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至尊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嗜命娇宠!沈少的惹火甜妻

>

嗜命娇宠!沈少的惹火甜妻

初棠小舟 著

嗜命娇宠!沈少的惹火甜妻 沈长暮 现代言情 简兮

《嗜命娇宠!沈少的惹火甜妻》这部小说的主角是沈长暮简兮,《嗜命娇宠!沈少的惹火甜妻》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现代言情小说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正准备出击,电话打来。“我在公馆,稍后成亦去接你。”成亦,沈长暮的助理。“呃…我们不应该去民政局办离婚吗?”对面安静几秒,“先来这里,有事商量...

来源:fqxs   主角: 沈长暮简兮   更新: 2023-01-10 19:1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现代言情小说《嗜命娇宠!沈少的惹火甜妻》是作者““初棠小舟”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沈长暮简兮两位主角之间虐恋情深的爱情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半山公馆这是桉市最美的别墅一场激烈的缠绵过后,简兮裹着被子,安静的坐在床上暴露在空气中的圆润香肩和精致锁骨上落满了刺目的玫红,整个人虽然疲惫不堪,但更多的是媚态十足,性感妖艳浴室里的流水声消失,片刻后,沈长暮穿着白色浴袍慵懒的擦着头发出来男人立体的五官刀刻般俊美,即使刚洗完澡,但身上散发的那种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气依旧令人畏惧今天的他,好像比以往更冷“我们离婚吧”沈长暮声音低沉磁性,目...

第8章 喜欢你许多年

几天后。

按照约定,简兮为了顺利办完离婚流程,特意请假。

坐在沙发上等待沈长暮的电话。

左等右等等不到,不免有些着急。

正准备出击,电话打来。

“我在公馆,稍后成亦去接你。

成亦,沈长暮的助理。

“呃…我们不应该去民政局办离婚吗?

对面安静几秒,“先来这里,有事商量。

他的声音低沉暗哑,好像在压抑着什么。

简兮应下,估计是一些相关赔偿吧。

二十分钟后,成亦到达小区门口。

她和成亦交流不多,见过的几次面还是沈长暮在家,成亦送给他资料。

“少夫人,您真的要跟少爷离婚吗?

简兮眉头一皱,看向成亦的眼神多了抹探究。

“不是我要跟他离婚,而是他要跟我离婚。简兮淡淡道。

正在开车的成亦明显有心事,透过镜子往后看了好几眼,几次想要开口又生生憋了回去。

暗恋沈长暮十几年,对这些细微的情绪变化早已过于敏感。

一个眼神,一个皱眉就能知道他高不高兴,在想什么。

“成助理,有话直说。

思索再三后,成亦决定开口。他实在不想让少爷兮心呵护十几年的女孩,就这么结束。

“少夫人,恕我多嘴,少爷心里是有您的。我自小就跟在少爷身边,没少帮少爷做事。十件事里有八成都是关于您的,您的一切少爷都关注着。

简兮偏头看向窗外,强迫自己看起来能自然些。

外表多正常,内心就有多煎熬。心脏好像被什么紧紧揪着,隐隐作痛。

“但,所有的好只限于苏念没回来前。

苏念没回来前,什么都是好的。

苏念回来了,她又算个什么?

成亦语气认真道“少夫人,您不必轻看自己。因为,苏念不在少爷计划之内。

后面那句话,他没勇气说出,怕被少爷真实。

简兮嘀咕着这句话,总感觉有些耳熟。

半山公馆。

简兮推门走进,客厅一个人没有,安静的不得了。

难道在卧室?

简兮上楼,刚推开卧室的门,一片漆黑。

空气中弥漫着呛鼻的烟草味,借着灯光能看到满屋狼藉。

天啊!这是遭贼了吗?

“咚咚咚—玻璃瓶滚动的声音。

简兮靠近,墙角好像有个人影。

沈长暮!!!

整个人衣冠不整,颓废的坐在地上,周围躺着各种空酒瓶,越靠近酒味越重。

“沈长暮?

连叫好几声,也不见醒来。

简兮正准备扶他起身,触碰到肌肤时,有些惊到。

沈长暮肌肤滚烫,如同火焰在体内燃烧。

简兮慌张的把他移到床上,盖好被子。

“谁啊?不知道本少爷还没睡醒呢?苏墨尘嘴醒了,眼睛没醒,闭着眼问道。

“我是简兮,长暮病了,你能不能过来一趟?

简兮心急如焚,像上足了发条的玩具,在房间里团团转。

“啊?嫂,嫂子?苏墨尘瞬间清醒,仔细看了眼备注,赶忙说道“我马上过去。

传来匆匆的穿衣声。

挂断电话后,简兮冷水拧湿毛巾,敷在沈长暮额头上。

沈长暮紧闭着双眼,苍白的面庞因痛苦而扭曲,细细的汗珠从他的额头渗出,嘴微微在动,急促地呼吸着。

简兮坐在一旁,握着他冰冷的双手,满眼都是心疼。小嘴撅着,虽然极力忍住不哭,眼泪却不停的往下掉。

她这个人就是典型的卑微。

明明下定决心与他划清界限,却一次次和他牵连。

说好的不再管他,因为他生病,又心疼到难过。

沈长暮,我上辈子到底欠了你什么?

十分钟后,苏墨尘飙车赶来。

推开卧室门时还在大喘着粗气。

“嫂,嫂子。长暮怎么了?

“高烧。

苏墨尘拜拜手,爽快道“小问题,只要不是他怀孕我都能治。

呃…

早就听闻沈长暮身边有一发小,是双学位顶尖医师。

本以为跟他一样,是块冰山脸,没想到说话这么艺术。

苏墨尘扎几针,开了几副药。对简兮说道“一天三次,一次三片就能好。蹭了蹭鼻子又道“要想让他好快点,就用冷水擦拭身体,三小时一次。

转身开始收拾东西。“真是奇怪,沈长暮从小抵抗力非人。我当上医师后天天盼着他生病,好给他看病,顺带在药里加点泻药。等了我五年,这还是他第一次生病。

简兮转头看向躺在床上虚弱的他,早已没有往日的凌气逼人,只有可见的虚弱。

简兮送苏墨尘到门口,临别之前。

他神色认真说道“嫂子。这段时间暮哥情绪明显差很多。别看他驰骋战场这么多年,其实他也有不堪一击的时候。这不是他第一次喝醉,但每次喝醉嘴里念叨的都是你的名字。

短短几句话,在简兮内心泛起阵阵涟漪。

回到卧室后,简兮褪去沈长暮身上的衣服。冷水浸满毛巾,一遍遍擦拭着他的身体。

为了减去痛楚,简兮几乎一个小时一次。

看着他慢慢转好,松了口气。

那张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即使生病也依然俊美异常。

他们都在说你心里有我,那为什么我感受不到呢?

我好想对你敞开心扉,好想说我喜欢你许多年。

但我害怕,说出来后碰一鼻灰,像是跳梁小丑。

黑沉沉的夜,仿佛无边浓墨重重地涂抹在天际,连星星的微光也没有。

《嗜命娇宠!沈少的惹火甜妻》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