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至尊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半夜蝉鸣

>

半夜蝉鸣

楠柏以南 著

半夜蝉鸣 奇幻玄幻 楠柏以南 知行

知行楠柏以南是奇幻玄幻小说《半夜蝉鸣》中出场的关键人物,“楠柏以南”是该书原创作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这条路少年以前走过,正是通往江德镇。少年要在江德镇上置办一身行头,主要是得准备一盏走马灯,便于夜间赶路。顺便留个夜,住宿一宿。少年皱着眉头,在记卷轴上的文字笔画...

来源:fqxs   主角: 知行楠柏以南   更新: 2023-01-10 19:1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半夜蝉鸣》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知行楠柏以南是作者“楠柏以南”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乱葬孤坟处,无处话凄凉一堆火苗旁,知行正在皱眉沉思先前古怪梦境究竟是怎么回事?起先以为是此地鬼魂作怪,故意魅惑自己问过白衣女子才知道,并不是那么回事白衣女子说自己可没有那么大能耐,能进入你梦境,并且还幻化出金身佛像知行沉思了一会儿,想不通其中关键,便不再深思,开始呼吸吐纳起来只是刚修行一会儿,一道白衣身影就在知行面前飘来飘去少年皱眉,开口道;“你就不能消停点?”白衣女子顿时怒嗔道;“...

第5章 初识相逢似故交

明月稀松。

映照在雪地上,宛如白昼。一阵清风袭来,吹得厚雪从山间树梢滑落,沙沙作响。

骑在马背上的背剑少年,紧了紧衣衫。

这条路少年以前走过,正是通往江德镇。

少年要在江德镇上置办一身行头,主要是得准备一盏走马灯,便于夜间赶路。顺便留个夜,住宿一宿。

少年皱着眉头,在记卷轴上的文字笔画。想着记下笔画,遇到会识字的,就写下笔画,再请教别人。

远远的,少年便看见了一座灯火通明的镇子,恰逢夜晚,正是热闹时候。

少年翻身下马,改牵马而行。

步入镇上,缓步而行,一路上行人看着这匹白马,再看看牵马少年,都投来异样视线。倒不是看不起少年,只是少年这身行头怪异。

那头白马健壮无比,鬃毛顺长,一看就是爱马之人的心头好。只是那位少年看起来一副寒酸模样,穿着破旧草鞋,怪异无比。

多心的甚至会以为这匹白马会不会是少年顺手牵来的,属于不义之才。

少年面无表情,只是东张西望。少年从小长大,吃了上顿没下顿的,什么白眼没受过,什么难听的话没听过。

少年来到一处客栈,店小二熟稔将马拴好后,便热情问道;

“这位客官,要几等客房?本店有甲、乙、丙、丁四等客房。

少年很想问问还有没有更便宜的客房,住哪里都无所谓,只要暖和。随后便要了间丁字客房。

店小二看了看马窖里的那匹白马,又看了看身前少年。店小二顿时失去了先前那份热情,只是领着少年来到客房。

少年看了看,屋子相当简陋,只有一张床榻,还好有棉被,暖和就行。

少年站在窗口,看着街上行人。少年思忖道;

“要不要去找找说书先生,他肯定是识字的。此间掌柜也行,只是人多眼杂的,容易碍事。

正当少年犹豫的时候,楼下大堂响起一阵喧哗。

“你这厮凭什么不让我进店,老子不偷不抢的。

少年听着熟悉,便出门观望。

只听见店小二叫道;

“小店小本营生,经不起你这般折腾。住店可以,得把上个月的饭菜钱结一下。

“什么饭菜钱,老子一生行事光明磊落,刚来贵地,怎么可能吃饭菜不给钱。

矮小男人那般言语说的正气凝然,丝毫不像作假。

只有少年憋住笑,楼下那位正是少年要找的说书先生。少年没有多想,便下楼,开口道;

“小二,这位乃我朋友,特意过来找我,多有得罪,包涵包涵。

小二看了看下楼的少年,再看看身边说书先生,便一时语噎。实在是这两人怪异至极,一位牵着宝马却穿的破破烂烂,却只要间下等客房。一位大义凝然说话头头是道的,却是个泼皮无奈。

这时掌柜便说了一句下不为例,小二这才罢手。

矮小男人看向掌柜的,举起大拇指夸赞道;

“局气!

客房里,少年坐在床上问道;

“为我而来?

说书先生充傻装楞道;

“这位少侠,咱俩见过?

少年问道便笑道;

“身上有纸笔?有就给我,我有事请教。

说书先生在随身行囊里翻了半天,拿出纸笔递给少年,递去之前还用毛笔往嘴里沾了沾唾沫。

说书先生此刻也好奇少年要做什么。

只是当他看见少年五指握笔,扭扭咧咧的写着字,如鬼画符一般。说书先生才知道,少年是要问字。识文认字嘛,这个我在行,毕竟就是靠这个吃饭的嘛。

少年集中精神,写完几个字后,便问道;

“这几个字,怎么读,作何解?

说书先生看向了那几个鬼画符的字,的亏眼力劲好,指了指窗外明月便说道;

“第一字念月,喏,就是天上那个。第二字,念时……

不知过了多久,说书先生一边打着呵欠,眼皮子打颤。面露苦色道;

“少侠,你记住了么?再不记住,鸡都要打鸣了。

看着少年一旁少年嘴里喃喃念叨刚刚那些字音,又努力记住那些字意样子,说出先生便脱口而出;

“你这年轻人,刚出远门,其他本事没发现,倒是挺谨慎的。

少年面色平静的看向他,说书先生自顾说道;

“原文一定在你身上,只是你不认识,所以才来请教,只是又怕我偷学了去,所以问我的之时便故意把字序打乱,好让我无从下手,从而拼凑出原文。毕竟那么多字,要重新组合排列,难度之大,无法想象。

少年还是平静望向说书先生,只是右手微微伸进被褥里。

说书先生好似没有发现少年的小动作,只是故作惊讶道;

“你手里不会是有什么惊天动地的武林秘籍吧?只要暴露就会引得江湖上血雨腥风的那种?

少年此刻看似表面平静,实则内心悚然无比。

倘若对方要暴起夺宝,自己该如何面对。少年最后好似豁出去一般,便冷笑道;

“是又如何?你要试试?

一旁说书先生好似没有料到少年在面对我这个很有可能杀人夺宝的“悍匪面前,说出这句言语,是少年有底气,想着用藏在被褥里的那————半把剪子?给与自己致命一击?还是说少年就只是胆子大,豁出去一般,赌我不敢动手?

老人看他那模样,只是摇了摇头,便夸赞道;

“天生就是个闯荡江湖的。

说书先生揉了揉眼眶,便又道;

“只是你想过没?倘若我真是那种歹徒,又比你武艺高强,或者楼下那位店小二与我本是同一伙人,刚刚故意吵闹引你上钩,你又该如何自保?再比如我是那种修行之人,能无声无息间便杀人于无形,你又当如何求生?

直到此刻,少年汗流浃背,如坐针毡。

少年不确定这人是否还在觊觎自己的那些东西,所以故意用这最后这句言语来让自己放松警惕,所以少年依旧保持先前那个动作。

说书先生便又一次惊讶道;

“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先前遇到过一个身材消瘦,身着黑袍,手里拿着一个阵盘的少年,就那样大摇大摆走在街上。那少年逢人便问道;

“我乃一名阵师,手中这物名唤天枢阵盘,是天界山的重宝,所以请问天界山怎么走?

当时少年那副看起来鬼灵精怪的少年,走到说书先生面前也是此问。

说书先生当时被雷的外焦里嫩,简直是惊为天人,这家伙这样招摇过世,还能活到现在?难道说这家伙是个深藏不露的高人,专门引诱那些对他起歪心思的人?

所以当时吓得说书先生连忙避开道;

“不知不知,你询问别人。

那动作,那叫一个干净利落!

说书先生当时是觉得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遇到点儿怪人怪事不算稀奇。只是在今夜又遇到身边这位初次出门的远游少年,经验老道得和他这个年龄严重不符,说书先生才会觉得怪事多。

倘若少年在第一次意识到我有杀人夺宝的心思后,正常反应能理解,是个人都会谨慎对待。只是老子在把他各种情况都直白无误的列举出来之时,但凡是个人都会多多少少对自己放松点警惕才对,可是这小子你看他这模样,分明比先前更加防范才对。

说书先生此刻心中纳闷儿道;

“他娘的现在出门闯荡的,门槛都这么高了?资质都这般好了?

下一刻,少年便又问了一个让说书先生觉得是意料之外的问题,少年眼里满怀失望的问道;

“江湖上无论男女老少,是否都是像你这样满嘴仁义道德却包藏祸心的坏人?还是只是我运气不好,出门便遇到了你?

说书先生皱眉,看看,这问题又把老子给难住了。

只得反问道;

“那你觉得江湖应该是怎么样的?

少年默默无言,好像也答不上来,也或者是不想回答。

只是那眼神里的失望意味好像越来越重。

少年最后好像破罐子破摔般问道;

“最后一个问题,你是怎么来与我碰头的?你又是如何知道我身上有重要的东西?那怕以前见过一面,但是我此次前来,你并不知晓。

说书先生吸了一口气,好似解脱般,便笑答道;

“这个问题我终于能答上了,你这两个问题,实则是一个问题。当我知道你身上有重宝的时候,我就能遇到你,而不是先遇到你,才知你有重宝。

少年点头,心中暗道,他娘的,这次是栽了。

只是少年想起那名叫李彦的男子在村口的那些言语,少年顿时心中一横,生起一股莫大勇气道;

“怕个卵,大不了一死。说不定博一下,还有机会活命。

下一刻,少年突然暴起。

趁着说书先生刚回答完自己问题,想要看看自己表情之时。

少年右手猛然抽出被褥里的那半把剪子,狠狠朝着前方男人脖颈刺去,力求一击致命。

只是下一刻,少年便心生绝望。

因为那把剪子确实已经顶在了说书先生的脖颈正中,只是毫无寸进。无论少年如何用力,都是徒劳。

先前少年想过很多,比如倘若刺脖子被对方躲开,那就改刺为插,攻对方头顶或是腹部。

只是少年千算万算,唯独没有算到这一步。

正当少年抽身出去准备再作殊死搏斗之时。

只见说书先生便大声笑道;

“好好好,老子就喜欢你这样有血性的年轻人。哪怕身限于死地,也不跪地求饶,还敢放开生死,先发制人。打得过也得打,打不过也得打,反正一句话,打不得打过的,你说了不算,得打过才知道。

对方好像越说越起劲,便又继续道;

“现在江湖就缺你这种有勇有谋的,又胆识过人的少年,像极了老子年少时在街上一个人手里提着菜刀,追着几十个人的狂砍……瓜果的时候。

说书先生像是意识到自己差点说漏嘴了,只得干笑一声。

然后卷起两边袖子,右手握拳,伸到少年身前,然后朝少年点头示意。并言语道;

“说书人,墨久,你呢?

少年实在想不到,这幅谈吐举止的矮小男人,居然能取这么文绉绉的名字。

少年看着对方,又看了看伸到自己面前的拳头,少年左手握拳,微微递到对方拳头之前,轻轻碰了一下,微笑道;

“有名无姓,知行。知道的知,行路的行。

对方一听,眼神一亮,拍手叫道;

“好名字!知道不难,做到才难。知是行之始,行是知之成。

少年赫颜道;

“当时就是听你说书,听见这两个字眼,所以就记了下来,至于这里面这么多头道,我可不知晓。

“哈哈哈,这就叫缘分啊,知行老弟。

与君初相识,恰似故人归。

江湖之幸,亦是吾之幸!

《半夜蝉鸣》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