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小说导读网

完整版《重生:回到1991年当首富》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admin 2678 ℃ 1239 条

小说:重生:回到1991年当首富

作者:陈江海

主角:林婉秋,陈江海

类型:都市小说

简介:重回1991,面对这个遍地是黄金地年代,陈江海发誓,这辈子只活三个字:林婉秋!一个重生者缔造电器帝国,走上人生巅峰的故事!...

6b07ac66ba5d1f8b1f27032938bb4e10.jpeg

《重生:回到1991年当首富》免费试读

第1章 重回91
从床上挣扎着坐起来,陈江海感觉自己的头要炸了。

“这……这里是?”

看着眼前这个斑驳破旧的砖瓦房,他揉了揉头,觉得有点眼熟。

昨天自己不是在店里面喝醉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儿?

难道在做梦?

就在陈江海发呆的时候,房间木门被推开了,一个年轻的女人走了进来。

她身材高挑,扎着两个马尾辫,有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可爱的鼻梁,白皙的面容,红润饱满的双唇,仿若昔日的玉女掌门人周慧敏一般。

“婉……婉秋!”

陈江海不可思议地瞪大双眼,看着眼前的女人,呆呆地喊出了她的名字。

“你醒了?早饭已经做好了,我去上班了。”

说完,女人拿了个灰色外套就要出门。

“婉秋,你别走!”

陈江海下意识地大声喊道。

女人的身体微微僵硬了一下。

“我……我身上就只剩下几毛钱,都给你!”

说罢,女人从口袋里掏出两张皱巴巴的毛票丢在桌上,眼里闪过一抹凄色,头也不回地走了。

等到对方走出去了,陈江海才反应过来,一下子从床上跳了下来。

等他跌跌撞撞追出去时,那个女人已经走远了。

“婉秋……她真的是婉秋?”

“我是在做梦吗?”

陈江海满脸激动,喃喃嘀咕道。

林婉秋,是陈江海的媳妇,算是十里八乡出名的美人。

当初因为林婉秋家里父亲重病,急需大笔手术费。

托媒人介绍,陈江海家给了林家一笔丰厚的彩礼钱,将林婉秋娶了回来。

因为想挣大钱当老板,结婚后陈江海不想上班,一门心思要做生意,怎么劝说都没用。

林婉秋也只能是将这份酸楚默默吞下,一个人支撑着这个家,总希望有一天陈江海能踏实一点,别再折腾了。

后来陈江海生意失败,欠下了一屁股的外债,林婉秋依然不离不弃,陪着他一起度过了那段睡草棚,啃窝头的艰难日子。

当陈江海认清了自己,老老实实去工厂上班挣钱,小两口日子刚刚有所好转时,林婉秋却因为长期操劳,患了上重病,悄然离世。

这个结局也让陈江海悔恨不已,但悲剧已经发生,无法挽回了。

猛然醒悟的他离开了老家这片伤心地,不再做老板梦,去大城市打工,但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他总是借酒消愁,为昔日的所作所为痛哭流涕。

“婉秋,你果然还是怨恨我,梦里都只让我看一眼。”

陈江海凄惨一笑,一拳头狠狠砸在了破旧的木桌上。

“啊!”

一股钻心的剧痛传来,陈江海忍不住连连甩手。

甩了几下,陈江海忽然忘记了痛苦,他呆呆的看着已经有些红肿的右手。

疼,很疼,可是做梦会感觉到疼吗?

难道,这不是梦!

想到这里,陈江海立即推开门走了出去,一阵刺目的眼光照过来,让他忍不住用手遮了遮。

适应了一会后,陈江海这才放下手,扭头打量着身后几乎空荡荡的房子。

目光最后落在门后的日历上。

1991年7月24号,一个很普通的日子,也正是自己刚和林婉秋结婚的第二年。

回来了,自己真的回到了从前。

陈江海激动得无以复加,可一想起自己以前的所作所为,还有林婉秋在医院的绝望眼神,他忍不住狠狠扇了自己一个大嘴巴。

“陈江海,你真特娘不是人啊!”

咬了咬牙,陈江海看着窗外,格外坚定地说道。

“婉秋,你放心,我这辈子只活三个字:林婉秋!绝对不会让你再受一点委屈,再遭一点罪了!”

深吸一口气,强忍着去工厂找林婉秋的冲动,陈江海回到房间里,先卷起袖子,将乱糟糟的屋子里里外外打扫了一番。

虽然房子破旧,但打扫完后,看起来舒服多了。

喝完桌上那碗浅褐色的大麦粥后,陈江海走出房间,来到隔壁用石棉瓦搭的小厨房。

掀开米缸,里面只剩下浅浅一层米,煤球也只剩下几个。

这种情况,陈江海自然是心知肚明,因为自己的不务正业,家里一直过的很艰难。

要去赚钱,让婉秋过上好日子,陈江海心里这个念头变得越发坚定。

披了个外套,陈江海大步走出小院,来到街上。

如今的陵海还只是个小县城,街上还没有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清一色都是矮矮的平房,地面是坑凹不平的水泥地,天空也还是一片蔚蓝。

一路走来,街上的店铺并不多,也没有那么多的琳琅满目的商品,充分显示这是一个万事待兴的年代。

陈江海还看到了后世几乎消失的一门生意:补鞋摊。

远处,飘来了小虎队的歌曲,“把你的心,我的心,串一串……”

“咦,怎么就没声了?”

旁边传来的一个声音,吸引了陈江海的注意力。

他扭头一看,只见一个白发苍苍地老大爷,正坐在自家门口,皱着眉头不停捣鼓着手中那个收音机。

看到这一幕,陈江海眼中顿时一亮。

重生之前的陈江海就一直从事干家电维修的活,千禧年之后,还拥有了一家家电维修店,手艺堪称一绝,人人都要称呼一句陈师傅。

修个收音机对他来说,可谓是毫无难度。

虽然后世干这个没什么钱,可眼下可是个赚钱的好行当,绝对的技术活儿。

什么能反应时代变迁呢?

毋庸置疑,婚礼“四大件”。

五六十年代的四大件:自行车、手表、收音机,缝纫机。俗称三转一响。

到了改革开放之后,老百姓兜里多少都有钱了,因此,四大件就变成了:彩电、冰箱、洗衣机、录音机。

清一色都是家用电器。

尤其是收音机这种曾经价值不菲的稀罕物,现在几乎成为了家家户户必备的信息获取产品。

使用率高了,坏损率自然也会增加。

眼下这个年代,老百姓可舍不得去仍,只能维修,修好了再用。

而维修家用电器,在这个年代里可是一个精巧活儿。

必须要熟练的掌握电器构造原理和维修手法。

陈江海觉得,自己的一技之长总算是找到了发挥的途径!

“大爷,收音机坏了?”

陈江海上前两步,笑着说道。

老大爷瞥了陈江海一眼,点头说道:“是啊,昨儿个晚上还好好的,不知道怎么回事!”

陈江海笑道:“大爷,要不我帮你看看?”

“你会修?”大爷眼中带着怀疑之色。

陈江海坦然说道:“嗯,会修,不过要是能修好,得收点修理费,成不?”

“行啊,只要你修的好,我就给你……五毛!”

大爷稍稍犹豫了下,伸出一个巴掌说道。

陈江海摇了摇头:“大爷,五毛有点少吧?”

“啥?五毛还嫌少,你怎么不去抢?”

老大爷扬起眉头说道。

陈江海不紧不慢地说道:“大爷,一个全新的收音机起码得四五十块,你舍得再买个新的吗?”

大爷刚想说话,却被陈江海抢先了。

“如果送去维修的话,起码得收你两三块维修费,这样,我先看看,要是能修好,只要你给一块钱怎么样?”

1991年,此时的人均月收入不过才区区两三百元。

这还得是大城市的工人阶层。

换做是小城市或者农村的话,收入还要更少。

因此,重新买一个收音机,对于一户家庭来说,绝对是一个不小的开支。

陈江海的这句话,彻底让大爷放弃了讨价的心思。

“好!一块就一块,不过你要是没修好,这钱我可不给!”

大爷点头说道。


第2章 风口浪尖的时代
“行。”

陈江海笑着接过收音机,顺便跟老人家要了个螺丝刀。

他首先打开了电池盒,里面电池还挺新的,应该还有电。

跟着打开内部检查了下,陈江海就发现了问题。

原来是内部天线松掉了,这个修起来倒是十分简单,都不需要买什么配件。

“大爷,家里有铝片吗?”陈江海问道。

“铝片?这个还真没有。”大爷愣了一下,随即摇了摇头。

“那健力宝瓶子有吗?”

“有。”

“电烙铁有吗?”

“隔壁有,我去借。”

陈江海拿过健力宝的瓶子,看着上面的标签,十分的怀念,这东西以后就喝不到了。

后来虽然回光返照,又生产了一阵,但也不是那个味儿了。

借来剪刀,陈江海从瓶子上剪了两个很小的铝片。

拆开收音机,替换掉原来连接天线的两个小铝片,陈江海重新装好了收音机。

吱吱吱……

很快,收音机就传出了滋滋的声音。

陈江海摇了一下天线,随后开始调频道。

“8月19号,BEYOND将在红馆举行演唱会,这……”

声音不是很清楚,一直夹杂着沙沙的声音,不过大爷听的很开心。

“大爷,怎么样?修好了吧?”陈江海笑着问道。

大爷高兴的接过收音机,爽快的掏出一块钱:“行啊,小伙子,那,这钱给你。”

陈江海接过钱,紧紧的拽在手里。

这怎么也算是他重生后赚的第一笔钱,颇有纪念意义。

“对了,小伙子,我家电视也有点问题,你能修吗?”

大爷突然问道,目光之中带着一抹期待。

“我先看看。”

这老大爷家条件不错啊,陈江海微微挑了挑眉头,慎重地回应了一句。

大爷带着陈江海进了屋,衣柜上摆着一台黑白电视,一块厚厚的花纹布盖在上面。

陈江海好心提醒道:“大爷,电视剧上面可不要放布哦!”

“这不是怕落灰嘛,放个布挡着。”大爷不由得解释了一句。

陈江海咧嘴一笑:“嗨,大爷,这电视散热全靠后面的小孔,你把它全部盖住了,会影响它散热,加速老化的。”

“行,我听你的,现在就拿走。”大爷显然已经认定了陈江海是行家,从善如流,伸手把布拿走。

随即插上电源,将电视剧打开,只见屏幕右边有一条垂直的亮线。

“这线虽然不影响看,但看着有点心烦。”大爷指了指,有些无奈地说道。

经验丰富的陈江海心里顿时闪过了出现故障的三个可能。

不过具体是哪个,还得打开电视,检查一下才能确定。

熟练的拆开电视后壳,陈江海很快就找到了原因,有一个焊点脱落了。

正好电烙铁还没还回去,修起来就更简单了。

“大爷,这修电视机和收音机的价格,可不一样哦。”心里有数的陈江海抬头说道。

大爷是个精明人,一直在留心观察。

直到确定陈江海手上的确有活儿,而且看样子一准儿能修好,也爽快地说道:“小伙子,你开个价吧!”

“五块。”陈江海伸出了一个巴掌,干脆利落。

对于这个价格,大爷没有讨价还价,当场就答应了。

几分钟后,陈江海把疑似有问题的地方全部重新焊接了一遍,随后打开了电视。

此时,屏幕上面的亮线已经消失,一切恢复正常。

电视里,正在播放赵雅芝版的《京华烟云》,陈江海看了一眼就没有兴趣了。

看过后世的液晶背投,此时再看黑白电视,可谓是索然无味。

“小伙子,果真有两下子!”大爷竖起大拇指,由衷地赞叹道。

陈江海嘿嘿一笑:“大爷,以后要是亲戚朋友有电器出问题了,都可以找我。我叫陈江海,收费绝对公道。”

“好好!”看着修好的电视,大爷绽开笑容,连连应道。

就在陈江海想走的时候,大爷冷不丁又开了口。

“对了,小陈,我这还有个旧收音机,你能修吗?”

“拿来看看。”陈江海大概能够读懂大爷的心思,笑着说道。

随后,大爷从屋里拿出一个破旧的收音机,上面不少地方都生锈了。

“坏了好几年了,你看能不能修?”大爷笑着说道。

陈江海接过来看了几眼,摇了摇头:“修的话需要很多零件,基本上可以买个新的了。”

大爷听了这话,显然有点失望。

就在这时,陈江海突然来了一句:“大爷,这个我可以收,你卖不?”

“多少钱?”大爷下意识地问道。

“嗯……两块钱。”

陈江海伸出两个手指头,报出价格。

“太少了吧!”大爷一脸的不情愿。

陈江海立即说道:“这个牌子的收音机我没怎么见过,想买来拆开看看里面的构造,不行就算了。”

原本还犹豫的大爷连忙说道:“别,别,两块钱你拿走!”

一个坏损到不能用的收音机,要是当破烂卖的话,顶多五毛钱。

现在能卖到2块钱,傻子才不干呢!

陈江海大大方方的拿出钱,带着旧收音机就离开了。

“大爷,以后有朋友想修电器,或者是出售废旧电器的话,可以找我。我就在这附近转悠,价格绝对便宜,修不好不要钱。”

看着手上的收音机,陈江海脸上挂着畅快的笑容。

能不开心吗?

给老头修好收音机,挣了1块钱,又修好了他家的电视,又挣5块,然后花了2块钱,买了他的老旧收音机。

总而言之,用老头的钱买了老头的设备。

自己里里外外纯挣不亏。

论技术的价值!

技术改变命运!

陈江海心里非常清楚,自己想要在这个时代赚钱的话,靠技术才是最好的办法。

维修固然能赚钱,可速度实在是太慢了。

眼下已经是改革开放,允许个体经商的大好年代,很多人家里都有坏的旧的电器,完全可以收过来,拆了重新组装再卖出去。

其他地方不知道,最起码陵海没人做这个生意,等于是陈江海一个人垄断。

垄断的生意究竟有多赚钱,后世的人都知道。

夹着收音机,陈江海兴冲冲地去了杨桥口的菜市场,准备买点菜,回去做顿好的。

上辈子老婆林婉秋直到绝望地离开这个世界,也没吃上一口他做的饭。

这一世,所有的改变就从这顿饭开始吧!

“老板,给我切两斤五花肉。”

肉摊前,陈江海朗声说道。

进入90年代,凭票购物,限量供应的日子是渐渐一去不复返,只要有钱,就能买到肉买到粮。

摊主愣了愣,来这里买肉的人,大部分是买瘦肉或者肥肉,买五花肉的人,还真不多。

“两斤出头,你给三块得了。”

老板一刀切好,称好之后,麻利地用绳子将肉绑好。

听到这个价格,陈江海不由得暗暗咋舌。

没有经历过的人恐怕很难想象,这猪肉竟然只卖一块五一斤!

二十多年后,这东西至少要二三十一斤!

足足涨了近二十倍。

悲催的是,工资涨幅低的可怜,完全跟不上物价上涨的节奏。

前世的陈江海,没有好好珍惜身边的人,脚踏实地去努力,最终变得一无所有,孤家寡人。

这一辈子,陈江海决定换种活法,开启截然不同的人生。


第3章 质疑
想要暴富,必须趁早!

九十年代的风口,绝对算是一个猪都能飞起来的时代,书写着无数富豪的传奇故事。

九十年代也是个很神奇的年代,只要胆子大点,敢想敢做,很容易就能完成资本的原始积累,成为人们口中的万元户。

陈江海的野心可不止万元户。

百万富翁、千万富翁、甚至亿万富翁,也不是什么不可实现的目标。

看着手上拎着的鱼肉,陈江海有点恍惚。

四块钱就能买到近三天的伙食,而且分量十足,现在这个年代,真实在啊!

一手夹着收音机,一手拎着菜,来到家门口,陈江海看着眼前的房子,心里突然冒出了个想法。

想要收购破旧电器,再重新组装的话,前提是需要一笔启动资金。

陈江海现在可以说是一穷二白,想从自己身上想办法,根本没啥可能。

因为不会有人愿意再借钱给他了,那等同于将钱扔进水里。

眼下唯一值钱的,也就是这栋房子了。

不过,这件事,最好先跟林婉秋说一声。

将东西放好,陈江海又去街尾的粮油店买了十斤大米,算好林婉秋下班的时间,开始准备起了晚餐。

点起煤炭炉,将菜籽油倒进锅里,一股浓烟立马冒了出来。

这要是不知道的人,肯定会认为是着火了。

陈江海也是暗暗摇头。

现在用的基本都是农村自己榨出来的菜籽油。

因为炼制方法落后,导致菜籽油里面有很多杂质,一旦温度上来后,菜籽油就会冒烟。

要吃好点的,还是得去油厂买啊!

等林婉秋回来的时候,最后一个菜刚好上桌。

推门进屋,看到一桌色香味俱全的丰盛菜肴,林婉秋微微一愣。

梅菜扣肉、蒜蓉炒空心菜、红烧鱼、西红柿炒鸡蛋,还有一碗青瓜海带汤。

这对于其他人来说,不过是一顿很平常的晚饭。

可对林婉秋来说,一切都太不真实了!

做梦都不敢想。

“婉秋,回来了!快去洗洗手,准备吃饭吧!”

陈江海一边用打了好几个补丁的围裙擦着手,一边笑着说道。

林婉秋迟疑了下,蹙着眉头问道:“家里要来客人吗?”

“没有啊!就我们两个。”

说着,陈江海拿起碗开始盛饭。

以前陈江海有钱的时候,也会带所谓的生意朋友来家里吃饭,全是好酒好菜,比平时吃得都要好。

不过林婉秋都没上过桌,只能吃点剩下的残羹冷炙。

此刻看着桌上的饭菜,林婉秋皱着眉头问道:“你哪来的钱?”

“今天帮人修了下收音机和电视机,赚的修理费,买了点菜,还有米和鸡蛋。”陈江海没有隐瞒,坦然说道。

“你会修收音机?电视机?”林婉秋脸上全是怀疑。

陈江海到底几斤几两,没有人比作为妻子的林婉秋更清楚了。

要说他出去喝酒吹牛,林婉秋没有任何怀疑。

可要说他在外面靠手艺赚钱,打死她都不相信。

“嗯,家电都会!明天我再出去逛逛,看看能不能再找点活儿。”

陈江海说了一下自己的打算,将盛好米饭的饭碗摆在桌上,推了过去。

“来,快吃吧!”

林婉秋瞪大双眼,看着陈江海,感觉眼前的人似乎有点陌生。

难道是老天看我过得太苦太累,所以让眼前的这个男人转性了吗?

不会,肯定不是这样!

自己哪有那么好的命?

林婉秋觉得自己不能轻易相信陈江海,他肯定有所企图。

“陈江海,你到底想干嘛?”林婉秋皱着眉头看向陈江海,有些警惕地问道。

见此情形,陈江海也是有点无语。

难道自己说得还不清楚吗?

“我真的没有钱了,你消停点好吗?”林婉秋看见陈江海没有回答,忍不住又跟着说道。

话一出口,林婉秋就后悔了。

以往她这样顶撞陈江海的话,换来的肯定是对方的怒斥,于是赶紧解释了一句。

“我知道你想赚钱,可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还是慢慢来吧!”

看到林婉秋的样子,陈江海心里的歉意更甚。

这么温柔贤惠的老婆,捧在手心疼都来不及,居然还跟她发火?

真是作孽啊!

“不说了,先吃饭吧!”

陈江海没有解释,因为他心里清楚,不管他接下来说什么,想必林婉秋都听不进去的。

当然,这点不能怪林婉秋。

全是因为昔日自己一次次失败,一次次让她失望,早已经没有任何信任可言。

自己亏欠这个女人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来,尝尝我的手艺!”

陈江海拿起筷子往林婉秋碗里面夹菜。

林婉秋下意识地端起碗就要躲,可陈江海动作很快,已经把一块肥瘦相间,油晃晃的五花肉放在了她的碗里。

“快吃吧,多吃点。”

又给林婉秋夹了一块鱼肉后,陈江海这才端起自己的碗,也开始大口大口吃了起来。

忙活了一天,他是真的有点饿了。

而且这个时代的鱼肉,有着别样的香味,因此他吃到格外香甜。

林婉秋看了一会,发现陈江海没有看着自己,这才动起了筷子。

将那块梅菜扣肉送到嘴里的时候,林婉秋一双眼睛都亮了起来。

真好吃啊!

吃着吃着,她的目光再次落在眼前这个男人身上的时候,多了几分复杂之色。

吃完饭,林婉秋很自然地站起来,收拾起碗筷。

陈江海伸手拦着她说:“婉秋,你去歇着,让我来吧!”

在林婉秋格外诧异的眼神中,陈江海干起了结婚后从来没做过的事:洗碗!

陈江海一边洗碗,一边想着启动资金的事。

原本他还想跟林婉秋说拿房子去抵押,可是现在看来,对方绝对不会答应。

只能另想办法了。

就在陈江海洗碗的时候,林婉秋坐到床边,拿出没有打完的毛衣打了起来。

每天也就是睡觉前,才有时间打一下。

看着静静打毛衣的林婉秋,陈江海站在厨房里面,没有急着去打扰。

在他的眼里,此时场景就好像一幅画,画中的林婉秋格外的温柔美丽。

……

晚上,两个人分别睡在两张木板床上,房间里一片寂静。

气氛有些压抑。

陈江海侧了侧身子,向着林婉秋的方向,眼神中全是柔情。

“江海。”

黑暗中,传来了林婉秋轻柔的声音。

“嗯,怎么了?”

“你……你明天还是去找个工作吧!”林婉秋有些迟疑地说道。

“你放心吧,这事儿我心里有数。”

看来林婉秋还是不信自己的话啊,陈江海也只能这样回到。

林婉秋跟着说道:“我们厂子眼下招人,一个月工资能有五十块,这样也能存点钱,给家里添置点东西。”

听了这话,陈江海心里很自责。

当初林婉秋的愿望就这么简单,能安安稳稳,踏踏实实过日子,为什么他就不能满足呢?


第4章 我会修冰箱
沉默片刻,林婉秋又开口了。

“江海,你不去上班我也不强求,你想做生意也行,但你以后能不能不要再跟那几个人打交道了。我听人家说,他们不是正经做生意的人啊!”

陈江海愣了下,随后想了起来林婉秋说的是哪几个人了。

“嗯,我知道了!”陈江海平静地说道。

“江海,你……”

林婉秋还想说什么,陈江海突然一把抓住了她的手,声音很是温柔:“婉秋,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不过你放心,以后我陈江海以后绝对不会再让你受苦的,会让你过上好日子的!”

听着陈江海深情的话语,感受着手臂上传来的力度和温度,林婉秋突然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她想要的,不就是这么一个能够疼惜自己,值得依靠的男人吗?

只是这一切仿佛来的太过突然,她甚至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当陈江海迷迷糊糊睡着后,寂静的房间里响起了一声悠悠的叹息。

一觉醒来,陈江海坐起身子,揉了揉惺忪睡眼,发现林婉秋已经出门了,桌上放着一碗白米粥和一个煮鸡蛋。

充满斗志的陈江海立马起床,洗漱完毕,喝完粘稠的白粥,吃了鸡蛋,跟着就将昨天收来的那个收音机拿了出来。

这可是两块钱买来的,当然不能当废品了。

轻车熟路地拆开后,陈江海发现,这个收音机之所以打开没反应,其实只是一个小问题,就是一体式电源开关氧化了。

这个故障可是个小儿科,陈江海找来矬子,轻轻搓掉了外面的氧化层,然后用筷子沾了点菜籽油滴上去,先充当润滑油用。

将收音机里里外外积累的灰尘擦拭干净,重新装好后,插上电源,打开开关。

伴着熟悉的《歌唱祖国》旋律,收音机里传来了清脆的声音。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现在是新闻和报纸摘要时间,听众同志们,早上好,今天是7月25,星期四,农历六月十四……”

这个收音机,修好了。

原本琢磨抵押房产换启动资金的计划肯定是行不通。

他真要是敢把房子拿出去抵押,他毫不怀疑,老婆真的敢跟自己拼命!

他可不希望刚在老婆面前刷出来的好感瞬间败坏。

老天爷难不倒有心人。

没钱开门头店,也阻挡不住他一颗活络的心。

陈江海没闲着,找来一个半米长的薄纸板,用粉笔在木板牌子上写了两行大字:

专业维修家用电器,修不好不要钱。

收购废弃家电!

另外还有两行小字:

收音机、录音机、BP机,5毛起步。

电视、冰箱,5块起步。

陈江海不仅是个“维修工”,更是一个“收破烂”的。

牌子挂在自行车上,包里装着扳手螺丝刀等维修工具。

技术在手,吃喝不愁。

他打算用这种走街串巷的方式先捞一笔散钱。

这个价位,相比起职业电器修理店来说,可谓是公道多了。

经历过那个年代的人,脑海中对这种印象一定不会陌生。

走街串巷的小贩吆喝声回旋在长长的巷子里。

“收头发……”

“磨剪子、戗菜刀……”

“收破烂……”

声音悠扬,却又充斥着浓浓的地方口音。

……

对于陈江海来说,踏入这一行的同时,也是捡起了自己曾经的回忆。

刚到一个巷子口,却被一道熟悉的身影拦住了,正是昨天请他修收音机的大爷。

“啊呦,小伙子,总算找到你了!”

大爷抹了把汗水,略带几分急色道。

陈江海有些疑惑的看着对方:“怎么了,大爷,你的收音机又坏了?”

大爷连忙摆手:“不是不是,我一个老伙计家里冰箱坏了,你赶紧帮忙看看吧!”

说完,没等陈江海回答,大爷拉着他就往一个方向走去。

运气不错,出来就遇到大活!

陈江海不动声色的说道:“大爷,坏了就坏了,没必要这么着急吧?”

大爷摇了摇头:“嗨,你不知道,他儿子过几天就要结婚了,托人买了不少海鲜都放在冰箱里备用。现在冰箱坏了,海鲜坏得快,要是耽误正事可就麻烦了。”

陈江海这下明白过来了,怪不得这大爷这么着急。

要知道海鲜这玩意,的确在炎炎夏天不易保存,如果不能冷藏,很快就会变质了。

况且,又是一个图小便宜的老大爷……

都已经用得起电冰箱了,却舍不得掏上百块的修理费。

大爷一路颠簸颠簸地在前面带路,不一会就来到个砖瓦小院前。

“老胡,老胡,在不在家?”

大爷重重地拍了两下紧闭的大门,扯着嗓子在外面喊道。

“老姜?”里面传来了一个声音,有些烦躁地说道,“家里有事,不去下棋了!”

被唤做老姜的大爷大声道:“嗨,我知道什么事儿,不就是冰箱坏了吗?我给你找个师傅,说不定能帮你修好。”

里面顿时没有了声音,没多久,大门就打开了。

一个身材高大,头发斑白的大爷走了出来,一脸着急的看着老姜:“有师傅会修?在哪呢?”

至于老姜身边的陈江海,直接被老头给忽视了。

在老胡的观念里,能修电冰箱的,那都是经验丰富的老师傅。

这种嘴上连毛都没有的小伙子,手上功夫肯定不可靠,根本都不带考虑的。

“那,就是这小伙子,我昨天的收音机就是他给我修好的。”老姜抬手指着陈江海说道,“而且便宜,比外面的修理店要便宜多了。”

重点就是便宜。

老胡怀疑地看着陈江海,眨了眨眼道:“就他?行不行啊?”

陈江海并不意外对方的反应,从容说道:“胡大爷,修不好不要钱!”

老胡皱了皱眉头反问道:“那要是修坏了呢?”

陈江海自信地回了两个字:“包赔!”

老胡挑了挑眉,又看了一眼老姜,这才点了点头,带着两个人进去了。

这老胡家条件不错,大院子里养满了花花草草,正屋虽然是平房,但地方可不小,起码二百来个平方呢!

说来也是,寻常人家,谁能在这个年代里用得起电冰箱呢?

进了正屋,老胡就指着沙发旁边的冰箱说道:“这玩意现在制冷效果不行了,你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吧!”

陈江海没有说话,快步走过去一看。

嚯,竟然还是最新款的海尔冰箱。

八十年代末期到九十年代期间,海尔电器可谓是当前国内领先的佼佼者。

随着1985年,海尔董事长张效瑞一口气连砸上百台劣质冰箱,打响了保卫质量关的第一战。

从那之后,海尔电器便成为了国内电器的佼佼者,龙头老大。

一直到现在,这家成立四十年的老牌企业,仍旧与格力、奥克斯三分天下。

陈江海先贴着冰箱,听了下压缩机有没有在工作。

压缩机是冰箱制冷的核心工作元器件。

听了一会,压缩机正常工作,那问题可能就出在蒸发器上。

跟胡大爷要来了起子,拆开冰箱的后盖,陈江海只是看了一眼,立即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了。

蒸发器上此时覆盖这一层厚实的冰霜,导致风道被堵塞,制冷效果大大降低。

造成这种故障的原因,那就是发热管烧断了。

只要替换一根发热管,就能解决掉这个故障。

不过可惜的是,陈江海可没有发热管,必须买好零件才能进行维修。

“怎么样?能修吗?”

看到陈江海那麻利的拆卸动作,旁边的胡大爷忍不住问了句。

“可以修,不过先要去买个零件才成!”

陈江海站起身来说道。

“你们先等等,我去看看能不能买到零件啊!”

说罢,陈江海便匆匆出门,找发热器去了。

要知道现在买东西可不像后世,上淘宝想买什么就买什么。

即便一些普通的配件,眼下也只能在专业的维修店里才有机会找到。

可这样的维修店犹如凤毛麟角,至少在陈江海所居住的这座小县城里没几个。

毕竟带着上辈子的记忆,陈江海几乎立即就想到了一个地方。

县城里有家元器件厂,在那里大概率能够找到自己想要的发热管。


第5章 先来一条
这家元器件厂眼下还是国有企业,因为生产体制僵化的缘故,买卖并不是很好。

按照上一世的记忆,今年年底就会倒闭,造成不少工人失业,还闹出了一些乱子。

眼下厂子管理混乱,产品积压严重。

对于企业来说,这是一件不幸的事。

可换个角度想一下,对陈江海来说,那就未必了。

羊毛不薅白不薅。

半个小时之后,陈江海揣着两包大前门,骑着二八大杠,一路急匆匆来到城北的元器件厂。

陈江海走过去一看,不由得挑了挑眉头。

只见几个工人懒懒散散地坐在角落里,烟雾缭绕,吆五喝六。

好家伙,这几个人胆子可真够肥的。

大白天聚众打牌也就罢了,竟然还敢在仓库重地吸烟!

“咳咳,请问这边谁负责啊?”

陈江海轻咳一声问道。

突然听到有人说话,那几个工人还是冷不丁地被吓了一跳。

不过,等看清楚是个陌生人,而且还是个小年轻后,他们顿时松了一口气。

“你谁啊?谁让你来的?”

有人扔出一对七之后,狠狠吸了一口烟,硬邦邦地质问道。

活了两世的陈江海是个人精,对于人情世故来说,无师自通,连忙掏出早就准备好的大前门,一边给众人散烟,一边说道:

“我叫陈江海,是修电器的,有点事要劳烦下。”

伸手不打笑脸人,看着陈江海递过来的大前门,那人的脸上的表情舒缓了许多。

一个三十多岁,体态微胖地中年男子站起来,接过烟放在鼻子下面嗅了嗅,这才说道:“说吧,什么事儿?”

陈江海看了他一眼,明白此人应该是这里管事的,连忙凑过去,将手上剩下的大半盒烟塞进对方兜里,满脸堆笑的说道:“老哥,借一步说话?”

男子看了陈江海一眼,挥挥手对剩下的人说:“你们继续玩吧!”

“栋哥,快去快回啊!”其他人有些羡慕的看了他一眼,笑着应道。

“栋哥,贵姓?”走到一旁之后,陈江海掏出火柴,帮对方把烟点上,这才笑着说道。

对于这种殷勤,男子没有拒绝,深深地吸了一口烟道:“我叫徐栋,你是?”

陈江海坦然说道:“我叫陈江海,想找你买点东西。”

听到陈江海这样说,徐栋一下就警惕了起来:“什么意思?找我买什么东西?”

徐栋的这个反应,陈江海倒是一点也不意外。

九十年代走私成风,恐怕徐栋是往这件事上想了。

“栋哥,我是做电器维修的。你也知道电器这东西,坏的零件比较杂,很多东西是市面上买不到。”陈江海跟着解释道。

一听这话,徐栋脸色微微好了点,眼睛一亮,说道:“我懂了,你是来进货的吧!你想要什么?”

“你们厂生产的那个发热管。”陈江海直奔主题。

“要多少?”徐栋跟着问道。

“先来一条。”陈江海笑了笑。

“一条?”徐栋脸色一僵,皱着眉头看向陈江海。

你小子逗我玩呢!

陈江海一脸淡定地说道:“栋哥,买卖总是慢慢做大,而且,我也是一个开修理店的,现在刚刚站稳脚跟,等买卖做起来之后,咱们合作的机会还有很多。”

“我现在就算跟你要一千根,你拿得出来吗?而且,我也要看看货不是?”

有朝一日,自己一定要拿下这家零部件工厂!

徐栋两眼直直地打量着,似乎还在斟酌陈江海究竟什么底细。

陈江海心里暗暗嘀咕,真是个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儿。

“栋哥,钱先给你。”

陈江海从身上掏出一张二元车工纸票,直接塞到徐栋的手里。

一根导热管市场零售价最多三块,陈江海之所以愿意花两块钱,图的就是跟徐栋打好关系,将来方便从他手里拿货。

至少眼下,还是一个薅羊毛的机会。

徐栋看了眼票子,沉吟片刻说道:“行吧,你在这等着。”

说完,徐栋就独自走开了。

等了约莫五分钟,徐栋便回来了,一根细长的管子甩给了陈江海。

一千根是卖,一根也是卖。

生意跟谁不是做呢!

“拿去,走吧!”

“谢谢了,栋哥!”

陈江海招呼了一声就匆匆离开。

“小伙子,零件买到了吗?”

看到陈江海回来,翘首以盼的胡大爷赶紧上前两步问道。

“买到了!”陈江海点点头,将手上那根导热管朝着胡大爷扬了扬道。

“那就赶紧修吧!”胡大爷指了指冰箱,催促道。

陈江海摆摆手,不紧不慢地说道:“胡大爷,咱们还是按规矩先把费用说好吧!”

胡大爷看了陈江海一眼,撇撇嘴道:“能不能修好还两说,现在谈钱有点早了吧?”

陈江海微微一笑:“胡大爷,我又不是让你现在给钱,说好价格免得扯皮啊!这可是咱们维修行业的规矩。”

“小伙子说的对,应该的,应该的。”老姜也点头应道,同时不断给胡大爷使眼色。

老胡沉吟了下,这才说道:“那你说个价吧!”

“五十。”陈江海毫不犹豫地伸出一个巴掌。

听到这个价格,老胡顿时两眼一瞪:“这么贵?!”

老姜皱着眉头附和道:“小伙子,这个价格,确实高了点啊!”

陈江海则从容说道:“两位老爷子,咱们县城里面好像没有修电冰箱的地方,你要是送去市里面,还得请人喊车,来回两趟,钱更多,还耽误时间呢!”

听到陈江海这样说,两人是面面相觑。

陈江海说得似乎很有道理。

“大爷,这海鲜在外面放的时间越长,就越容易坏,那也是钱买的啊!”陈江海随即又烧了一把火。

“你确定能修好?”老胡有点意动了,抬头问道。

陈江海拍着胸脯,自信满满地说:“只要费用没问题,我现在就动手。”

“好!”胡大爷咬牙道,“我可丑话说在前面,修不好不给钱!”

陈江海笑眯眯的点点头,来到冰箱旁边。

发热管到手之后,再修的时候,就容易多了。

拆开冰箱后盖,将坏损的发热管拆掉。

拆卸发热管的时候,一股焦糊味扑面而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生:回到1991年当首富》<<<<



标签: 重生:回到1991年当首富

发表评论 (已新增1条评论)

评论列表

2021-10-07 10:48:01

我觉得比特币中国这家平台比较靠谱,它是中国第一家,也是最大的比特币交易平台,由上海萨图西网络有限公司运营,成立于2011年6月9日。团队成员主要来...

2021-10-07 10:48:02

2.hadax是火币的子站,让用户自己来进行投票,筛选过的项目经过投票角逐,排名第一的上线请在APP的账户,交易账户最右侧的选择想对应的币种可以查询其充币地址信息数字货币交易平台有很多啊,一般国内是火币

2021-10-07 10:48:04

你说的这个就可以,感,谢你,刚刚赚了6300呢,好高兴啊不好意思这个你修改不了因为这个源代码记录了比特币的一路发展过程以及开采过程中遇到的问题以及开采难易程度有开源代码才能挖矿所以没有一个人能更改的了一快币等于0.1元人民币,所以20万快币等于2万人民币

2021-10-07 10:48:05

就像某宝的用户无法参与某宝的记账行为一样

2021-10-07 10:48:05

chromas是最简单的

2021-10-07 10:48:05

2.根据K线的计算周期可将其分为日K线,周K线,月K线,年K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