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至尊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快穿:她也不想这样的

>

快穿:她也不想这样的

蓝银银 著

快穿:她也不想这样的 文岁雪 现代言情 蓝银银

《快穿:她也不想这样的》是网络作者“蓝银银”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文岁雪蓝银银,详情概述:不能动摇,你绝对不能动摇文岁雪!深呼一口气,抹了抹脸上的泪水,眼神坚定,得益于重来了10几次,文岁雪的缓解和接受能力还是相当可以的。“呵,周子文,你不会以为这样刺激我,我就会愿意把它给你吧?真是痴人说梦,哈哈。”周子文没想到他都做到这么狠了,文岁雪居然还能受得了,他真的已经等不及了,他非常非常想回到...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文岁雪蓝银银   更新: 2022-11-26 06:4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无删减版本的现代言情《快穿:她也不想这样的》,成功收获了一大批的读者们关注,故事的原创作者叫做蓝银银,非常的具有实力,主角文岁雪蓝银银。简要概述:“岁儿,你要去哪啊?”盛夏,夜晚10点半,乡间一条小道上一前一后的走着两人,一小一老皎洁的月光洒在地面上,让行走在夜晚的人没有手电筒也能看清路“岁儿?等等奶奶,这大晚上的,你要去哪儿啊?”老人焦急的跟在女孩身后,但由于是夜晚,眼神不好,勉强能看清些路,因此走路小心翼翼;不过好在前面的女孩走路也是较慢,倒不至于跟不太上“岁儿,别走了,奶奶快跟不上了”这一路跟了许久,身为一个农村老人,又一路担...

第10章 重圣灵10

文岁雪哭了,她奶奶太傻了,就为了帮她宁愿自己轮回受苦几百次。

快穿部的事情是不能向外人透露的,可是文岁雪慢慢的就发现了她不是她奶奶,所以之前那番话是在文岁雪的逼问下,她才不得已说了一些出来,为此还遭受了10分钟的电击,还好她说得不多,不然就不只是电击而已了。

文岁雪看她像是被电击了般,躺在地上抽搐得非常的痛苦,她便明白了些什么,虽然还是很想知道更多,但她也不忍看自己奶奶的身体受苦,从此不再问相关的问题。

既然奶奶已经死了,那她也不想活了,她不想再支撑了,可是她也不能自杀,否则还会重来,她真的好绝望啊,说到底,都是因为她和她的这颗心,奶奶才会献祭灵魂的,可是现在,奶奶和那个她都不在了,她还应该坚持吗?是不是真的把心脏给他就好了,给他了,一切就好了吗?

可是给了他,那自己坚持到现在的意义在哪?祖先们献祭的意义又在哪?不行,文岁雪稳了稳心神。

不能动摇,你绝对不能动摇文岁雪!

深呼一口气,抹了抹脸上的泪水,眼神坚定,得益于重来了10几次,文岁雪的缓解和接受能力还是相当可以的。

“呵,周子文,你不会以为这样刺激我,我就会愿意把它给你吧?真是痴人说梦,哈哈。”

周子文没想到他都做到这么狠了,文岁雪居然还能受得了,他真的已经等不及了,他非常非常想回到巅峰时期,可是文岁雪太过坚定,让他毫无办法。

他气急攻心,想要打人,看着文岁雪倔强的模样,周子文不打女人,只能一拳打在文岁雪身后的车上泄愤。

文岁雪被他这一举动吓了一跳,稍微稳了稳心神,看向远处的王彩华,她总不能让奶奶的身体暴尸荒野吧。

文岁雪“放开,我不能让我奶奶就这么躺在这里!”

周子文嗤笑,还想安葬她奶奶?不过他要是不让的话文岁雪应该会再次被刺激吧?

“呵,我觉得你奶奶就这样躺在这里也不错,你看,这周围风景那么美,那么宽阔,可是这里只有她一个人能死在这里呢,不会有人跟她抢地方,你说是吗?”

什么意思,她只是想安葬自己的奶奶都不行吗?周子文就为了得到她这颗心,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啊!

文岁雪“周子文,你有必要这么刺激我吗?”

周子文语气轻浮“嗤,当然!”

文岁雪真是被他这种模样给气到了,她挣扎了一会,没办法,只得狠狠的抬脚,想用膝盖踢他,结果周子文早有察觉,立马松开了她,她没踢到周子文不说,反而她身上的浴巾因为过度挣扎早已松垮,没了周子文的压制,浴巾直接掉在了草地上,她也就这样暴露了。

周子文挑眉,深深的看了文岁雪一眼,他觉得…

文岁雪感觉微风吹来身上凉嗖嗖的,愣了一下,反应过来赶紧弯腰捡起浴巾裹上,然而周子文不给她这个机会,一下子就把拽过来她按到草地上。

“嘶…你干什么?”靠,她的背被草扎得又痒又痛,手还擦破了点皮。

周子文眼神炙热“我觉得,在这里也不错,而且……”

他故意不把话说完,让文岁雪自己理解。

文岁雪当然听得出来他话里的意思,周子文就是个浪荡禽兽吧,这种时候居然想在这里…她奶奶还躺在那边尸骨未寒,为了刺激她什么手段都使出来了,他还真不愧是个魔啊,做什么事都这么狠。

这么想着,文岁雪有些哽咽“周子文,你就非要这样侮辱我吗!让我难堪你就这么开心吗?”

“乖,一会儿就好了。”

这几天文岁雪都没吃什么东西,今天更是滴水未进,经过了刚刚的逃跑和崩溃挣扎 ,她现在已经没有力气抵抗了。

只得哀求道“别这样好吗,我奶奶才死,不要在她…”

没等她说完,周子文直接吻上去堵住了她的嘴。

一方面是为了刺激文岁雪让她交出心脏,一方面是为了满足自己,这种感觉让他觉得很美妙,周围的环境和眼前的文岁雪刺激着他的每一处神经,让他欲罢不能。

夏日灿烂的阳光照射在这片宽阔的草地上,周围一片寂静,西边两人一车,东边躺着一位不知死活的老人,微微的轻风吹过,夹带着只能隐隐约约听见令人脸红的喘息声。

王彩华虽然兑换了免痛丸,但是这具身体的神经系统支撑不住,所以她还是昏了过去。

杨呈开着摩托找到了这个地方,看见这里居然有一栋房子,他想或许周子文和文岁雪就在这里,这么远的地方,这里会有这么一栋房子,有些可疑,他下车慢慢靠近,发现门居然是开着的。

他略微思索,门开着,要不要进去看看?不做多想,他便悄悄的走了进去,房里一点动静都没有,上了二楼,看到其中一个房间开着门,伸手推开门,没人,走进去看了看,只发现床角两端的柱子貌似有被什么东西摩擦的痕迹。

这瞬间让他想到了文岁雪被铁链锁着的样子,看来文岁雪和周子文真的在这里,可是为什么现在空无一人?门都是开着的,说明他们走得很急,难不成是警察已经查到了这里?

这么想着他出门看了一圈这片草原,一转身,便看见了远处貌似停着一辆车,杨呈赶紧拿起挂在脖子上的望远镜看过去,这一看,就看见了周子文,他正在穿衣服?随后往下看了看,就看见了躺在地上眼神空洞一脸死气且没有任何遮挡的文岁雪,杨呈瞬间明白刚刚都发生了什么,他气得握紧了拳头,很想直接冲过去打死周子文。

可是不行,他身上还带着伤,这几天又裂开了些,找不到文岁雪他吃东西也没有胃口,如果就这样冲过去只会是白送人头。

看周子文把文岁雪放到了车上,看来是要回来了,杨呈稍加思索,赶紧出门把摩托车开走藏起来,随后拿起一根木棍,藏在了开着的门后。

周子文开车回到门口,没有注意到周围有什么异常,他把文岁雪从车里抱起来,铁链砸在地上,因为他的走动发出哐当哐当的声音。

杨呈躲在门后听着周子文的脚步声与铁链声离自己越来越近,他紧张得握紧了手中的棍子,不敢发出任何声音,就连紧张得有些急促的呼吸他都在极力控制着。

终于,周子文进了门准备前往阶梯上楼,杨呈看到他的背影,瞬间屏住呼吸,以最快的速度上前两步狠狠地打了下去。

周子文直接两眼一抹黑,连带着文岁雪一起躺在了地上,杨呈心下一喜,扔掉手中的木棍立马去把周子文从文岁雪身上拉开。

“文岁雪,文岁雪。”文岁雪还是那副样子,像是对周围的一切都不在乎了一样,杨呈摇晃着她的身体希望能让她清醒清醒。

文岁雪眼神慢慢恢复光彩,看见杨呈,她差点没认出来,因为现在的杨呈胡子拉碴,眼睛周围都是黑眼圈,让他尽显疲惫。

文岁雪很是诧异的坐起来问道“经理…你怎么…成这样了?怎么找到这的。”

看他这情况,像是这几天都没好好休息,该不会是一直在找她吧…身上的伤也没有好好包扎,就只是为了救她…

杨呈见她醒来,很是开心,但是眼神扫过她身上的痕迹,想到刚刚看见的画面,一股怒火又要升腾而起,怕文岁雪发现他的不对劲,只得继续维持笑容,只是这个笑容已经僵硬了几分。

杨呈“我们先离开这里再说,你的衣服呢?”

文岁雪羞耻道“他…这些天都没有给我衣服穿。”

说完她低下头,不想让杨呈看见这么狼狈不堪的她,可她心里清楚,这种行为只是在骗自己而已,杨呈早就已经看见了。

听到她这么说,杨呈瞬间忍不住怒气了,他起身狠狠地踹着晕过去的周子文,嘴里还一直不停的骂着周子文。

因为他这一举动,文岁雪才看见一旁躺在地上的周子文,她瞬间两眼放光,这可是个好机会啊,她直接起身,拖着铁链走到厨房,拿起水果刀,压抑不住嘴角上扬的弧度,眼神阴狠地一步一步朝周子文走过去。

奶奶,我终于可以为你们报仇了!

此时的她就像来自地狱的恶鬼,而周子文就是她猎物,文岁雪只需要把他解决掉就可以摆脱这一切了!

杨呈听到铁链的声音时就停下了脚上的动作,看着文岁雪走进厨房拿着水果刀出来,看到她此时脸上的表情就像是个恶鬼般,杨呈有些被吓到。

文岁雪来到周子文身边,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放肆,眼神越来越狠厉,蹲下身子立马扬起水果刀就朝周子文腹部扎去。

杨呈随即反应过来,立马抓住她拿刀的手“文岁雪,你冷静一点,不要做傻事,杀了他,你会被抓进牢里的!”

文岁雪抬头看着他,语气冰冷且坚决“就算会被抓去坐牢,那我也要杀了他,只要杀了他,这一切就结束了!结束了!!!”

说到最后,她整个人都已经有些癫狂起来。

文岁雪这幅模样落在杨呈眼里,让他的心脏狠狠抽痛了一下,他爱的女孩啊,她原本是多么好的一个人啊,怎么就会经历这些事情呢,既然她想摆脱这一切,那就让他来帮她吧,他不希望文岁雪手中沾上一点血。

杨呈一把夺过文岁雪的刀“那就让我来,我不允许你沾上一点血,只希望以后你能好好活着,如果,以后你能来牢里看看我的话…算了,还是别来看了,那个时候,我肯定很难看。”

说完直接毫不犹豫的向周子文扎去,文岁雪急忙拦下“经理,这是我和他之间的恩怨,跟你没有关系,我不想把你牵扯进来。”

杨呈眼神受伤“是跟我没有关系,可是我早就已经牵扯进来了不是吗?”

文岁雪沉默了,他确实已经牵扯进来了,可是,如果杨呈真的帮她杀了人进去坐牢,那她以后能心安理得的活着?

文岁雪“可是为什么?我值得你这样做吗?”

杨呈苦笑,难道文岁雪真就不明白他对她的感情吗?

杨呈“因为我喜欢你,所以你值得。”

“呃…就因为喜欢我?可是我们才认识不到一个月而已。”

这已经是他第二次说喜欢自己了,但也不至于能做到这个程度吧。

杨呈眼神直直的看着她“是不到一个月,但也足够让我喜欢你了,只不过之前我觉得我们的年龄相差有些大,怕你不喜欢我,我就想着慢慢来,但我发现你似乎并不反感我的靠近,所以我后来大胆了一些,文岁雪,你难道就一点都不明白我的心思吗?”

文岁雪那时候只想着报复高贞宇了,没怎么在意周围的人,至于那次聚会,她以为只是俩人喝多了才会那样,没想到…

“就因为一句喜欢我,能让你做到为我坐牢的程度吗?”

文岁雪觉得,就算人家喜欢她,那也不能为了帮她而去坐牢吧。

杨呈有些讥讽的笑了笑自己“文岁雪,你太低估我对你的喜欢了,我对你喜欢到无法自拔,喜欢到想和你过一辈子,喜欢到宁愿自己受苦也不愿意看你有一点的不开心,你也别劝我了,我不会看着你去坐牢的!”

说完他握紧了水果刀,眼神坚定,不顾文岁雪的阻拦,扬起刀就要落下。

文岁雪有些被触动到,眼看自己就要拦不住了,直接就抱住了他,在他怀里喊道“杨呈!住手!你不能这样做!”

喊完她像是歇了所有力气,趴在杨呈怀里忍不住哭了起来“呜呜…我不杀他了,你别这样…我也不想看到你为我去坐牢呜呜呜。”

杨呈感受到怀里的柔软,虽然被撞到伤口有些疼,但他并不在意,把刀扔在地上,双手捧住文岁雪的脸,让她抬头看着自己。

看着她满眼哭得通红的样子,很是心疼地用手为她擦了擦眼泪“别哭…”

文岁雪眼睛有些模糊的看着他,哽咽道“那你不要做傻事好不好?”

杨呈眼神温柔的笑笑“好,文岁雪,这还是你第一次叫我名字,也是第一次主动抱我。”

“呃…经理…我…”

杨呈伸出食指放在她嘴唇上“嘘~我还是比较喜欢听你叫我的名字。”

文岁雪被他这一举动整得有些愣住,睁着雾蒙蒙的双眼就这样呆呆的看着他。

杨呈食指忍不住在她性感的下唇点了点,凝视着文岁雪现在的模样,双眼还有些湿润,就这样呆呆的看着他,太可爱了,让他忍不住想要欺负她,而他也就这么做了。

他低头吻上这让他思念许久的唇,动作深情且温柔,引导着文岁雪回应他,这种温柔的感觉让文岁雪放松了下来,渐渐地忘记了现在是什么情况。

得到文岁雪的回应,杨呈双手放开她的脸,转而抱紧了她的双肩,俩人几乎忘乎所以,直到杨呈因为伤口得不到好的治疗,有些伤及肺腑,他才舍不得地松开文岁雪咳嗽起来。

听到杨呈咳嗽,文岁雪才反应过来他身上还有伤,那刚刚她就那么抱着他,肯定扯到了不少伤口。

她担心道“你还好吗,对不起啊,我刚刚肯定都扯到你伤口了,你怎么还忍着…”

杨呈“咳咳,没事,你不用道歉,是我自己想多抱你一会。”

文岁雪……

“你报警了吗?”

杨呈“没,手机没电了。”

“好吧。”

随后文岁雪俯身把手伸进周子文口袋里找了找,掏出钥匙立马就开锁,铁链掉在地上,文岁雪感觉手和脚都轻松了不少,但因为戴的时间太长,一下子松开束缚她居然还有点不太适应。

文岁雪起身“我先去楼上找找看有没有衣服,你找个绳子把他绑起来,免得他一会醒过来。”

在文岁雪看不到的地方,杨呈眼神暗了暗“好。”

文岁雪上楼,挨个房间找,最后在第倒数第三间房才找到,不过这些都是周子文的衣服,只有这几件,文岁雪只得随便拿了一件穿上随后下楼。

杨呈已经把周子文绑了起来,抬眼看到文岁雪穿着男生的衣服,他蹙了蹙眉头“你…”

文岁雪知道他想问什么,开始解释“只有他的衣服,总比穿着浴巾好。”

闻言杨呈默了默,看了看自己身上沁着血的衣服,虽然不想看到文岁雪穿着周子文的衣服,但是自己身上的衣服都不成样子了,穿着不舒服,只得放弃了让文岁雪穿他衣服的想法。

杨呈“那走吧,我刚刚去他车上看过了,本来还打算开他车直接送他去警察局,但是他车没油了。”

文岁雪看了看门外的车,怪不得周子文把车停那么远,原来是没油了,那就只能把他放在这里等警察来了。

想到还一个人孤零零躺在草地上的王彩华,文岁雪语气没有太大起伏道“我奶奶被他撞死了,我想给我奶奶先安葬了再走。”

听她说出这句话,语气里没有什么不对,杨呈本想安慰安慰她,但看她貌似已经接受了,只得回道“好。”

俩人找了铁锹,然后开车去到王彩华被撞飞在地的地方,结果文岁雪傻眼了,本来应该躺在这的王彩华居然不见了,只剩下她留在草地上的血迹。

杨呈皱眉“你确定是这里吗?”

文岁雪急了,看了看周围一望无际的草地“我确定啊,这血迹还在这里,人怎么不见了…”

难道,奶奶没死?不过也很有可能,毕竟她是来自外界的,说不定有什么办法可以规避。

杨呈安慰她“你别急,也许你奶奶醒过来自己走了。”

不过他觉得很奇怪啊,一个老人都被撞得流了这么多血,还能活吗?可人确实不在这,难不成,文岁雪记忆错乱了?

想起前几天听到他们的对话,他便问了出来“你是不是重来太多次,记忆错乱了?”

听到这话,文岁雪想了想道“可能我真的记错了吧。”

不能让杨呈知道奶奶的事,就当今天这事没有发生过好了,也许奶奶醒来伤得很重,怕她担心也没有办法再救她所以就先找个地方去疗伤了吧。

杨呈没有多想,至于地上的血迹,他只以为是什么动物受伤留下的。

“那我们上车走吧。”

文岁雪点了点头,跟着他上了摩托车,戴好头盔,看着他身上的伤,这里离市里很远,文岁雪有些担心“你这样长时间开车没问题吗?”

杨呈在前面口气轻松道“没事,习惯了,坐稳了吗?”

习惯了…文岁雪有些心疼的看着他的后背,但现在她也没什么办法帮忙,毕竟她不会开车,她连自行车都不会骑,更别提摩托了……

文岁雪稳了稳身子“好了,走吧。”

2个小时后,才终于进了市里到了警察局,俩人下车进去把情况都和警方说清楚之后就离开了。

文岁雪“先去医院吧,我看你的伤都已经恶化了。”

杨呈也知道自己现在什么情况,点头同意便带着文岁雪一起去了医院。

医生给杨呈去除腐肉,消毒,随后上药包扎,又给他开了些口服药,吩咐他住院疗伤。

文岁雪看着躺在病床上脸色煞白的杨呈,想到医生说平时也要多吃点有营养的补补,她道“经理,你先休息,我去买吃的回来。”

“别叫我经理,叫我名字吧。”杨呈语气虚弱。

文岁雪“呃…我平时都叫习惯了,让我突然叫你名字,我不太适应。”

杨呈“刚刚听你叫得听顺口的,不急,多叫几次你就适应了。”

《快穿:她也不想这样的》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