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眠钟南衾目录小说全文免费阅读,《钟先生心痒难耐》最新章节

小说:钟先生心痒难耐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眉上烟

角色:苏眠钟南衾

简介:钟南衾之于苏眠来说,不是蜜糖而是砒霜她想躲开他远离他可有一天,还是被他逼至墙角,他俯身在她耳边低喃,“那一晚,在酒店,是你撕烂了我的白衬衣”“……”“那是我的第一次,你得负责!”…

钟先生心痒难耐

《钟先生心痒难耐》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8章 人生,一片昏暗

  跑回卧室,钟一白本想给老太太打电话告状,但想到上次住院存了苏眠的手机号,于是找到她的号码拨了过去。

  那头,苏眠刚到家,

  她正在厨房给自己倒水喝。

  听到手机响,就端着水杯走了出去。

  拿起手机看了一眼,见是钟一白打过来的,她立马接了起来。

  “喂,一白。”

  电话那头的钟一白一听到苏眠温柔的声音,原本止住的泪儿又开始往下掉。

  他一边抽泣着一边告状,“苏苏,我家老钟又欺负我了,我都感冒了他还不放过我。”

  小家伙的抽泣声惹得苏眠一阵心疼。

  她连忙哄道,“一白乖,先别哭,跟我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在她的轻声软语中,钟一白慢慢止住了眼泪。

  他坐在床上,小腿盘在一起,抱着手机气愤的控诉,“苏苏,你都不知道我家老钟有多变态,我不过是说了一句中午在学校你搂着我睡觉,他立马就火了,就跟点了炸药似的。”

  苏眠,“……”

  这火发得的确有些莫名其妙。

  可转念一想,苏眠心里忍不住猜测到……

  “或许他不愿意你太亲近我。”

  钟一白一听,立马就炸了毛,“他凭什么?我喜欢谁愿意亲近谁和他有一毛钱关系?”

  苏眠被他的话逗得一乐,“他是你爸爸啊,是你的直接监护人。”

  “哼,他也就仗着是我的爸爸,所以才肆无忌惮的欺负我。”

  “你会的成语还不少?”

  “那当然,我是天才。”

  苏眠弯起唇角,“是,我的小天才,你现在的心情有没有好点?“

  钟一白撇撇嘴,觉得原本难受的小胸口也没那么酸了。

  但嘴还硬着,“哼,我是不会原谅钟南衾的。”

  “好。”

  钟一白有了支持者,心情更美。

  他笑着对苏眠说,“苏苏,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

  “但这是咱俩之间的秘密,不能让别人知道。”

  特别是他的爸爸。

  如果让那个男人知道她在背后这样纵容钟一白,不知道会怎么看她?

  钟一白乐得跟只小狐狸似的,“一定!”

  ……

  晚饭的时候,钟一白下了楼。

  他踢踏着卡通小拖鞋,慢悠悠的朝着餐厅晃去。

  进了餐厅,一眼就看到了钟南衾。

  见他已经在吃,钟一白心里不爽的暗哼:果然是后爹!

  爬上餐椅,他扭着屁股坐下来。

  郭婶给他盛了一碗米饭递过来,钟一白伸手接过,冲她甜甜一笑,“郭奶奶,你对我真好。”

  郭婶被他哄得一张老脸都笑成了喇叭花。

  “唉,以后这家里,我能指望的也只有您了。”话虽是对郭婶说的,但眼角的视线却是看着对面的钟南衾,语气那叫一个凄凉,“某些人啊,果然不是我亲爹,我都感冒了,他不管我死活也就算了,还凶巴巴的熊我。”

  郭婶,“……”

  她还是走吧。

  这父子俩之间的恩怨情仇,她一个佣人是插不了手的。

  钟一白眼睁睁的看着郭婶离去,心里那叫一个荒凉。

  果然,世上对他最好的,只有他的苏苏。

  收回视线,钟一白开始吃饭。

  他是个食肉动物,最喜欢的就是大口吃肉。

  今晚又恰巧做了他最喜欢的红烧肉,钟一白决定化悲伤为食欲,一口一块红烧肉,一口接一口,吃得那叫一个香。

  眼瞅着半盘子红烧肉都进了他的嘴巴。

  对面一直没出声的男人终于抬了头朝他看过来。

  目光沉沉,剑眉微皱。

  “距离下次体检还有一个月,上次医生说了什么我想你该记得。”

  声音低沉,清冷,透着警告。

  钟一白的筷子上夹了一块红烧肉,听了他的话,他小手一抖……肉又掉回了盘子里。

  蔫蔫的收回筷子,他鼓着白嫩的腮帮子看着对面的钟南衾,语气那叫一个幽怨。

  “不就是体重超了点么,至于这么大惊小怪。”

  钟南衾目光凉凉的看着他,“五岁孩子的平均身高是111.3cm,体重是18.98kg。”

  一句话,瞬间就化解了钟一白所有的幽怨。

  他惭愧的垂下了小脑袋。

  钟南衾的声音在继续,“你目前的身高是112cm,体重是28kg,这个数据还是上个月测的……“

  钟一白面红耳赤,“您别说了成么?”

  钟南衾的视线划过他尽是肉的小脸,“钟一白,一个连体重都控制不了人,注定一事无成。”

  钟一白,“……”

  人生,一片昏暗。

  日子真的没法过了。

  ……

  被钟南衾这么一吓,钟一白肉没吃够不说,感冒也加重了。

  当天晚上就发了高烧。

  如果不是钟南衾半夜从书房出来习惯性的去看他一眼,恐怕会烧出事来。

  量了体温,给他喂了退烧药。

  钟南衾坐在床边,视线一直落在那张烧得有些通红的小脸上,剑眉紧锁。

  好在,在药的作用下,烧很快就退了下去。

  钟一白的脸色渐渐恢复正常,只是因为出了太多汗,身上那件卡通小睡衣都湿透了。

  钟南衾给他换了衣服,又喂他喝了点水。

  整个过程,钟一白都迷迷瞪瞪,被喂了一杯水后,他倒头睡去。

  钟南衾一直守着他,没有离开。

  直到天色泛白,钟一白没再发烧,他这才起身回了自己房间。

  ……

  苏眠很早就醒了。

  起来先熬上粥,然后开始做瑜伽。

  轻缓的音乐中,她穿着一套黑色的瑜伽服,站在紫色的瑜伽垫上,随着呼吸和音乐慢慢的舒展自己的身体。

  瑜伽是她坚持最久的一项运动。

  从大一开始,一直到现在,细算一下已经有六年了。

  六年的时间,身体在瑜伽的影响下,变得愈发柔软性感。

  刚做完一组动作,正准备做下一组动作,放在一旁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苏眠有些疑惑,谁这么早会给她打电话。

  抬脚走过去,从沙发上捞起手机,当看清屏幕上的名字时,心跳骤然加速。

  钟一白的爸爸……

  他这么早……是有事?

  深吸一口气,觉得心跳不那么快了,这才摁下了接听键。

  “你好,钟先生。”

  “苏老师,”他嗓音沉沉传过来,就像自带了电流,从话筒的那一端直接窜了过来,穿透她的耳膜,直达她的心尖。

  苏眠心头微颤,白皙的脸上染上了一抹动人的红。

  强忍着心底的异样,她开口,“我是苏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