天的场景。

一切来得那么突然,像是坐过山车,随着李有为的出事,自己在即将攀上仕途新高峰的时候,突然就陨落了,不但没坐上渴望已久的副总编宝座,反而被降职发配到了深山里。

乔梁寻思着李有为的出事,显然,纪委是接到举报才双规李有为的,而找自己谈话,也显然是纪委在李有为交代之前,就掌握了那两根金条是如何送到李有为手里的。

那么,是什么人知道了这事举报的呢?纸厂老板?李有为?显然都不可能。除了他们,知道此事的就只有自己和章梅。

难道是章梅?

乔梁心里一震,随即又快速否定了,章梅知道金条是自己送给李有为的,当然知道一旦李有为因为这金条出事,自己是脱不了干系的。章梅再糊涂也不可能拿自己老公的前途做这种傻事。

那会是谁呢?

乔梁想到了文远和叶心仪,这两人是李有为出事和自己受牵连的最大受益者,不出意外,应该就是他们合谋捣鼓的。

虽然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知道金条的事的,但乔梁越想越觉得可疑。

当然,李有为出事,还有一个受益者,那就是楚恒。但乔梁既然不愿认定是章梅,自然不会往楚恒身上想,顶多觉得他是交了狗屎运。

这样想着,乔梁对文远和叶心仪充满了愤恨。

到了生活基地,乔梁找生活基地主任司胜杰报到。

司胜杰比乔梁大几岁,身体微胖,一笑两只眼就成了一条缝。

司胜杰担任报社办公室主任的时候,乔梁是副主任。李有为组建报社生活基地后,把自己看不顺眼的几个中层正副职发配到了生活基地担任正副主任,司胜杰也在其中。

司胜杰发配后,乔梁接替了司胜杰的位子。

看到乔梁,司胜杰很开心,报社的天终于翻了,一手遮天的李有为倒了,跟随李有为的乔梁现在落到了自己手里,真是一朝天子一朝臣啊,昔日被李有为整治,被乔梁这小子坐了自己的位子,现在终于有机会出气了。

“热烈欢迎乔主任来生活基地高就。”司胜杰热情和乔梁握手,脸上掩不住的幸灾乐祸。

看着这位自己昔日的上司,想到自己如今的处境,乔梁心里叹息一声,大树一倒,自己也落到这般田地了,过时的凤凰不如鸡啊。

“司主任,我是来这里接受你领导的,多关照。”

“那是那是,我们曾经是老搭档,怎么着也不会让老弟受委屈的,现在我们这里有3位副主任,按文总指示,你是第四副主任,生活基地主要是养猪和种菜,种菜这边任务繁重,其他三位副主任负责,你就去养猪场那边吧。”

乔梁明白,司胜杰是把生活基地最脏最累的活分给自己,明摆着整人。

不过乔梁也不想说什么,养猪就养猪,多大个事。

接着司胜杰安排人带乔梁去宿舍,宿舍是一排简易平房,门前有个自来水管,平房尽头是大家共用的厕所。

进了宿舍,一张简易单人床,一张破椅子,一张三条腿的饭桌靠在墙角,别

无其他,别说网络,连电视都没有。

乔梁把铺盖放下,坐在床边,点燃一支烟,深深吸了两口。

这时章梅打电话来了。

章梅今年26,比乔梁小3岁,是广电系统一枝花,甚至电视台美女播音主持苏妍都在章梅面前甘拜下风。

章梅和自己结婚1年了,婚后不久,就被楚恒提拔为局人事科副科长。

章梅娘家在市区,父母是国企退休职工。当初楚恒把章梅介绍给自己的时候,乔梁欣喜若狂,能娶到如此美若天仙的老婆,简直是祖上烧了高香。

不过婚后,乔梁很快就发现了问题,章梅似乎对自己缺乏热情,总是木头一般毫无反应。

后来,乔梁也没了兴趣。

取了个美女老婆却只能做摆设,这事搞得乔梁很郁闷,却又无法向外人说,只能憋在心里。

乔梁经常感到困惑,章梅既然不喜欢自己,为何又要和自己结婚?

似乎也只能如此解释。

“乔梁,这几天出了这么大的事,你为什么不和我说一下?”章梅上来就质问。

乔梁一听章梅这话火了,提高嗓门道:“你出差这么多天,一个电话不给家里打,连我考试什么情况都不问,现在出了事,倒责问起我来了,岂有此理!”

章梅也提高了嗓门:“你嚣张什么?说说你你还有理了,我不给你打电话是怕打扰你考试,我下午刚回江州,才从楚哥那里知道李有为被双规和你的事。”

私下里,章梅和乔梁称呼楚恒楚哥。

乔梁眉头一皱,楚恒刚给自己打完电话没多久,章梅就来了电话,而且章梅还是从楚恒那里知道这些事的,怎么这么巧?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沧海人生》<<<<


标签:

发表评论 (已新增4条评论)

评论列表

2021-11-25 14:07:48

比特币暴涨几千倍吗

2021-11-25 14:07:48

以太坊私募易货币

2021-11-25 14:07:48

比特币以太坊货币

2021-11-25 14:07:48

合约生成了10分钟后:最高价=近10分钟溢价平均值+现货指数(1+3%)

2021-11-25 14:07:48

无论价格怎么波动,合约的杠杆都十分稳定,从而方便商家用合约进行套保,也便于普通投资者管理其仓位

2021-11-25 14:07:48

中国ETC社区成立了ETC促进会,几乎所有的ETC相关产业链的企业都加入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