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至尊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军事历史›谍影随行

>

谍影随行

Missl李小姐 著

Missl李小姐 军事历史 杨崇古 谍影随行

军事历史《谍影随行》目前已经迎来尾声,本文是作者“Missl李小姐”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杨崇古Missl李小姐的人设十分讨喜,主要内容讲述的是:不会因为双方的杀戮而带来外交纠纷和意外的麻烦。也是陈默群首选和期望得逞的方案。但是这个方案的关键,需要游轮上的一名法籍海员进行配合,掩护自己安全撤离、上岸。只要能够让法籍海员,以合理的理由拖住日本特工,始终让他们不能靠近和威胁自己,就算完成了行动...

来源:fqxs   主角: 杨崇古Missl李小姐   更新: 2023-01-10 18:5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热门小说《谍影随行》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杨崇古Missl李小姐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Missl李小姐”,喜欢军事历史文的网友闭眼入:杨崇古几乎是最后一个下船的游轮的货仓里从法国捎带来了两卡车陈年红酒,1912年立冬后,波尔多老查理红酒庄园第一批所酿的藏品,价格不菲不管是法租界,公共租界,或者是华界沪市上爱好红酒的权贵们都认这个价格不价格的,倒是无所谓,只要有,而且还能够买到钱,自然不是问题因为这是一种身份和品位的象征更是权贵政要们相互交流的媒介老查理深谙此道实际上,这正是当时处于战火之中,“孤岛”上一部分人纸...

第2章 调整计划

从法国码头乘坐游轮归国的途中,陈默群刚想松一口气,却又敏锐地发现了新的“尾巴。

正是匆忙登船的佐藤贤二四个日本特工。

陈默群佯装不知,脑子中却一直思忖着应对之策。

左思右想之后,还是觉得“甩尾行动方案最为上乘,代价最小。

不会因为双方的杀戮而带来外交纠纷和意外的麻烦。

也是陈默群首选和期望得逞的方案。

但是这个方案的关键,需要游轮上的一名法籍海员进行配合,掩护自己安全撤离、上岸。

只要能够让法籍海员,以合理的理由拖住日本特工,始终让他们不能靠近和威胁自己,就算完成了行动。

等到了十六铺码头之上,就是自己的地盘,自然有站里的人前来接应。

即使日本方面也事先在码头上埋伏,不得已接下来的火拼,陈默群也会丝毫不放在眼里。

毕竟,就算是双方混战而血流成河,也不会引起外交纠纷。

精明的日本人不会蠢到,在尸体上,留下任何有关身份证明的东西。

在外人看来,只会是黑帮之间因利益而发生的冲突。

他们若因此而失败,只能是扫兴而归,吃一个哑巴亏。

为此,在途中,陈默群试图与海员进行过交流和买通。

以期望达成和完善此种行动方案的关键一环。

但是,如何让事情自然垂成,而又不让法籍海员对自己的行为产生怀疑。

这实在是太难了。

陈默群想过用金钱收买的方式达成想法。

但是,因为语言交流上的障碍,又不能刻意地套近乎拉拢法籍海员,让人家误会或者产生警惕之心。

更不能坦明自己的身份和意图,以免节外生枝。

苦恼之下,陈默群不得不放弃这个优先方案,转为更加无奈而惊险的“除尾行动计划。

这也是被动应付的无奈之举。

……

所谓的“除尾行动,就是游轮即将到达沪市十六铺码头港口的时候。

也就是在凌晨三点至四点之间。

此刻,正是人的身体困乏和脆弱的时间点。

游轮上的海员和乘客仍旧沉浸在酣睡之中。

也是杀人越货的最佳时刻。

更是陈默群三人生命受到威胁的最危险的时刻。

日本特工绝不会放弃这个动手的最佳时机。

陈默群料定,日本特工必定会在此刻,冒险潜入他们的包间内,执行暗杀行动。

这是日本特工最后的机会和疯狂。

也是他们早就计划好的,最为稳妥的一种行动方式。

日本特工心里是怎么想的,老奸巨猾的陈默群,心知肚明。

但是,短兵相接之间,三对四,陈默群没有必胜的把握!

连日来,在包厢里,陈默群反复复盘着日本特工偷偷潜入进来的情景。

包括他们是撬锁进来,还是从包厢上面的风管通道潜入进来。

亦或是从两处同时下来,搞突然袭击,形成地上和空中包抄式打击优势。

陈默群都需要事先预料到。

为此必须做好不同的反制之策。

不过,想来想去,三人同时对付四个人,力量上始终是出于劣势。

陈默群判定,行动的时候,日本特工必定是隐秘而无声息。

他们也不想惊动游轮上的法国人。

更不想让法国人提前看到自己三人的尸体。

所以,他们一定会要掩盖凶杀现场。

行动是隐秘而迅捷。

时间把控上,不能过早,也不能过晚。

不然,惊动了法国人,就算他们行动得以成功,也很难走出游轮,上岸逃离。

所以,日本特工使用枪支的概率几乎为零。

即使他们有枪支,也很难在匆忙之间,带到游轮上的。

那么,双方动手的时候,大概率的就是冷兵器之间的对决。

日本特工没有枪支,这给陈默群增添了一份周旋的信心。

通过多天的细致观察,陈默群能从骨子里感觉到,佐藤贤二四个日本特工,都是训练有素,个个身怀绝技。

这个情况,陈默群早有察觉。

每当夜幕来临,他们都会分工协作,轮流换班,暗中死死盯住自己入住的包厢。

哪怕是一丝响动,也不会放过。

其走路无声,身形矫健,便可以从中轻易地判断出来其身手的高低。

他们四人一定是受过良好的柔道方面的系统训练。

且拥有一定的段位。

这四个日本特工,应该是属于暗杀行动小组的成员。

个个凶狠、老练,且经验丰富!

这更加坚定陈默群的判断,佐藤贤二四人只能用冷兵器与自己三人对决!

无论自己如何闭门不出,佐藤贤二四人一定会铤而走险,“不请自来!

就算在危险即将到来的时刻,找个地方藏起来,也是于事无补。

反而更容易让日本人发现和上手。

实际上,日本人死死地盯住自己,根本不给任何机会。

无论如何,陈默群都感到很被动。

如果不增加援手,仅凭自己三人同时对付凶恶的佐藤贤二四个日本特工。

还真的没有必胜的把握。

陈默群很焦虑,但又不得不疲于应付。

同样的原因,自己也不能使用枪支弹药。

何况枪支弹药,也无法随身携带到游轮之上!

所能使用的就是每个人身上的匕首,用于自卫。

……

沿着扶手,从游轮的底层,也就是负一层,走上来一个身材魁梧的黑人,身着海员的制式服装。

“嘿,我说你们四个家伙在这里磨磨唧唧干什么呢?

黑人海员发现了佐藤贤二四人,扎堆在甲板上“偷懒,显得非常生气。

他那叽叽喳喳的法语,陈默群听不懂在说什么。

同样,佐藤贤二四个日本特工也听不懂法语。

只能从他暴躁的语气和指向上判断出来,对四个临工的表现不太满意。

佐藤贤二四个日本人停下手中的活,怔怔地望向黑人海员。

感觉很突然。

这个黑人怎么在这个时刻,来到了一层?

他的岗位应该在负一层的啊。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

黑人海员指向游轮的尾部,颐指气使道“游轮的尾部堆积着大量的生活垃圾,你们都过去给处理了。

佐藤贤二意会了工作的内容,向三个手下使了一个眼色,不情愿地走向船尾。

“偷懒的蠢猪。

黑人海员愤愤地咒骂着离去的四个临工,接着走向甲板的栏杆处,向陈默群三人大喊道“喂,你们是不要命了吗?

手指指向陈默群,接着又向空中指了指。

提醒即将到来的暴风雨。

陈默群起身,给了黑人海员一个回客舱的手势。

黑人海员这才耸了耸肩膀,嘴巴里叽叽咕咕地不知道又说了一些什么难听的话,也折身走向一层客舱的通道里。

甬道里挤满了客人。

有的在抽着烟,有的三三两两地围聚着闲聊。

杨崇古没有真的回到客舱里睡觉休息。

也站在甬道里,手插裤兜,依靠在墙壁上,百无聊赖地打量着周围的乘客。

“让一下,让一下……

黑人海员拨开挡路的乘客,走向船尾督查临工们的工作。

熟悉的法语口音,吸引了杨崇古的注意。

“是伍德兄弟吗?

杨崇古确认黑人海员是伍德之后,兴奋地差点叫了起来。

伍德也注意到了杨崇古。

“哦,我的老朋友你果然在我的船上!

伍德摸了摸额头,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随之,两人如同久别的亲兄弟,相拥而庆。

“你是负责这一层吗?

“原来不是……不过负责这一层的海员身体有恙,大副安排我今晚临时代管这里和负一层的秩序卫生。

伍德无奈地耸了耸肩膀。

“怪不得,不然我们早该相遇的。

杨崇古安慰道。

游轮甲板以上共有四层建筑,三、四层是贵宾客舱,住着一些欧洲的富商和有权势的政客,自然是由白人海员负责。

一、二层的客舱,才是亚洲等达官显贵们能够买到的舱位船票。

陈默群只买到了一层的三人包厢,杨崇古恰巧也在一层。

剩下的就是甲板以下的负一层,是大通铺,没有包厢,票价低廉,乘客全是一些穷人和苦力。

黑人的身份低微,伍德只能被安排在大通铺船舱里维持着秩序。

在法国警校留学时,杨崇古认识了法国同学查理。

查理家世显赫,其家族在波尔多拥有大片的葡萄树庄园,是十分富有的盛产红酒的农场主。

其父老查理,早年间离开家乡,在沪市法租界开了一家“查理红酒公司,经营着家乡产的红酒,与租界内的公董局关系良好。

还有一年,查理就能从警校毕业。

然后,就打算到沪市继承父业,帮助年迈的老查理,打理家族的红酒产业。

在警校里,查理和杨崇古相处的很好。

查理曾经邀请过杨崇古到他的家里做客。

在查理的家里,杨崇古结识了黑人伍德。

伍德的父亲老伍德,是查理家里最忠实的仆人。

是早期移民到法兰西的非洲劳工。

备受查理一家的优待。

伍德能当上游轮上的一名海员,还是靠老查理托的关系。

当时,伍德正好休假,在查理的家里帮助老伍德做一些杂活。

杨崇古自然就和伍德熟络上了。

杨崇古是查理最要好的同学,两人的关系又是亲密无间,伍德自然是高看杨崇古一眼的。

伍德说“杨先生回国的时候,一定要乘坐我的游轮。

游轮每次到达沪市的时候,伍德都有好几天时间的休整期。

杨崇古是沪市本地人,他自然想借这个机会结识一下。

游玩的时候,好有个当地的向导和陪伴。

杨崇古很是感激地说道“那是自然,等到了沪市之后,我一定做东,好好带你认识一下繁华的东方巴黎。

伍德很是期待。

两人自此约定。

查理希望杨崇古归国之后,能到其父亲经营的红酒公司帮忙打理。

毕竟杨崇古是沪市当地人,得天独厚,两人又是很要好的同学,有彼此相互照应的意思。

杨崇古没有当场回绝,只是渴望先在法租界里寻一个体面的公差。

有了一份公差的工作作为掩护,杨崇古开展地下工作就方便了许多。

杨崇古来到法国警察学校留学的目的,就是为此做准备的。

为此,在留学期间,他就有意识地结识了查理。

当杨崇古将自己的想法告诉给查理的时候,没想到查理一口答应,包在他的身上。

在查理家里做客之后不久,查理就给远在沪市的老查理发了一份电报,请父亲帮忙照顾一下老同学。

老查理在法租界公董局里的关系很硬,就是一个电话的功夫,就为杨崇古物色好了法租界里的一份差事。

巡捕房里的探长或者法语翻译的职位预留着,任由杨崇古归国的时候挑选。

得到这个答复,杨崇古非常兴奋,偷偷地将此事向上级方汉洲做了秘密汇报。

方汉洲做了一番安全评估之后,自然是同意和认可的。

便通知杨崇古正式返回沪市,加强红党在沪市的地下情报搜集工作。

……

陈默群也来到了甬道里。

看见杨崇古和伍德兴奋地闲聊着,觉得他们的关系不像是刚刚认识的。

两人应该是非常熟络。

这个情景给了陈默群一个机会。

只是没有想到,这个机会来的这么自然和顺畅。

省去了自己的一番周折。

陈默群走向二人,在身边停了下来,微笑着注视着杨崇古。

“老弟,能否给我介绍一下你的朋友?

陈默群从口袋中掏出雪茄盒,礼貌地说道。

“那是自然。

“这位是我法国的朋友,伍德先生;这一位是我的老乡,陈默群先生。

陈默群和伍德彼此握手问候。

“初次见面,来一根?

陈默群从伍德的眼神中能够感觉到一种贪婪,这个黑人很喜欢抽雪茄。

“深感荣幸!

伍德接过了雪茄烟,陈默群打燃了打火机给点上火。

杨崇古还是习惯抽自己的香烟,并自顾地用洋火给自己点燃。

“他还是不习惯这个。

陈默群指向杨崇古,晃了晃手中的雪茄,诙谐地说道。

虽听不懂陈默群说什么,杨崇古尬笑着也没有翻译,但伍德自然是明白了其中的意思。

自然是跟着哈哈大笑起来。

因陈默群突然参与进来,杨崇古和伍德没有彼此继续单独闲聊下去。

三人之间出现了短暂的尴尬。

没有共同话题的尴尬。

甬道的尽头出现了熟悉的面孔。

佐藤贤二偷偷地朝甬道里张望,脸上出现了一丝紧张和不安。

这个紧张虽察不可觉,但还是被陈默群捕捉到了。

陈默群佯装不知,心里却是非常得意。

陈默群率先打破了尴尬,说道“你我三人一见如故,不如到我的包厢里面喝红酒聊天如何?

杨崇古向伍德翻译了陈默群的美意。

有雪茄抽,还有红酒喝,伍德自是求之不得。

但现在是执勤时间,可不想因为享受而误了工作,失去了这份海员的差事。

在游轮上,海员们必须要工作到零点。

只有到了零点之后,才是属于个人自由支配的时间。

到时候,别说有多少雪茄烟和红酒,统统拿出来享用,伍德自是不会推辞。

伍德毫不犹豫地答应了陈默群的邀请,根本不考虑杨崇古是否同意。

保证下班之后,定会和杨崇古找陈默群抽烟、喝酒聊天。

不醉不归!

杨崇古无奈地翻译了伍德的意思。

零点之后,伍德答应来访,而且逗留到游轮到岗时间散去。

杨崇古碍于情面,定会陪着伍德一同前来。

这个机会,水到渠成,正是陈默群求之不得的帮助!

此时,甬道的尽头,佐藤贤二和几个手下聚集在一起,并不能听清楚陈默群在和伍德闲聊什么。

但又不敢靠得近一点,生怕伍德的呵斥和打草惊蛇。

四人只好默默地评估着事情的走向,商讨着应对之策。

短暂的闲聊,就约定了相聚的事情。

伍德告别陈默群,继续朝甬道尽头走去。

佐藤贤二四人躲闪不及,还是被伍德瞅见了。

不过,伍德没有和陈默群继续待在一起,从而干扰自己接下来的行动。

这倒让佐藤贤二戒备的心放了下来。

佐藤贤二给手下三人使了一个颜色,意思是行动计划照旧,无需改变。

伍德又见佐藤贤二四人磨磨唧唧的,立即大怒“你们几个懒猪,又在偷懒,还不赶快去干活?

佐藤贤二心里虽不高兴,但又不敢表现于脸上,只能是作出顺从的模样,勤快地朝船尾走去。

伍德紧跟着走在后面,依旧骂骂咧咧个不停。

看到伍德的表现,陈默群心中有了几分胜算的把握。

得意间,陈默群不露声色地佯装邀请道“老弟,要不我们先小喝着,解解乏?

“还是等伍德先生一起吧!

此时到了晚上9点钟,杨崇古已然有了几分困意。

打着哈欠,杨崇古无奈地说道“我先回客舱休息一下,零点我和伍德一起过来叨扰。

“那我们就一言为定,恭候二位的到来。

杨崇古拖着疲惫的身躯走向了自己的客舱,心里却是暗暗后悔着没有及时拦住伍德的决定。

伍德的贪婪,无疑将自己的安危绑在了陈默群的身上。

而且就在零点之后的三、四点钟时刻。

日本人注定会在这个时刻痛下杀手的。

即使有伍德在场,也不可能让日本人知难而退。

杨崇古躺在床铺上,辗转反侧,不知道该不该将心中的不安告诉伍德。

就算将自己的想法向伍德说明,自己有证据吗?

伍德会相信吗?

日本人和陈默群会承认吗?

杨崇古心里没底。

良久,杨崇古决定不再去想,届时只有见机行事。

与此同时,陈默群的包厢门紧紧关闭着,三人也没有睡意。

陈默群双手抱着后脑勺,躺在床铺上,眼睛死死盯着天花板上的风管通道口。

他的脑子里在评估着日本人此时的感想。

甬道尽头的日本人有没有听到他们的约定?

如果听到的话,他们会不会临时改变计划,而提前采取暗杀行动?

如果提前采取行动,零点之后,伍德进来发现包厢内出现异样,日本人同样会暴露和被动。

精明的日本人,显然不敢疏忽这一点。

经过反复思考,陈默群摒弃了日本人会提前行动的猜测。

那日本人又该会如何应对呢?

陈默群换位思考之后,依旧想不出日本人有什么更好的替代方案。

实际上,陈默群忽略了一个关键点,总以为日本人偷听到了自己和伍德之间的约定。

这是长期以来紧绷的神经,给自己产生了错觉和压抑。

“站长,刚才我去通道尽头上厕所的时候,看到日本人聚集在一起嘀嘀咕咕讨论着什么。

马武不安地向陈默群汇报道。

对了,在和伍德聊天的时候,自己就安排马武到甬道尽头,以上厕所之名打掩护,暗中观察日本人的动向。

怎么把这事给忘记了!

看来,自己实在是过于紧张了。

陈默群猛然捶了一下脑袋,顿时清醒了许多。

“那你在尽头能听到我们在讲什么吗?

陈默群急迫地想知道,约定有没有让日本人给偷听去。

“走廊里乱糟糟的,根本就听不到你们在说什么,我只听见那个黑人在大笑什么,让人莫名其妙。

马武疑惑地回答道。

“那就没问题了。

“没问题了……?

马武依旧没有搞清楚站长在思考着什么。

只能是讷讷地与李成田面面相觑。

“睡觉睡觉。

陈默群看了看时间,安排道“现在是9:30,你俩轮流值班休息,零点时刻叫醒我,准备接下来的好戏。

说完,陈默群自顾地闭上了眼睛。

这下,他就真地可以安心休息了。

《谍影随行》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