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小说导读网

《神秘总裁不请自来》最新章节_楚凌熙,慕心慈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admin 2328 ℃ 1055 条

小说:神秘总裁不请自来

作者:花木蓝

主角:楚凌熙,慕心慈

类型:现代言情

简介:被迫给一个植物人冲喜,楚凌熙算是认命了,自己的老公自己宠!哪怕他是个植物人,那也是她的亲老公!某天,植物人忽然将她压在身下,“老婆,听说你要宠我?”“我我我……”“从今天开始换我宠你,日日宠,夜夜宠,怎么样?”

96cfbf689e79d35b6a4912ab5c83d8d5.jpeg

《神秘总裁不请自来》免费试读

新娘子真丑

“丑八怪和植物人简直是天生一对嘛!”

“杀人犯的女儿成了皇甫家的少奶奶,麻雀变凤凰喽!”

“你吃我们家的住我们家的,该是你报答我们慕家的时候了!我的好姐姐!”

汽车突然刹车,楚凌熙一下子从梦中惊醒过来,发现自己浑身都是汗。

梦里全都是慕心慈可恶的嘴脸!

楚凌熙今天前往依云镇是给皇甫家的大少爷做冲喜的新娘子。

这场婚事本来就是慕心慈的。

整个帝城谁不知道皇甫家一手遮天,而皇甫家的大少爷皇甫澈三年前一场车祸成了植物人,皇甫澈的父亲皇甫瑞一直不愿意放弃自己的大儿子,想尽一切办法,这次能用冲喜的办法,怕是真的不行了。

皇甫家刚好用生辰八字算中了慕心慈,慕家因为资金周转,又忌惮皇甫家的势力不敢不嫁,可他们竟然用楚凌熙代替慕心慈嫁过来!

“少奶奶,到了。”司机通过后视镜瞄了后座的楚凌熙一眼,立即把目光收了回来。

这个新娘子太丑了。

眉眼还看得过去,就是这脸上那么大一块胎记,铺了大半张脸,实在是惨不忍睹。

“哦。”楚凌熙拿着自己的行李下了车,有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婆子过来,看见她的第一眼便忍不住嗤笑一声,“跟我来吧。”老婆子带着楚凌熙进了别墅,一路上遇上的佣人都纷纷对她行注目礼,有的还忍不住偷笑。

“这也太丑了吧?”

“就是个冲喜的,漂亮也白搭。”

几个佣人甚至围拢在一起窃窃私语着。

这样的目光和嘲笑,楚凌熙早已经司空见惯,她的脸色没有任何表情,只是静静地打量着这别墅。

老婆子直接带着楚凌熙来到了一间卧室,打开门顺手一指,“那,你先住这里。”

“哎!你们家大少爷不是植物人吗?那明天的婚礼怎么举行呢?”因为皇甫家明确说了要举办婚礼,所以楚凌熙非常好奇,一个植物人怎么举办婚礼。

“哪有那么多废话!到时候你就知道了!”老婆子十分不耐烦,把手一扬就直接走了出去。

楚凌熙把自己的行李放好,她也实在累了,收拾了一会儿行李便去洗澡,已经很晚了,明天还有婚礼呢。

楚凌熙准备洗个澡就睡了,洗到一半的时候。

房间里的灯忽然熄了,整个房间陷入一片黑暗。

楚凌熙被吓了一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她小心翼翼地打开了浴室的门,刚想叫人问一问,一双大手捂住了她的嘴巴!

“别叫!危险!”低沉暗哑的男声传来。

楚凌熙立即噤若寒蝉。

黑暗中她能感觉到男人宽阔有力的胸膛!

只见有两个黑色的人影走了进来。

楚凌熙立即瞪大眼睛,他们鬼鬼祟祟,摸摸索索,似乎对这间屋子非常熟悉,直接朝着床边就过来了!

月光照了进来,隐隐约约能看到其中一个人的动作像是拿了一条绳子!

他们是来做什么的?

难道是来杀自己的,是想用绳子勒死自己?

下一秒钟,捂住她嘴巴的男人就走了过去,黑暗中能看得出这男人身形高大,身手极好,几乎没费吹灰之力,就把那两个男人撂倒在地,那两个男人还来不及叫出声,就已经晕了过去!

黑暗中,楚凌熙躲在浴室里吓得双腿都在发抖!

她究竟是嫁到了一个什么样的人家呀?



神秘男人

这哪里是豪门世家,根本就是龙潭虎穴!

又过了一会儿,房间里又来了两个人,将那两个晕倒的男人抬出去了。

只听得男人向他们低语了一句,冷漠的声音带着帝王般的威严:“做的隐蔽一点。”

“是。”

处理完房间里的这两个人,男人朝着浴室门口看了一眼,顿时把眼睛转向了别处。

月光的照耀下,女人的皮肤散发着莹莹的白光。

楚凌熙却丝毫没有意识到浴袍已经散开,她走出浴室,“刚刚那帮人是杀我的?”

“是。”

“可……可是为什么呀?”

楚凌熙想不通,自己只不过是个冲喜的新娘,和这里谁也不认识,不可能得罪什么人啊,怎么就招来杀身之祸了呢?

男人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你又是谁?”

“我是……少爷的保镖。”

男人的声音低沉浑厚,充满了威严,也带着冷漠,他始终侧转着头不去看楚凌熙。

“皇甫澈的……保镖?”

男人没有回答,而是径直向前。

“你别走,你走了我怎么办?”楚凌熙一见这男人要走,顿时慌乱起来,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除了能依靠这个刚刚救了自己一命的男人,她实在不知道自己可以依靠谁了。

楚凌熙大步追上去,可是她的脚太滑了,“啊——”

一个不留神,脚在地上一打滑,楚凌熙直直地朝着前面扑了过来。

男人反应还算快的,但是当他刚转过身来,楚凌熙已经直接扑进了他的怀里,因为毫无防备,男人脚下不知怎的也绊了一脚。

“砰”的一声,两个人一起摔在了地上。

楚凌熙本能地搂住了男人的脖子,刚好就碰到上了他的嘴唇!

刹那间,仿佛全世界都静止了!

男人也从来没有想过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这女人的嘴唇柔柔的,软软的,刚刚洗过澡的皮肤顺滑细腻,身子还散发着淡淡的香气。

楚凌熙急忙起身一巴掌打在了男人的脸上!

“臭流氓!”

男人仿佛受到了莫大的耻辱,这辈子还没有谁敢抽他的耳光!

他一个翻身,将楚凌熙压在了身下,“你就是这么回报我的?!”

浑厚有力的声音,充满了男性的荷尔蒙气息。

“谁叫你…占我便宜…”楚凌熙只觉得难以启齿。

“那我现在就办了你!”

“啊——不要!”

楚凌曦躺在地上,颤巍巍的撑着手,看着那个男人求饶着。

男人紧盯着身下的女孩子,圆圆的眼睛里泛着淡淡泪光,白皙的脸蛋还有点婴儿肥,樱桃小嘴,月光下显得格外娇弱。如果不是右脸的大块红斑,她应该也是个美人儿。

黑夜寂静,只听见男人粗重的呼吸,一段模糊的记忆被勾起……忽然他一个起身就朝着门口走去。中途停了下来,微微侧脸,道:“衣服散了。”

楚凌熙低头一看,自己竟然光着身子跑出来了!

一声尖叫袭来,迅速跑进了浴室里。

她竟然被看光了!

简直羞死人了!

楚凌熙急忙穿好了衣服躲进了被窝里,还从房间里找了一把剪刀防身,她开始后悔,不该对那个男人那副态度的,人家救了她一命啊,自己没穿衣服,是个正常男人和女人有亲密接触都会有生理反应的啊,这并不代表他多么龌龊。

楚凌熙肠子都悔青了。

她一晚上没睡,直到有人过来叫她起床,说是今天举办婚礼。

一堆人开始伺候她梳妆打扮,楚凌熙像是一个木头人一样任由他们摆弄。

她心里一直都有一个疑惑,皇甫澈不是快死了吗?一个快死的人怎么办婚礼?



洞房

等到真的看见自己的结婚对象时,楚凌熙真的惊呆了!

竟然是一只鸡!

那是一只漂亮的大公鸡,火红的冠子,锃亮的羽毛,胸前带着一朵大红花,那双眼睛贼溜溜地注视着周边的一切!

它时不时还会发出“咯咯咯”的叫声!

楚凌熙穿着大红喜服,被强行按头和一只公鸡拜堂成亲!

整个婚礼都是按照最传统的流程,就连皇甫澈的父母穿的也是喜庆的唐装。

婚礼办的很仓促,很快就结束了。

皇甫瑞的脸色很难看,郑玉一边帮他打理着西装一边道:“这慕心慈未免也太丑了,是不是太委屈澈儿了?”

为了遮掩脸上的斑,楚凌熙涂抹了厚厚的粉底,整张脸刷的和白墙似的,为了和这白墙一样的脸看上去和谐,她脸上的妆容也是大浓妆,也就更是惨不忍睹了。

皇甫瑞一如既往的冷漠,“反正就是按照法师说的冲喜,要的只是她的生辰八字,如果她真的能给澈儿冲喜,让澈儿醒过来,给点钱打发走了就是了。”

郑玉微微一笑,“说的也是,这样的姑娘确实太委屈澈儿了。”

“好了,公司还有事,别耽误了。”

皇甫瑞和郑玉参加完婚礼就急匆匆离开了这座小镇,他们也很少来这里。

婚礼举办结束之后,楚凌熙和那只大公鸡被送进了洞房里。

还是昨天那个带她进来的老婆子,鼻孔都要朝到天上去了。

“喂,从今天开始这只公鸡就要和你同吃同住,你要好好照顾这只公鸡,这只公鸡要是死了,你就得跟着陪葬!”

“你说什么?要我养这只公鸡?”

和一只公鸡拜堂就已经很滑稽了,现在竟然还要养这只公鸡!

这都21世纪了,竟然还会有这么荒唐的事情!

可老婆子压根不想理会楚凌熙,丢下一袋饲料和公鸡的饭盆水盆就直接扬长而去。

楚凌熙看着那只凶狠无比的公鸡,撇了撇嘴,有些自暴自弃,“听见没有?你以后要跟我同吃同住,你以后就是我老公了,来,老公,吃饲料了。”

楚凌熙正喂着鸡,门外忽然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这把楚凌熙吓得一激灵!

“谁呀?”

楚凌熙努力让自己保持镇定。

“都几点了!你也不看看时间!赶紧出来,要准备洞房了!”

“洞,洞,洞……房?”

楚凌熙打开门,看见那个老婆子一脸不耐烦,“现在才开门?你在屋里搞什么鬼呢!”

“没……”

老婆子朝着屋子里面看了看,没看见那只大公鸡立即拧了拧眉头,“公鸡呢?”

“哦,它睡着了。”

“那就好,你赶快和少爷洞房!”

“这怎么洞房?他不是植物人吗?”

“谁说植物人不能洞房了?少跟我装清纯!像你们这样的小姑娘,十七八岁比我们这些老婆子懂的都多!”

老婆子说完一把抓住了楚凌熙的手腕,拉着她就来到了楼上的房间,刚一进门,楚凌熙就傻了眼!

只见房间里乌烟瘴气的,应该是有人抽了不少烟,房间中央有一个麻将桌,几个佣人围拢在一起在打麻将。

其中一个佣人正在拿着一根擀面杖似的东西朝着床上的人用力挥舞着!

楚凌熙猜的没错,床上的人应该就是皇甫澈!

可是这帮佣人也太无法无天了吧?!

早就听说一些护工或者保姆专门欺负植物人或者瘫痪的人,可是没想到皇甫家竟然也有这种事!

楚凌熙瞪大眼睛竟然说不出话来!

“行了,行了,

“你们停一停吧,洞房的时辰到了。”

老婆子指挥着那几个佣人把麻将桌收了起来。

可几个佣人并没有离开,一个个像是等着看好戏一样。

“咱看看这植物人是怎么洞房的?”

“哈哈,我也好奇呢,这小丫头片子怎么捣鼓呢!”

那个老婆子仍旧一脸凶相,“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这可是我们家先生吩咐的,你如果不照做的话,小心我报告先生!到时候你可就是吃不了兜着走。”

楚凌熙羞愤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以后我保护你

楚凌熙看见地上被丢弃的那根擀面杖,一把抓住了那根擀面杖,

“都给我听着!是,我是个冲喜的新娘子不错,但是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我叫慕心慈,我爸爸是大名鼎鼎慕氏集团的董事长慕万德!”

几个佣人面面相觑,她们在皇甫家做事,多少也对一些事情有所了解。

豪门里,皇甫家称第一,那慕家就能称第二。

她们怎么也想不到一个慕家竟然把自己家的千金小姐送过来冲喜了!

“我现在一个电话打过去,我爸爸就会去找皇甫瑞,我会把你们虐待皇甫澈的一切都告诉他的,到时候皇甫瑞知道你们这帮老刁奴虐待他的宝贝儿子,你们觉得他会怎么处置你们?!”

楚凌熙咬着牙看着这帮老刁奴,以为没人知道,就可以随便敷衍,竟然还虐待一个植物人!

简直丧尽天良!

佣人们一个个都吓破胆了,谁能想到这冲喜的新娘子这么大来头呢?

“少奶奶,我们不敢了,真的不敢了,你可千万不要告诉先生啊!”第一个佣人开始磕头。

“少奶奶呀,我们是一时糊涂,你看我们这么大岁数的份上就放过我们吧?”第二个佣人开始磕头。

“少奶奶,饶了我们吧!”其他的佣人全都开始磕头。

楚凌熙一把丢掉了手里的擀面杖,“还不赶快滚!”

佣人们一个个全都逃了出去。

她也就是吓唬吓唬她们罢了,毕竟她又不是真的慕心慈,慕万德才不会把她放在眼里呢,她在这里,哪怕是死了,慕万德都不会理会的。

楚凌熙终于松了一口气,

“真不是人!”

楚凌熙这才看向了皇甫澈的脸,那是一张如此帅气的脸。

那张脸线条凌厉刀劈斧削似的,棱角俊美如同精工细作般,虽然他闭着眼睛,却浑身散发出与生俱来的桀骜不驯和倨傲冷漠。

沉睡中的脸仿佛上帝精心雕刻出来的艺术品。

只是太过于清瘦了,脸上还有一处青紫,看上去不是新伤,看来他长期遭受着虐待。

楚凌熙缓了好半天,稍稍整理了一下自己凌乱的头发。

如果不是那场突如其来的车祸,他该是一个多么英俊的男人,帅气多金,潇洒自由,估计是人见人爱的吧,哪轮得到自己,听说还是皇甫家的继承人,真是世事无常,太可惜了。

楚凌熙深深地叹了口气,“放心吧,以后我会保护你的。”

她一向是个正义的人,在慕家受尽欺凌,所以她最看不惯的就是有人受欺负!

楚凌熙发现皇甫澈的衣服也是凌乱不堪,脸色看起来也脏兮兮的。

楚凌熙是个想到了就马上行动的人。

“我是你的妻子,虽然你没见过我,但从今往后,我会好好照顾你的。今天是我们的同房花烛之夜,也是个喜庆日子,我先给你收拾收拾。

楚凌熙端着一盆温热的水出来,肩膀上还搭着一条毛巾。

她把水放好,掀开了皇甫澈的被子,坚实的胸膛展露在她面前,楚凌熙这还是第一次见到男人的身子,脸不由得有些红了,可转头一想,他是个植物人,什么都感觉不到。

想到这里楚凌熙也就壮大了胆子。

“想不到你身材还是蛮好的。”楚凌熙小脸羞红嘻嘻地笑了笑。

她楚凌熙活了二十一年了,想不到还有这样的艳福。

可是擦着擦着楚凌熙就笑了不出来了,因为皇甫澈身上的伤痕太多了,有一些伤疤应该是车祸留下的。

“你放心,以后我不会再让任何人欺负你,我一定会好好保护你的,我的男人,我自己罩着!”楚凌熙又把皇甫澈受伤的地方上了一遍药。

楚凌熙把上半身的伤处理好,目光转到了皇甫澈的下半身,脱,还是不脱?

她看了看皇甫澈的脸,“做事也不能半途而废……哎呀,反正你也感觉不到,我就当是在照顾一株植物了!”

楚凌熙咬了咬牙一鼓作气将皇甫澈的裤子脱了下来,可她还是没有勇气脱下皇甫澈的内裤,反正她也只是帮他擦擦身子,内裤就算了吧。

这样想着楚凌熙帮皇甫澈擦着腿。

此时的皇甫澈已经快崩不住了,温温热热的毛巾一上一下,再加上那只柔软的小手,软糯的身体特紧紧的贴着他,这该死的女人,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皇甫澈感觉下腹一阵阵温热。

糟了!

楚凌熙擦着擦着忽然感觉不太对劲儿,当她看向某处的时候,“啊——”

有了生理反应

她尖叫一声丢下毛巾“嗖”地跑了出去!

跑回自己房间的时候,她的心跳甚至还扑通扑通的!

怎么可能呢?

他不是已经植物人了吗?怎么还会有这样的反应呢?这不符合常理啊!

想她还是个黄花大闺女呢!

楚凌熙回到隔壁房间,纠结着要不要继续给皇甫澈擦身子了,不过很快,她就睡着了。

皇甫澈一个人在房间,还光着身子躺着,这个死丫头竟然就这么把他给晾在这里!

天色渐渐暗下来,皇甫澈用力捶了一下自己的床,“该死!”

对方只不过是个二十岁的小丫头,还是个丑的!

二十九年来,他还是第一次呢!

一想到刚刚楚凌熙耐心细致地帮自己擦洗身子和上药,他竟然有些不舍!

皇甫澈起身走到了楚凌熙的房间里,发现这女人竟然都睡着了。

“心可真大!”

他唇角微微一勾便离开了。



爵士酒吧

包间里五彩的灯闪闪烁烁,江英南拿着麦克风一边唱着还一边扭动着腰肢,好一派风骚的模样。

皇甫澈坐在沙发上品着红酒,丝毫没有理会江英南,一旁的烈逸仿佛看见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连连摇头。

烈逸和江英南可以说是皇甫澈的左膀右臂,烈逸是和皇甫澈一起长大的,而江英南是烈逸的朋友,那场车祸之后,皇甫澈决定继续装成植物人,希望有一天可以手刃仇人。

“该洗眼睛了,英男,你应该改名叫英女。”烈逸打趣说。

江英南把麦克风丢在了一边,“就不喜欢跟你们两个出来,一个冷的跟冰坨子似的,一个一派正人君子的样子,你俩真没意思!”

烈逸也懒得理会江英南,江英南是出了名的花花公子,爱玩爱闹,他们两个的确和江英南玩不到一块。

“阿澈,你那个新娘子怎么样?”

江英南立即摇了摇头,“我那天好奇过去参加典礼来着,尼玛,真的不是一般的丑,阿澈,你快把她了结吧,辣眼睛!”

江英南最喜欢美女,那些稍微欠缺一些的都没法入他的眼。

皇甫澈却只是喝酒一言不发。

烈逸似乎觉察出了什么,他是最了解皇甫澈的,“怎么,那女人给你带来麻烦了?”

“还是麻烦。”

江英南看了看皇甫澈的脸色,“我说澈哥,你吃素多年,该不会是对那个丑八怪动了心思吧?我滴妈呀,你这口味也太重了吧!”

皇甫澈眉头一皱,如果他告诉江英南自己的确因为那个女人有了反应,八成会被这个小子笑话死的。

烈逸用胳膊肘杵了一下江英南,示意他闭嘴。

“很大的麻烦吗?不行的话就更改计划,你做了这么久的植物人,也该醒过来了。”

“对对对!这样我们就可以一起玩耍了!别整的每次出来都跟地下情似的!”江英南随声附和。

皇甫澈却若有所思。

烈逸的目光忽然变得坚定起来,“三年了,阿澈,我觉得是时候报仇了。”

皇甫澈眉头紧蹙,若有所思。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神秘总裁不请自来》<<<<



标签: 神秘总裁不请自来

发表评论 (已新增1条评论)

评论列表

2021-10-23 00:29:33

2016年1月20日,中国人民银行在此间举行的会议上透露信息:将争取早日推出央行发行的数字货币,会议认为,在中国当前经济新常态下,探索央行发行数字货币具有积极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

2021-10-23 00:29:33

当然要下载手机app也不是什么难事,一般根据自身的手机版本下载对应安装包即可

2021-10-23 00:29:33

最新成交价发布时是¥2315

2021-10-23 00:29:33

大量买入比特币,让后持续高买低出,如果你能坚持住,比特币有可能会被做空只要你能不断散布比特币的缺点,减少比特币的持有人群,基本就能影响到交易所的运转,比特币如果不能流转交易,基本也就只有一些学

2021-10-23 00:29:33

如果我们做不到结果公平,我们至少可以做到机制公平

2021-10-23 00:29:33

支付通过某种方式传输的是数字的东西不是纸面的货币,所以,电子支付本身也是有数字货币属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