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凡许灵小说《都市逍遥至尊》作者痞少全文在线阅读

小说:都市逍遥至尊

作者:痞少

主角:林凡,许灵

类型:都市小说

简介:自从遇上李霸之后,我的生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2021062305555221-225x300.jpg

《都市逍遥至尊》免费试读

野种

“野种!”

从医院出来时,我爸对我说了这么一句话,然后一脚踹飞了我。

那时我才小学三年级,不知道父亲为什么发这么大的火,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挨揍,只知道他回家就跟我妈大打出手。

当晚我爸就走了。

第二天,我妈鼻青脸肿地跟一个骑摩托的黄毛跑了,我突然变成了没人要的孤儿!

舅舅见我可怜,便收养了我,对我像对亲儿子一般。

可惜,街坊四邻都知道我家的脏事,让我在所有人面前都抬不起头。

大人们背后说我,小孩更是当面骂我,让本就沉默寡言的我更加孤僻,甚至有些阴郁。久而久之,整个人都抑郁了。

那时的我只盼着快点长大,本以为我大些会不用受这些窝囊气。

不想上了高中,还是被同学欺负,被他们取笑。

他们骂我妈是不要脸的婊子,说我爸头顶一片青青草原,更指着我的鼻子骂我是野种!

我气愤,崩溃,没少跟他们大打出手,可每次听到他们说我“野种”,我总能想起我爸跟我说的最后一句话。

他说我是野种。

于是,我放弃了反抗,愈发自卑和压抑。

十七八岁的年纪,情窦初开,我也不例外。

高二那年,班里转来一个叫许灵的女生,就坐在我前面。

她人长得极美,肤白若雪,明眸皓齿,说话也温温柔柔,被班里男生选为当之无愧的班花。

这样的美女,自然少不了人向她献殷勤。

她都是温柔地回应,甜美的笑容经常让我心神荡漾。

当然,我有自知之明,我这样的人是不配得到美女的青睐的,所以我并不做什么奢望,只是默默地望着她的背影,偶尔在课间,用零花钱买了巧克力塞给她。

她收到巧克力很开心,笑容更甜了。

我拖着下巴望着她完美的侧脸,心里很满足。

也许我天生就被上天厌恶,所以老天连这一点点的幸福都要剥夺。

一次下雨,许灵被大雨困在了教室,我犹豫了许久才鼓起勇气,将自己的伞递给了她,却被她嫌弃地躲开,“别碰我,傻逼!”

身后,哄堂大笑。

男生骂我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揪着我的短发将我拖入雨中,连踢带踹。

而我的目光却还盯着许灵,她眼底的厌恶和恶心,我这辈子都忘不掉!

她最终在护花使者的护送下,撑伞离开,临走时还朝我冷笑一声。

而我被打趴在雨中,眼睁睁地看着那抹倩影越走越远,

我咬牙,抬手用力捶地,溅起了一片水花。

我发誓,我这辈子一定要出人头地,让欺负我的人后悔,让许灵后悔!

高中毕业我就没再读了。

舅舅身体不好,家里加上我有三个孩子,只能靠他一个人养,我于心不忍,有意替他分担。

我去工地搬砖,去装修队当小工,去餐馆刷盘子,各种脏活累活都做过。

哪怕受尽了冷眼和嘲笑,却咬牙坚持。

说来也巧,有天我下了夜班,回去的路上见一个醉鬼喝多了掉进河里,出于好心便救了他,将他送到了医院。

他家人接到电话来看他时,见了我就叫“恩人”,还拿出一大摞的现金要给我。

我虽然穷,却有骨气,哪有见义勇为还收谢礼的?

我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醉鬼的父亲见我推辞,只能拿出一张名片给我,让我有困难就去找他。

我一瞧,惊得下巴快掉地上了,那人竟然是我们市地产大亨李霸,而我救的那个醉鬼,正是他的独子李长风。

我拿着名片,犹豫了很久,才小声地跟李霸说,可不可以让我去他的公司工作。

毕竟圣都集团是个大公司,随便进去做个保安都比在餐厅刷盘子强吧?

李霸听我提了要求,毫不犹豫答应了,让我第二天就去公司报道。

我确实是去当了保安,可跟其他保安不同的是,圣都的人事直接给我一万底薪,外加奖金绩效什么的,算下来,七七八八将近一万四五。

要知道,那个时候我们县的平均工资水平依旧两三千!

我知道李霸是变着法地想谢我,我也没拒绝,只是暗想,一定要努力工作,尽心尽力,绝对不让李总的这份钱白花!

虽然是个保安,可我脑子活,做事勤快,很快就升了副队长。

半年后,李霸身边的保镖听说中饱私囊,犯了点错,被他开了,我又被他提成了保镖。

也许是我尽职尽责,工作态度极其负责,李霸很喜欢我,总是带我出入各种大的场合,谈生意要带我,做项目要带我,饭局更是要带上我,让我替他挡酒。

一来二去,我练成了千杯不醉的酒量,也愈发得到李霸器重。他经常在饭局上指点我生意的门道,也有意让我参与某些项目的管理。

两年后,他儿子李长风也毕业了。

李霸把他和我当成了左膀右臂,刚好林川市红阳县有块地皮尚未开发,他便派我跟李长风去接触这个项目,为此还专门设立了分公司。

李长风毕竟是他亲儿子,又是名牌大学毕业,出任总经理一职。

而我,给他做了副手。

李长风虽然是个富二代,可对我却极好,一口一个“帆哥”地叫我,有什么事儿都跟我商量着来。我在李霸身边待了两年多,耳濡目染,也学了点东西,跟李长风配合的很好。

半年不到,分公司盈利涨了10个百分点。

这样一来,李长风对我更是信服,而我也拿他当亲兄弟。

圣都地产红阳分公司越做越大,很多人都来应聘,挤破了头想进,当然也不乏我的那些高中同学。

我翻简历时翻到了许灵的,心难免波动。

几年不见,她更漂亮了。

实话说,她算是我初恋,可当初她对我的羞辱,也历历在目。

当然,我也不是当年那个毛头小子了,如今身为副总,我知道公私要分明,便没多加干预,让人事自己去面试了。

后来听人事说,许灵面试没过,英语太差,又玻璃心,人事部经理王琴说她两句,她就给人甩脸子。

王琴气的让她滚了!

我听了也没当回事,一笑而过,本以为我们就此无缘,不想,没过几天就收到了高中同学的结婚请帖。

再次相遇

“林总,您的请帖。”小秘书将请帖送上时,我正在跟李长风聊公司项目的进展。

我随手将请帖扔在了桌上,并没有去的打算。

李长风见我意兴阑珊,拿起请帖亲手递给我,“去呗,多一个朋友多一条出路,反正是周末,凑个热闹也好,说不定遇见个美女,来个一见钟情什么的。”

“你不知道,我上学时,跟他们关系不太好。”

“那就更得去啊,实在不行我陪你去,让那群孙子有眼不识泰山,敢瞧不起人!”

我笑了笑,接过请帖。

我可没打算请李长风一起去,他行事做派太高调了,别把人家的婚礼搞砸。

虽然我心里知道,那对夫妻请我也不过是为了收礼金而已。

果然,酒店迎宾门口,当我将厚厚的红包递过去时,新娘新郎眉开眼笑。

尤其是新娘,她瞧了眼红包上的名字,跟我寒暄:“林帆啊,这几年你在哪儿高就啊,我们毕了业可就没你消息了,班级聚会你也不来。”

“那是没请我。”我无所谓地挑眉,跟新郎打了招呼,直接进了宴会厅。

离开时看到新娘脸色不太好,好像是有些生气了。

可我没空搭理他们,今天来吃这顿婚宴,本来就是走个过场。

伴郎领我到高中同学那桌,让我坐在那。

我刚坐下,屁股都没热呢,就被身旁的一个小胖子捅了捅,“哎,你别坐这,这有人了。”

我看了眼桌上,并没写名字。

“人呢?”我问他。

小胖子冷哼一声,“跟你说有人了,不信你瞧。”

正说着,王子恒在一群人的簇拥下,大摇大摆地朝这桌走来。他边走边跟跟身旁人炫耀,“看见我这身没,阿玛尼的,光一件衬衫就七八千。”

当时在我们县的人均工资也就两三千,一听他一件衬衫就这么贵,身旁那些人越发巴结了。

更有几个女同学迎上去,嗲声嗲气地叫他“王少”,听得人直起鸡皮疙瘩。

看到他我才想起那句老话,人靠衣裳马靠鞍,果然不假。

这种外强中干的人,也就靠身上这张皮撑撑门面了!

我跟他不一样,我不喜欢奢侈品。

也许是以前穷怕了,即便现在我买的起这些东西,却依然很节俭。偶尔有几块名牌表,几身高档西服,也都是李长风送的。

王子恒走到我面前,居高临下地瞟了我一眼,连话都懒得说,指了指旁边那桌让我走。

我才不搭理他,拿起筷子开始夹菜,我早上起得晚,没怎么吃饭,是有些饿了。

王子恒见我不识好歹,一巴掌拍在我肩上,颐指气使,“你知道这桌坐的都是什么人吗?”

我也不跟他生气,无所谓地笑笑,淡定自若,不动声色拿开了他的手。

“不知道。”

也许是这股子理直气壮冲撞了王子恒,他气的脸都青了。

他上上下下打量我一眼,指着我的鼻子,“趁早给我滚,别惹老子生气,老子不想跟你这种穷酸货坐一起。”

我指着旁边的空桌,“不想跟我坐一块,那你去那边坐吧。”

周围人纷纷对我投来厌恶的眼神,大概是觉得我不识抬举。

王子恒见我拗,索性跟我杠上了。

他推开旁边的人,在我身边坐下来,想方设法地编排我。

无非是说我和以前一样,又穷又酸,像块烂泥扶不上墙。

我真的是饿狠了,只顾着吃东西,连嘴都没还。

他骂骂咧咧骂了半天,口干舌燥,见我没打理他,觉得无趣,便换了话题,开始跟这桌的同学大吹特吹自己的事业有多牛逼。

“我们恒石公司马上有个新项目要上了,那个项目是跟圣都合作的,圣都知道不?”

“圣都,本市乃至东部区最大的地产公司?”

“哇,王少,你都跟圣都合作了呀?”

王子恒得意洋洋,“到时候,我们恒石的市值至少还要翻两番!”

“王少,不,到时候,我们得叫您王财神了啊!”

“可不是,王少,可别忘了兄弟们,看在咱的同窗之谊上,还请您以后多多提携!”

王子恒享受着众星捧月的快感,笑得好不得意,“放心,咱都是老同学了,肯定不会忘了大家。”

这时,有人眼尖地说了声,“嘿,班花来了!”

王子恒和众人的目光纷纷往门口许灵身上瞟去,当然,也包括我。

时隔多年,她出落得越发清丽妩媚,比当年少了几分清纯,却多了几分女人的韵味,一下就吸引了在场单身汉们的目光。

王子恒更是心猿意马,他走过去跟许灵说了几句什么,许灵抿唇轻笑。

以前在高中时就听说他们是男女朋友,看着此情形,像是真的。

可许灵最终没跟王子恒坐一起,跟女生落座在旁边的桌子。我望着她玲珑有致的身姿,心里悸动了几分。

毕竟是我的初恋,对于初恋,男人总是有种不一样的感觉。

整个婚宴我都心不在焉,心里总是想,如果她知道我现在比王子恒成功,比王子恒有钱,她会不会对我另眼相看?她会不会后悔当初那么对我?

想起过去,我握紧了拳头。

一直到婚礼结束,我都没去跟许灵打招呼。

虽然我对当初的事儿有些耿耿于怀,可毕竟过去这么多年,也该翻篇了。

我从地下车库开车出来,正要回公司,远远地看见一男一女在绿化带旁边拉拉扯扯。

从女人的衣服和身形来看,像是许灵。

我开近了些,果然是她!

两人似乎发生了什么争执,王子恒指着鼻子骂了她一通,许灵还嘴,王子恒二话不说给了她一巴掌!

不得不说,那家伙压根不懂得怜香惜玉。

许灵白嫩的小脸上顿时出现了五道血掌印,头发也乱了,狼狈不堪,泪像断了线的珍珠,吧嗒吧嗒往下掉。

我心里有些不忍。

可又觉得,人家小两口或许只是吵个架呢,床头吵架床尾和,我瞎操什么心。

想了想,我开车慢慢从许灵身边经过,偏偏这时有个电话打了进来。

我一脚踩了刹车,接起了电话。

和女神独处

电话是秘书打来的,大概问我什么时候回来,我简单交代了几句就挂了。

再一扭头,许灵就在车外不远处,捂着脸坐在绿化带的台阶上哭,眼睛红的像兔子。

我毕竟是个男人,最见不得女人哭,只能按下车窗。

“上车,我送你吧。”

我那天开着一辆蓝色玛莎拉蒂,低调中隐隐透着奢华,是个人都能看出这车价格不菲。

许灵自然也吓了一跳,捂着半张红肿的脸,诧异地看着我,像是不记得我了。

“我。”我笑了笑,“高中时你的后桌,林帆。”

许灵显然没想到会是我,她吃惊地张了张小嘴,想问什么,却不知道从哪里开始。

我没那么小气,下车绅士地帮她拉开车门,让她坐在了副驾驶。

许灵别过头蹭了蹭眼泪,似乎不想让我看见她的窘迫,只是跟我说话的语气好了很多。

“林帆,好久没见了,没想到你现在过得这么好,我看同学里也就你最有出息了吧……”

我当然能听出她话里的意思。

无非是说我有钱。

我笑笑,不置可否,越发觉得许灵就是个拜金的女人,不然也不会跟王子恒走到一块。

“你这车子很贵吧?”许灵有意无意地打探。

我没必要跟她解释那么多,也没必要跟她炫耀什么,只是实话实说:“不是我买的,公司的车。”

这我确实没撒谎。

公司给配的,李长风亲自挑的款。

实话说我更喜欢保时捷。

不想许灵会错了意,眼底掩不住的失望,声音也暗了下来。

“你是司机啊?”

我刚好咳了声,在她看来,更像是心虚了。

“那,你在给谁当司机啊?”

“我在圣都工作。”

“圣都啊。”听到圣都两个字,她的眼亮了起来,“我前几天还去应聘来着,可是没被录取。圣都是个好公司,工资高,福利好,你要在干就踏踏实实的,别觉得是个司机,就不好好做。”

我心里暗暗发笑,这哪跟哪儿啊。

她自己还没工作呢,怎么反倒教我好好工作来了?说到底,怕是她心底还是瞧不上我。

我也懒得替自己辩解,只幽幽说:“王子恒不是恒石的大少爷么,你可以去他的公司,恒石在本市来说还是不错的。”

可我一提王子恒,许灵就又哭了。

她扭头看着窗外,露出一截白嫩纤细的脖颈,小耳朵也红红的,鲜艳欲滴。

“别跟我提他,他就是混蛋!”

是,动手打女人的男人确实很混!

她继续哽咽着说:“以前在高中的时候他就追我,我没答应,本以为大学了,可以甩开他,没想到一毕业回到林川,就被那个混蛋盯上了,他逼我跟他在一起,我不从,他就放话,让整个林川的企业都不许录用我!”

说着说着,许灵又哭了起来,哭得梨花带雨,我见犹怜。

“偏偏我爸爸欠了一屁股赌债,自己跑路了,我妈为了还债,各种苦工都做了,前几天更是被查出来得了恶性肿瘤,已经……”

确实挺惨。

谁能想到当年骄傲高冷的班花,如今却连工作也找不到,还欠了一屁股债。

人总是会同情弱者,我也不例外,何况我一大男人,面对的还是初恋。

男人的这点初恋情结啊,果然是逃不开的。

我只能安慰她,“不然,我帮你问问圣都还招不招人?”

“啊?”许灵吃惊地看我,湿漉漉的眸子怪让人心疼的,“你真的能说得上话?”

既然她误会我是司机,那将错就错吧。

“嗯,我给他们老总开车,还是能捎得上话的。”

“那,他们现在还招人吗,什么职位?”

我也没多想,随口一答,“设计部和法务部需要专业技能,你怕是进不去,销售部,一群大老爷们,你去也不适合,要不去人事部吧?”

许灵见我说得头头是道,愣住了。

“你不就是个司机么,怎么知道这么多?”

我也不慌,边转弯边说:“跟在老总身边嘛,耳濡目染。”

许灵点点头,“也是哦。”

刚好这时李长风一个电话打了过来。

“帆哥,你什么时候回来?”

他私下里总是这么叫我,我也没办法,只能叮嘱他人前还是要公私分明。

“李总。”我回道,“已经在路上了,马上回来。”

李长风突然反应过来,压低声音,“你那边不方便啊,没事,你慢慢来,就是有个项目想跟你商量商量,我在公司等你。”

“好。”挂了电话,我加快了速度。

许灵也颇善解人意,“你要是忙,就把我放路口,我自己回去。”

“我要回公司。”我提议,“不如你跟我一起去吧,正好办一下入职。”

许灵大眼睛扑闪扑闪的,巴巴地望着我,又兴奋又怀疑,“真的吗,我今天就可以入职吗,你不是还没跟你们老总说吗?”

“现在回去跟他说。”我抬腕看了下手表,下午两点多,来得及。

她目光瞬间亮了,可落在我的腕表上,又暗了下来,想来是看见了我这只旧的拿不出手的表。

许灵娇娇嗔道:“你可别骗我。”

我呢,也不是买不起名表,只是这只表是舅舅送我的十八岁生日礼物,对我意义非凡,所以我就一直带着。

谁爱怎么看怎么看,反正我又不掉一块肉。

只是面对自己初恋时,心里还是不爽,语气也重了些,“既然答应了你,我一定会做到。”

许灵听出我的不快,讪讪地笑了几声,岔开了话题。

她说她上次去应聘圣都,也知道自己实力够不着,只是觉得那份工作薪水高,去撞撞运气,毕竟整个林川除了圣都,没有公司敢要她了。

到了公司,我直接带她去了人事部。

“王姐,她……”

“知道了。”我话都没说完,王姐已经了然,毕竟上次是她轰走了许灵,如今见我亲自带回来,其中的意思不言而喻。

身为人事部经理,这点门道她还是看得出来的。

她笑着带走了许灵,我看了眼时间,三点,差不多了。

楼梯里冲突

人事部在6楼,总经理办公室在17层,等电梯的时候我给李长风发了条信息。

“风哥,我回来了。”

我们两私下里称兄道弟,互相称对方是哥,交情很铁。

电梯“叮”地一声停下,我收起手机,掂着手里的车钥匙进去。

谁想冤家路窄,刚好碰到了王子恒。

看来,他也不全是吹牛,至少跟圣都合作这事儿是真的。

我突然想起来了,李长风昨天跟我说,临市的地产开发商孟家和王家都在争取这个项目,问我选哪个。

我当时没听明白,以为临市还有个王家呢,不想是这个王家。

论实力,恒石自然比不上孟家。

但恒石是本市的企业,不用担心水土不服的问题。孟家在这方面稍微吃点亏,但孟家资金雄厚,背景强大,强强联手怕是能更上一层楼。

我还在想着该如何抉择,王子恒冷哼:“你怎么在这?”

我懒得理他,进电梯发现已经按了十七层,便没动作。

他仗着身后跟了几个狗腿子,开始挑衅,推攘了我一把,“问你话呢,耳朵聋了?”

我抬手挡了下,他刚好看见我手里的车钥匙。

“笑死我了,你一个司机有什么可牛的?今天中午在婚宴上竟然跟我叫板,你也不看看自己是哪根葱?”

这家伙,典型的没经过社会毒打的纨绔子弟,去别人家公司谈生意,反而跟他们公司的员工起了争执,这是脑子不够用吧?

我掸了掸袖子,站的离他远了些,依旧是不理。

这种人,你越给他回应他就越来劲儿,你不搭理他,他也就不蹦跶了。

他见我不出声,觉得我没把他放眼里,越发气急败坏,拿着烟头就要往我身上烫。

我躲开了,“你别太过分!”

“就过分了,你能怎么样?”

他这副架势,倒是让我想起了以前。

高中读书时,他们那群人就是这么对我的,也没什么理由,就是想欺负我,以打我为乐。

而王子恒便是他们的头头。

屈辱的一幕幕在眼前浮现,我差点没崩住,好在这时,电梯停了。

王子恒见激怒了我,冷笑几声,大摇大摆地带着那群狗腿子走了。

我走出电梯,背靠着墙在楼道里冷静了几分钟,想平息下心里的怒意。

这时,李长风的电话打了进来。

“帆哥,怎么回事,那家伙是不是欺负你了?”

我咬牙,强迫自己公事公办,“没事。”

“不是,刚刚保卫科科长给把电梯里的监控视频都给我调出来了,说有人在我们的电梯里挑衅你,妈的,气死我了!”

“不至于,我跟他有点私人恩怨,跟公司没关系,你公事公办。”

我不得不以大局为重,反过来安慰李长风。

李长风却在那头支支吾吾,压低了声音,“帆哥,你说实话,你觉得临市孟家的源天和恒石,哪个更适合这个项目?”

我愣了下,隐约想起来,源天孟家的人似乎没来参加会议,那意思是,李长风已经确定了要跟恒石合作吗?

“今天不是恒石和源天来公司来提案的?”

李长风那边似乎有些懊悔,“实话跟你说吧帆哥,本来呢,我是想等你一起来商量下,可我昨天晚上跟王家老爷子王天昊在圣豪吃饭,喝多了,这嘴一多,就给答应了。”

我哭笑不得。

还能这样?

虽说李长风是圣都的太子爷,可这件事,我不得不说他。

“喝酒误事,以后办要事还是要少喝点,至少要保持头脑清醒。”

“帆哥,是我大意了,我也没想到王家老爷子那么阴,趁我很喝多了套我话,妈的,还录音了!”李长风越说越气,“这就算了,现在竟然欺负到你头上,这口气怎么都不能忍!”

“等等,我到了,你冷静点,公私要分明,他们的提案我先看一眼吧。”

“我直接跟你说吧,其实跟孟家合作呢,是有点风险的,但他们给的利润高,况且,我老爸也挺欣赏源天集团的。至于恒石么,风险小,利润低,跟他们合作相当于给他们抬身价。”

李长风都这么说了,傻子才选王子恒!

“可你不是答应了王家老爷子么?”

“答应了又怎么样?老子就算答应了他要合作,他也不能欺负我兄弟!不行,我越想越来气,我就出尔反尔了,就不跟王家合作了,他们能拿我怎么样!”

李长风脾气上来了,直接撂了电话。

我心里盘算了一小会儿,准备进去时,王子恒跟他的那群狗腿子就骂骂咧咧地出来了。

他一脸横肉,双目怒瞪,头发都要炸起来了,看样子很窝火。

我突然想起高中时,每次王子恒气不顺就找我,什么泡妞失败,被老师骂,只要他生气了,揍我就成了他的宣泄口。

因此见他暴怒着走来,我心里还是颤了下,下意识地往后缩了缩。

可见他给我留下了多大的阴影。

“妈的!”见了我,王子恒直接冲上来,不由分说,照脸就是一拳,“你他妈算哪跟葱啊,还敢告状,我让你告状!”

他揪住我衣领准备用膝盖顶我腹部,我抬手护住,掐着他的手腕迫使他松开。

虽然我不怎么打架,可好歹给李霸当过保镖,还是学过两招的,再说,我比那家伙高一头,真动起手来可不一定吃亏。

他一松手,我扭着他胳膊转了个圈,拧回了他背后,他疼得嘴里倒抽着气,嘴上却还不服输,“我去你大爷的,竟然敢还手!”

我冷笑,“你以为我还是高中的时候,任你随便欺负啊?”

“妈的!你们愣着干嘛,给我上啊!”王子恒见打不过我,开始指挥跟着他的那群狗腿子。

双拳难敌四手,人家人数多,我就算练过也免不了吃亏,很快就被狗腿子抓住,押到王子恒面前。

王子恒啪啪给了我两巴掌,打得我嘴角裂开,鼻子冒血。

“你刚刚说什么,你不是高中的时候了,那老子告诉你,不管什么时候,在老子眼里你都是一滩烂泥!”

我家没人

王子恒正跟我耀武扬威时,突然,楼道里的警报响了。

接着,两部电梯里冲出来几名保安,李长风也拽了领带从办公室里出来,“妈的,干什么呢!”

我趁机挣开了狗腿子,王子恒见我敢乱动,又要揍我,我也不怵,跟他抱在一块扭打起来。

李长风上来一把拽过我,嘴里大喝,“看清楚这是谁的底盘再闹!”

他装作劝架,却暗中下狠手,狠狠给了王子恒两拳,揍得王子恒差点吐血。

好在安保及时赶来,将两拨人拉开了。

王子恒被他的狗腿子搀扶着,指着李长风的鼻子骂,“原来圣都就是这种言而无信的公司,我今天算是见识到了,牛,你牛!”

“言而无信?”李长风也不是吃素的,上前一把揪住王子恒的衣领,“我心平气和地找你来谈生意,你在我们的地盘动了我的人,你他妈好意思说!”

王子恒平时横惯了,没见过比他自己还横的人,一时心里不平衡,“你们圣都竟然为了一个司机拒绝了合作,传出去不被笑掉大牙,怎么,你们圣都是缺司机是不是,你们真缺,我给你招一百个来!”

“你张口司机闭口司机,在圣都,每一个员工都是我的兄弟,都是跟我扛过风雨,一起奋斗过的,你说出这样的话,是在侮辱圣都,侮辱我!”

李长风说的大义凌然,我都差点被感动了。

这家伙有时候虽然不太靠谱,可给员工灌鸡汤,宣扬什么企业文化这方面,他最在行。不过他说的也没错,圣都对员工确实很好。

可刚说完,李长风就扭头让秘书把录音直接传给了王天昊老爷子。

我没忍住,噗嗤笑出来,我就说这家伙好端端的怎么搞起煽情来,原来还是有目的。

果然,录音刚传出去两分钟,王子恒就接到了电话。

“爸……不是,是他们反悔,我没……我就是……”他百般辩解,可电话那头似乎不听他的。

他急的抓耳挠腮,一不小心按下了外放键。

“别给我丢人现眼了,滚回来吧!”

这下,楼道里所有人都听见了。

王子恒被老爸当众训斥,面子丢尽,气的脸红脖子粗,带着那群受了伤的狗腿子灰溜溜跑了。

走时还不忘跟我放狠话,“妈的,你给老子等着!”

那边他刚走,这边李长风就接到了王老爷子的电话。

“实在不好意思,子恒那孩子太骄横了,等明天我带他亲自去你公司,给那名受伤的员工赔礼道歉。”

“王叔叔,用不着,以后我们两家公司还是要打交道的,可贵公司的总经理就这德行,我觉得沟通起来怕是有问题,算了,我们还是有机会在合作吧……”

说完,他挂了电话。

我靠着墙喘气,想起刚刚那一架,心里多少有些不爽。

时隔几年,还是被他打了,虽然他伤的也不比我轻,可这口气就是不顺。

我用手背蹭了蹭嘴角,手背都是血。

“帆哥,要不要送你去医院啊?”李长风关心地问。

我摇摇头,“没事。”

“妈的,早知道就再踹他一脚,踹断他的肋骨,让他嚣张!”李长风见我狼狈,自己也义愤填膺,“以后他们王氏,别想跟我们合作!”

“不至于。”我摆摆手,强行压着心里的不爽,反而安慰他,“还是那句话,公私分明,都是成年人了,别那么幼稚。”

李长风扶着我的胳膊将我带回办公室,见我状态好些了,才拿出两份提案来给我看,“这次的事儿也怪我,帆哥,你也看看,看看这两家哪个更适合这个项目。”

我跟在李霸身边时间长了,多少学了点东西,比如说控制情绪,比如喜怒不行于色。

我认真翻看了两份方案,如李长风所说,跟孟家合作更好。

于是,我实话实说。

“既然这样,王家就彻底不考虑了。”李长风认真道,“等回头我再去跟王老爷子说明情况,刚才一时着急说了气话,可毕竟人家是长辈,怎么着都得再跟他交代一声。”

“要我陪着吗?”我问。

“不用。”李长风拍拍我肩膀,笑道,“帆哥,你今天的牺牲很值啊,至少替我们多挣了两千四百万呢。”

我也笑笑,再次叮嘱,“以后可别喝醉了谈生意了。”

“以后我都叫着你,你看着我。”李长风说。

下班时,我给许灵打了个电话,让她在地下停车场等我。

停车场灯光很暗,在外面时她没看见,等进了车里,坐上车,她才瞧见我脸上的伤。

“这是怎么了啊,你跟谁打架了?”

我故作无辜,拧着眉说王子恒找事儿,都找到公司了,我被他揍了。

人都是同情弱者的,果不其然,许灵一听气的小脸都黑了,“他怎么能这样啊,有什么事儿冲我来,干嘛要打你!”

说着说着,她水汪汪的眸子又开始掉泪,“对不起,是我连累了你,我……”

得,这下彻底误会了。

不过,看她这么关心我的样子,我还挺受用的。

于是,我也没解释,只是转过身子帮她系安全带。

密闭的空间里,两人离得太近,我几乎能闻到她甜甜的体香。

她只顾着哭,压根没瞧见我的动作,连我不经意瞟她胸口都浑然不觉。

这个傻丫头。

我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美人在侧,能看一眼是一眼嘛,再说我又不是故意的。

不过,许灵的身材真赞!赞爆了!身体纤细,该有肉的地方,肉还挺多。

我收回已经飞远的思绪,抽出纸巾替她轻轻擦泪,“行了,别哭了,没事,已经解决了。”

“啊?”许灵猛然抬头,泫然欲泣的眸子里盈满了泪,“怎么解决的?”

“这是圣都的地盘啊,他要在这里闹事,圣都的负责人能答应啊?”

许灵懵懂地点点头,“也是。”

“行了,你家在哪儿,我送你回去吧。”

许灵报了一串地址。

二十分钟后,我开到了她家楼下,本想就送她到这,不想她非要让我跟她上楼,“你受伤了,我帮你上点药。”

“没事,我自己弄就行,再说了,也不方便。”

“我家里没人。”那傻丫头说道,“我爸跑路了,我妈在医院,家里就只有我一个,没什么不方便的。”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都市逍遥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