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小说导读网

林凡许灵小说《都市逍遥至尊》作者痞少全文在线阅读(1/2)

念币 129159 ℃ 57830 条
小说:都市逍遥至尊
作者:痞少
主角:林凡,许灵
类型:都市小说
简介:自从遇上李霸之后,我的生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2021062305555221-225x300.jpg
《都市逍遥至尊》免费试读
野种
“野种!”
从医院出来时,我爸对我说了这么一句话,然后一脚踹飞了我。
那时我才小学三年级,不知道父亲为什么发这么大的火,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挨揍,只知道他回家就跟我妈大打出手。
当晚我爸就走了。
第二天,我妈鼻青脸肿地跟一个骑摩托的黄毛跑了,我突然变成了没人要的孤儿!
舅舅见我可怜,便收养了我,对我像对亲儿子一般。
可惜,街坊四邻都知道我家的脏事,让我在所有人面前都抬不起头。
大人们背后说我,小孩更是当面骂我,让本就沉默寡言的我更加孤僻,甚至有些阴郁。久而久之,整个人都抑郁了。
那时的我只盼着快点长大,本以为我大些会不用受这些窝囊气。
不想上了高中,还是被同学欺负,被他们取笑。
他们骂我妈是不要脸的婊子,说我爸头顶一片青青草原,更指着我的鼻子骂我是野种!
我气愤,崩溃,没少跟他们大打出手,可每次听到他们说我“野种”,我总能想起我爸跟我说的最后一句话。
他说我是野种。
于是,我放弃了反抗,愈发自卑和压抑。
十七八岁的年纪,情窦初开,我也不例外。
高二那年,班里转来一个叫许灵的女生,就坐在我前面。
她人长得极美,肤白若雪,明眸皓齿,说话也温温柔柔,被班里男生选为当之无愧的班花。
这样的美女,自然少不了人向她献殷勤。
她都是温柔地回应,甜美的笑容经常让我心神荡漾。
当然,我有自知之明,我这样的人是不配得到美女的青睐的,所以我并不做什么奢望,只是默默地望着她的背影,偶尔在课间,用零花钱买了巧克力塞给她。
她收到巧克力很开心,笑容更甜了。
我拖着下巴望着她完美的侧脸,心里很满足。
也许我天生就被上天厌恶,所以老天连这一点点的幸福都要剥夺。
一次下雨,许灵被大雨困在了教室,我犹豫了许久才鼓起勇气,将自己的伞递给了她,却被她嫌弃地躲开,“别碰我,傻逼!”
身后,哄堂大笑。
男生骂我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揪着我的短发将我拖入雨中,连踢带踹。
而我的目光却还盯着许灵,她眼底的厌恶和恶心,我这辈子都忘不掉!
她最终在护花使者的护送下,撑伞离开,临走时还朝我冷笑一声。
而我被打趴在雨中,眼睁睁地看着那抹倩影越走越远,
我咬牙,抬手用力捶地,溅起了一片水花。
我发誓,我这辈子一定要出人头地,让欺负我的人后悔,让许灵后悔!
高中毕业我就没再读了。
舅舅身体不好,家里加上我有三个孩子,只能靠他一个人养,我于心不忍,有意替他分担。
我去工地搬砖,去装修队当小工,去餐馆刷盘子,各种脏活累活都做过。
哪怕受尽了冷眼和嘲笑,却咬牙坚持。
说来也巧,有天我下了夜班,回去的路上见一个醉鬼喝多了掉进河里,出于好心便救了他,将他送到了医院。
他家人接到电话来看他时,见了我就叫“恩人”,还拿出一大摞的现金要给我。
我虽然穷,却有骨气,哪有见义勇为还收谢礼的?
我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醉鬼的父亲见我推辞,只能拿出一张名片给我,让我有困难就去找他。
我一瞧,惊得下巴快掉地上了,那人竟然是我们市地产大亨李霸,而我救的那个醉鬼,正是他的独子李长风。
我拿着名片,犹豫了很久,才小声地跟李霸说,可不可以让我去他的公司工作。
毕竟圣都集团是个大公司,随便进去做个保安都比在餐厅刷盘子强吧?
李霸听我提了要求,毫不犹豫答应了,让我第二天就去公司报道。
我确实是去当了保安,可跟其他保安不同的是,圣都的人事直接给我一万底薪,外加奖金绩效什么的,算下来,七七八八将近一万四五。
要知道,那个时候我们县的平均工资水平依旧两三千!
我知道李霸是变着法地想谢我,我也没拒绝,只是暗想,一定要努力工作,尽心尽力,绝对不让李总的这份钱白花!
虽然是个保安,可我脑子活,做事勤快,很快就升了副队长。
半年后,李霸身边的保镖听说中饱私囊,犯了点错,被他开了,我又被他提成了保镖。
也许是我尽职尽责,工作态度极其负责,李霸很喜欢我,总是带我出入各种大的场合,谈生意要带我,做项目要带我,饭局更是要带上我,让我替他挡酒。
一来二去,我练成了千杯不醉的酒量,也愈发得到李霸器重。他经常在饭局上指点我生意的门道,也有意让我参与某些项目的管理。
两年后,他儿子李长风也毕业了。
李霸把他和我当成了左膀右臂,刚好林川市红阳县有块地皮尚未开发,他便派我跟李长风去接触这个项目,为此还专门设立了分公司。
李长风毕竟是他亲儿子,又是名牌大学毕业,出任总经理一职。
而我,给他做了副手。
李长风虽然是个富二代,可对我却极好,一口一个“帆哥”地叫我,有什么事儿都跟我商量着来。我在李霸身边待了两年多,耳濡目染,也学了点东西,跟李长风配合的很好。
半年不到,分公司盈利涨了10个百分点。
这样一来,李长风对我更是信服,而我也拿他当亲兄弟。
圣都地产红阳分公司越做越大,很多人都来应聘,挤破了头想进,当然也不乏我的那些高中同学。
我翻简历时翻到了许灵的,心难免波动。
几年不见,她更漂亮了。
实话说,她算是我初恋,可当初她对我的羞辱,也历历在目。
当然,我也不是当年那个毛头小子了,如今身为副总,我知道公私要分明,便没多加干预,让人事自己去面试了。
后来听人事说,许灵面试没过,英语太差,又玻璃心,人事部经理王琴说她两句,她就给人甩脸子。
王琴气的让她滚了!
我听了也没当回事,一笑而过,本以为我们就此无缘,不想,没过几天就收到了高中同学的结婚请帖。




再次相遇
“林总,您的请帖。”小秘书将请帖送上时,我正在跟李长风聊公司项目的进展。
我随手将请帖扔在了桌上,并没有去的打算。
李长风见我意兴阑珊,拿起请帖亲手递给我,“去呗,多一个朋友多一条出路,反正是周末,凑个热闹也好,说不定遇见个美女,来个一见钟情什么的。”
“你不知道,我上学时,跟他们关系不太好。”
“那就更得去啊,实在不行我陪你去,让那群孙子有眼不识泰山,敢瞧不起人!”
我笑了笑,接过请帖。
我可没打算请李长风一起去,他行事做派太高调了,别把人家的婚礼搞砸。
虽然我心里知道,那对夫妻请我也不过是为了收礼金而已。
果然,酒店迎宾门口,当我将厚厚的红包递过去时,新娘新郎眉开眼笑。
尤其是新娘,她瞧了眼红包上的名字,跟我寒暄:“林帆啊,这几年你在哪儿高就啊,我们毕了业可就没你消息了,班级聚会你也不来。”
“那是没请我。”我无所谓地挑眉,跟新郎打了招呼,直接进了宴会厅。
离开时看到新娘脸色不太好,好像是有些生气了。
可我没空搭理他们,今天来吃这顿婚宴,本来就是走个过场。
伴郎领我到高中同学那桌,让我坐在那。
我刚坐下,屁股都没热呢,就被身旁的一个小胖子捅了捅,“哎,你别坐这,这有人了。”
我看了眼桌上,并没写名字。
“人呢?”我问他。
小胖子冷哼一声,“跟你说有人了,不信你瞧。”
正说着,王子恒在一群人的簇拥下,大摇大摆地朝这桌走来。他边走边跟跟身旁人炫耀,“看见我这身没,阿玛尼的,光一件衬衫就七八千。”
当时在我们县的人均工资也就两三千,一听他一件衬衫就这么贵,身旁那些人越发巴结了。
更有几个女同学迎上去,嗲声嗲气地叫他“王少”,听得人直起鸡皮疙瘩。
看到他我才想起那句老话,人靠衣裳马靠鞍,果然不假。
这种外强中干的人,也就靠身上这张皮撑撑门面了!
我跟他不一样,我不喜欢奢侈品。
也许是以前穷怕了,即便现在我买的起这些东西,却依然很节俭。偶尔有几块名牌表,几身高档西服,也都是李长风送的。
王子恒走到我面前,居高临下地瞟了我一眼,连话都懒得说,指了指旁边那桌让我走。
我才不搭理他,拿起筷子开始夹菜,我早上起得晚,没怎么吃饭,是有些饿了。
王子恒见我不识好歹,一巴掌拍在我肩上,颐指气使,“你知道这桌坐的都是什么人吗?”
我也不跟他生气,无所谓地笑笑,淡定自若,不动声色拿开了他的手。
“不知道。”
也许是这股子理直气壮冲撞了王子恒,他气的脸都青了。
他上上下下打量我一眼,指着我的鼻子,“趁早给我滚,别惹老子生气,老子不想跟你这种穷酸货坐一起。”
我指着旁边的空桌,“不想跟我坐一块,那你去那边坐吧。”
周围人纷纷对我投来厌恶的眼神,大概是觉得我不识抬举。
王子恒见我拗,索性跟我杠上了。
他推开旁边的人,在我身边坐下来,想方设法地编排我。
无非是说我和以前一样,又穷又酸,像块烂泥扶不上墙。
我真的是饿狠了,只顾着吃东西,连嘴都没还。
他骂骂咧咧骂了半天,口干舌燥,见我没打理他,觉得无趣,便换了话题,开始跟这桌的同学大吹特吹自己的事业有多牛逼。
“我们恒石公司马上有个新项目要上了,那个项目是跟圣都合作的,圣都知道不?”
“圣都,本市乃至东部区最大的地产公司?”
“哇,王少,你都跟圣都合作了呀?”
王子恒得意洋洋,“到时候,我们恒石的市值至少还要翻两番!”
“王少,不,到时候,我们得叫您王财神了啊!”
“可不是,王少,可别忘了兄弟们,看在咱的同窗之谊上,还请您以后多多提携!”
王子恒享受着众星捧月的快感,笑得好不得意,“放心,咱都是老同学了,肯定不会忘了大家。”
这时,有人眼尖地说了声,“嘿,班花来了!”
王子恒和众人的目光纷纷往门口许灵身上瞟去,当然,也包括我。
时隔多年,她出落得越发清丽妩媚,比当年少了几分清纯,却多了几分女人的韵味,一下就吸引了在场单身汉们的目光。
王子恒更是心猿意马,他走过去跟许灵说了几句什么,许灵抿唇轻笑。
以前在高中时就听说他们是男女朋友,看着此情形,像是真的。
可许灵最终没跟王子恒坐一起,跟女生落座在旁边的桌子。我望着她玲珑有致的身姿,心里悸动了几分。
毕竟是我的初恋,对于初恋,男人总是有种不一样的感觉。
整个婚宴我都心不在焉,心里总是想,如果她知道我现在比王子恒成功,比王子恒有钱,她会不会对我另眼相看?她会不会后悔当初那么对我?
想起过去,我握紧了拳头。
一直到婚礼结束,我都没去跟许灵打招呼。
虽然我对当初的事儿有些耿耿于怀,可毕竟过去这么多年,也该翻篇了。
我从地下车库开车出来,正要回公司,远远地看见一男一女在绿化带旁边拉拉扯扯。
从女人的衣服和身形来看,像是许灵。
我开近了些,果然是她!
两人似乎发生了什么争执,王子恒指着鼻子骂了她一通,许灵还嘴,王子恒二话不说给了她一巴掌!
不得不说,那家伙压根不懂得怜香惜玉。
许灵白嫩的小脸上顿时出现了五道血掌印,头发也乱了,狼狈不堪,泪像断了线的珍珠,吧嗒吧嗒往下掉。
我心里有些不忍。
可又觉得,人家小两口或许只是吵个架呢,床头吵架床尾和,我瞎操什么心。
想了想,我开车慢慢从许灵身边经过,偏偏这时有个电话打了进来。
我一脚踩了刹车,接起了电话。




和女神独处
电话是秘书打来的,大概问我什么时候回来,我简单交代了几句就挂了。
再一扭头,许灵就在车外不远处,捂着脸坐在绿化带的台阶上哭,眼睛红的像兔子。
我毕竟是个男人,最见不得女人哭,只能按下车窗。
“上车,我送你吧。”
我那天开着一辆蓝色玛莎拉蒂,低调中隐隐透着奢华,是个人都能看出这车价格不菲。
许灵自然也吓了一跳,捂着半张红肿的脸,诧异地看着我,像是不记得我了。
“我。”我笑了笑,“高中时你的后桌,林帆。”
许灵显然没想到会是我,她吃惊地张了张小嘴,想问什么,却不知道从哪里开始。
我没那么小气,下车绅士地帮她拉开车门,让她坐在了副驾驶。
许灵别过头蹭了蹭眼泪,似乎不想让我看见她的窘迫,只是跟我说话的语气好了很多。
“林帆,好久没见了,没想到你现在过得这么好,我看同学里也就你最有出息了吧……”
我当然能听出她话里的意思。
无非是说我有钱。
我笑笑,不置可否,越发觉得许灵就是个拜金的女人,不然也不会跟王子恒走到一块。
“你这车子很贵吧?”许灵有意无意地打探。
我没必要跟她解释那么多,也没必要跟她炫耀什么,只是实话实说:“不是我买的,公司的车。”
这我确实没撒谎。
公司给配的,李长风亲自挑的款。
实话说我更喜欢保时捷。
不想许灵会错了意,眼底掩不住的失望,声音也暗了下来。
“你是司机啊?”
我刚好咳了声,在她看来,更像是心虚了。
“那,你在给谁当司机啊?”
“我在圣都工作。”
“圣都啊。”听到圣都两个字,她的眼亮了起来,“我前几天还去应聘来着,可是没被录取。圣都是个好公司,工资高,福利好,你要在干就踏踏实实的,别觉得是个司机,就不好好做。”
我心里暗暗发笑,这哪跟哪儿啊。
她自己还没工作呢,怎么反倒教我好好工作来了?说到底,怕是她心底还是瞧不上我。
我也懒得替自己辩解,只幽幽说:“王子恒不是恒石的大少爷么,你可以去他的公司,恒石在本市来说还是不错的。”
可我一提王子恒,许灵就又哭了。
她扭头看着窗外,露出一截白嫩纤细的脖颈,小耳朵也红红的,鲜艳欲滴。
“别跟我提他,他就是混蛋!”
是,动手打女人的男人确实很混!
她继续哽咽着说:“以前在高中的时候他就追我,我没答应,本以为大学了,可以甩开他,没想到一毕业回到林川,就被那个混蛋盯上了,他逼我跟他在一起,我不从,他就放话,让整个林川
下一页

标签: 币安网可以玩几倍杠杆 正宇控股集团与狗狗币 买了5万块钱的瑞波币 瑞波币手机怎么买 以太坊提币时间 以太币有产量减半吗

发表评论 (已新增1条评论)

评论列表

2021-10-07 22:40:54

菜单第一项为创建新的Worker

2021-10-07 22:40:54

比特币最新行情分析

2021-10-07 22:40:54

这个网站对充值的比特币数量是没有限制的,目前任何一家数字货币交易平台对充值的金额和币量都是没有限制的

2021-10-07 22:40:54

比特币交易网安全吗,

2021-10-07 22:40:54

火币网充币是什么意思

2021-10-07 22:40:54

1)增加热量供应;每日应给足够的碳水化合物,以纠正过度消耗、每日能量供给12540~14630干焦(3000~3500千卡),比正常人增加50%~75%,以满足过量的甲状腺素分泌所引起的代谢率增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