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至尊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许行

>

许行

青篮 著

方文诺 现代言情 许行

很多网友对小说《许行》非常感兴趣,作者“青篮”侧重讲述了主人公许行方文诺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方文川只是摇头。方文川的家确实和许行的家很近,许行的家,在巷子靠近尾巴的地方,方文川的家就在出了巷子最后一节,刚好在转弯的一个光盘磁带铺子里,许行看他和家里人打招呼,一个胖男人带着眼镜儿和她招呼:“许行来玩儿啦。”许行看这男人虽然胖,但是和方文川的脸还有些像,一猜就是方文川的爸,她赶紧叫人:“叔—...

来源:fqxs   主角: 许行方文诺   更新: 2023-01-10 00:48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现代言情小说《许行》,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现代言情,代表人物分别是许行方文诺,作者“青篮”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简介:2023年11月13日,星期一刚过了立冬,天气有些冷,时间刚过了六点一刻,许行就吃好了饭,从院儿里推了自行车,想去学校她今年正值高三,关键时期,再加上她高一高二荒废了不少时间,就想趁着这最后的半年,再加把油一听她出门的声音,许母就在屋子里担心:“桌上的豆浆都喝完了吗?许行踩上踏板只答:“喝了”一溜烟的就往学校跑了这时节夜里黑得早,白天又明的晚,早起有霜最冻人,她穿着校服,耳朵和手都吹得通...

第3章 为母

不过许行猜对了位置,却没猜对回家的结局。

方文川叹了不知道第几百个气看着她“又没带钥匙?你别跑了,先去我家等着你妈回来吧,不然她回来该生气了。

许行先是吃惊,怎么上下不过二十年,这以前的房子条件居然这么差,地上又潮湿,一进巷子里就昏暗,估计白天也要点灯的,看来许行和这个方文川家里都不太好。

再是眼巴巴的看着方文川领着自己回自己家,她嘴巴上道着谢“谢谢谢谢你啊。

方文川只是摇头。

方文川的家确实和许行的家很近,许行的家,在巷子靠近尾巴的地方,方文川的家就在出了巷子最后一节,刚好在转弯的一个光盘磁带铺子里,许行看他和家里人打招呼,一个胖男人带着眼镜儿和她招呼“许行来玩儿啦。

许行看这男人虽然胖,但是和方文川的脸还有些像,一猜就是方文川的爸,她赶紧叫人“叔——

方文川把她奇怪的看一眼,那胖男人只道“哎你这孩子,和文川吵架啦?平常都叫我干爹干爹的最甜,今天还斗起起来了?

许行这才反应过来“啊——干爹,我脑子昏了,今天拉了一上午的肚子,人都虚脱了,说话没过脑子,我们两个好着呢,没有吵架。她心虚的看了一眼方文川。

方文川没反驳,但是也没出声。

胖叔关心她“拉肚子了啊?吃坏什么东西了,现在好点没有?

许行说好了,方文川这才嗯了一声,领着她往里走“爸,我们先写作业,许行忘带钥匙了,一会儿许姨回来了,你叫我们一声。

胖叔说好,许行就笑呵呵的跟着方文川进所谓的屋子里去了。

这方文川的家,就是一个光盘店隔出来的住处。

一间很深的铺子,外面一大截做卖光碟磁带的门店,里面隔得小小的,有吃饭睡觉的地方,用帘子拉起来。虽然光线不好,但是桌椅地面都擦的干净,看得出来还是十分整洁。

难怪这方文川对自己耳提面命,因为两家有亲戚关系嘛,所以对自己就照顾一些,许行有些庆幸,先认识了一号人,以后来往就可以喊人了,也不容易漏馅儿。

算起来这也是许行第一次去同龄男生家里了,她平时都是标准的宅女一枚,在学校不多和男生说一句,放假了就窝家里追剧看小说,没机会给自己来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自然也没交到可以来往去对方家里的异性朋友。

她有些拘束,直到方文川放了书包,把灯拉开,皱着眉看她。

方文川“先写作业吧。

许行点头“好。

她今天做桩子也是听了数学老师布置的作业的,横竖都要在这环境里讨生活了,她肯定还是要老实做人的,做个作业,她都考上一中了,应该也不会太难吧,她老实说好,方文川皱眉皱得更深了。

方文川道“你今天有点古怪,许行。

许行一听他喊自己名字就心虚,忙问“怎么古怪了?

方文川摇摇头,从包里拿出练习册,许行心都揪起来了,像个木偶似的从书包里拿出作业本,还装作若无其事的问他“我能有什么古怪?

方文川道“也是。

许行听他声音冷冰冰的“你本来就这样,心情好了,就听话两天,给人好脸色,心情不好了,就想干什么干什么——

许行被他说得发冷“……是嘛……

听方文川话音一转,道“不过你爱怎样就怎样,我是希望你真变好。

他们两个坐一张桌子,在一盏灯下,许行看他说得认真,自己心里都有些感动了,她也做不来什么混混流氓,干脆就顺着方文川的话,有些紧张道“我会慢慢变好的……

她也只敢“慢慢变好啊,不然一个不入流的坏学生哪天突然转性了样样精通,这也是能吓死人的,况且她本来也不是十全十美的人,慢慢学着,一点一点的修正回来,这些人就只当她是叛逆,总可以了吧。

许行在心里盘算着,一时间手上的动作都慢了下来。

看她发呆,方文川才道“写作业吧。

许行嗯嗯两声,老实打开了书,把今天数学老师勾的题抄到了本子上,一板一眼的开始解答。

过了不知道多久了,许行觉得腿上有蚊子咬,低头去打,方文川声音稳稳的,倒像一个靠得住的大哥,他看了一眼许行写的作业,先老老实实的画了一个解字,虽然过程有些草率,好多步骤都跳了不严谨,有那么点学一半捡一分,凑出来的意味,但是还是出乎了他的意料。

许行一抬头,就看见方文川有些欣慰的眼神,对自己道“你写的都是对的,你以后好好学吧,你比我聪明。

许行心里有些得意,心道姐读初中的时候也是他们那个小县城出了名的状元,她考进一中的第一年,还没有给学费呢,都是后面文理分科成绩滑坡了,才撤了的免学费合同。

但是现在她是这个“许行,也不敢太得意了,只斟酌着说“我有时候也听课的……

方文川像是已经把作业写好了,点了点头,去收拾桌子,许行看他把书又老实装好,去门帘子后挪出了个炉子还是灶一样的东西,就开始点火。

方文川看许行看他,又说叨了两句“夸你两句就不专心,你好好写你的吧,我烧点水给你喝,一会儿我爸进来也可以泡杯茶。

许行没见过这样子的炉子,烧的像是煤渣合成的什么材料,一大堆圆眼,有点像她小时候见过一两面的蜂窝煤柴,但是她还不确定,看方文川烧着了,就拿水壶压着,里面的火红红的、文文的,看着并不大。

但是无论是啥,方文川确实是在烧水,许行有些感慨,像方文川这种做完了作业就干活的性格,是她妈在家里最喜欢的,平时在家里她吃了饭帮着洗个碗,许母都要偷偷感慨她懂事了的。

方文川这样的孩子,果然是好孩子,许行在心里给他送了个大拇指。

“你……许行刚想和方文川找两句话说,门帘子外面就有胖叔的喊“许行!你妈回来啦。

许行赶紧站起来收拾东西,别的不敢说,这养女儿的妈,总是最敏感的,她一边收拾,一边听到胖叔在对谁说“别为难孩子了,今天都好,今天还让文川教她功课呢,一回来就在我这儿写作业,你可别打骂了。

许行听到一个颇为疲倦的女人冷笑了一声,道“我哪儿敢打骂她,只怕比我还厉害呢!

胖叔笑道“孩子叛逆嘛——十三四岁的。

许行还在收作业本,一抬头就看门帘被人拉起来了,门口站着一个十分苍老的女人。

方文川烧的水,她也没有喝上一口了,抱着书包就傻叫“妈——

她咳嗽了一声“你回来啦——

那女人和许行自己的妈长得一点也不像,许行心里都有些吃惊了,这个“许行的母亲,应该还要比她母亲还要年轻几岁,但是鬓角两边都花白了,黑眼圈特别重,脸上的皱纹也明显,一看就是十分辛苦操劳的,或者年纪确实大一些,但是许行也才十三四岁,还是个未成年,真够辛苦的,还有好几年要养。

她背着个收钱的挎包,脏兮兮的,看了许行一眼说“走吧,回家吧。

许行其实有些害怕,回头看了方文川一眼,方文川也站起来送她“回去吧。

许行心里把这方文川当个寄托了,到底是来这个世界认识的第一个人,而且人还不赖,她回头道“明天早上我们还一起去学校吧?

方文川跟着她待了一两个小时了,两个人也说上了几句话,方文川心里本来就不觉得许行是个坏学生,只是觉得她现在过于放纵,不踏实罢了,听许行主动约自己,他也只是点了点头“你起早点,我在巷头等你吧。

许行忙说好。

胖叔笑眯眯的倒是没说啥,许行却留意到了,许行的母亲表情有些松动,对着她都带了打量。

许行硬着头皮出了门,对自己的这位“母亲道“妈,我们走吧。

女人嗯了一声,找转身迈出腿去,嘴里还在和胖叔道谢“又麻烦你了。

方文川看着火,胖叔将她们送出门店,还一直寒暄“说什么客气不客气的,都是自家闺女,两个人早点煮了饭来吃吧。

女人只答是是,领着许行往巷子里走去,从挎包里掏出一把黄澄澄的钥匙,送进门锁里,打开了。

她让许行先进去,一句话也没有,许行从她的微动作里看出来了,看她又出门去巷子口赶回了一辆十分旧的自行车,推进屋子里。

许行这才第一次仔细打量自己以后的家了。

这是2002年,许行心里计挂写,这儿也是一楼,里面小小的两间屋子,靠窗的地方就是起火上炉,煮饭的地方,挨着就是一个补了桌角的桌子。

一半墙壁被熏得黄黄的,一半上又挂着一个旧历和菜板,菜板底下都起了霉菌黑了。墙角些都润润的,散了脱落的石灰。

许行安慰自己,这都才2002年,也不是奔小康的时候,穷就穷点,至少有个家吧。她把书包放一边儿的板凳上,和许母颇有点相对无言的意味了。

她书包刚要放下了,女人就皱起眉毛“放里边儿去!

许行吓得抖了一抖,只点头,又往里面的一间屋子走,这里面布置得就稍微好些,一间双人的钢丝床,墙还是灰扑扑的带着黄色,但墙上贴了半截墙纸,还算干净。旁边又是个书桌,挨着的还有一副架子,摆着些书,和织了一半的毛线。

还像个卧房的样子。

许行把书包放在桌子上,听女人在外面乒乒乓乓的收拾东西,听到米落锅,估计是在做饭了。女人没有进来,她还松了口气。

这虽然是“许行的母亲,可是也不是她的母亲。

她把手里的作业拿出来囫囵做完,仔细的再看了一遍卧房,是只有一个床的,只是两床被子,都有些旧,想着许行和她母亲晚上应该是一起睡的,她心里叹了口气,倒不是不习惯和人挨着睡,只是这一天的母女,许行觉得心里别扭,她偷偷站在门口看外面洗米的许母。

看她不过三四十岁,手上的青筋都出来了,晒得又黑,自己一个吃白饭的还占了她女儿的身体,她亲女儿还不知道去哪一方了,就有些同情了,她喊了一声“妈——

许母有些错愕,抬起头来,看着是她喊,又垂下头去,没有个回应。

许行有些尴尬,不知道这对母女是怎么相处的,只好硬着头皮道“妈——有什么我能帮你的吗?

这下许母有反应了,也有话回她了,只是怎么听都有些尖刻“你有什么好帮我的?你不气我就好了。

她说着埋怨话就要是刻薄,许行还有些不习惯,她自己的老妈是个说话和善的,平时对她也是实行的放养政策,两个人关系还不错。

她一时还不知道怎么回这话,这语气,是生气了吗?还是说在说反话,她摸不准,只好道“那你有事你就叫我,我先写个作业了?

她其实都写完作业了,但是她实在找不到什么话说了,想着平时自己在家里,自己一说学习了,她老妈也是十分欣慰的,也就只好这么说了。

没想到这许母却十分生气的抬起头来,似乎是白了她一眼,道“你要做什么就做!我是管不住你了!

许行这下是莫名其妙了,她帮忙也不是,做作业也不是,楞楞的站在原地。还好她还算是个脾气好的,她大概知道为啥许行昨天晚上和自己的妈大掐一场被骂了。

许母怕是对自己这个“许行失望透顶了,才会句句话都是恶语相向,没有指望。许行也不好一时间就给她打包票,展示“改变成果。只是看许母倒了洗米的水,上锅蒸了,再补了一句“我说真的,你要帮忙就喊我。

一说完,她就赶紧缩回了桌子面前,许母没见着她人,嘀咕了两句许行也没听清,就这么一个屋外一个屋内的忙起来。

《许行》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