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至尊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剑道玄天

>

剑道玄天

琪天大邓 著

凌羽 剑道玄天 奇幻玄幻 柔柔

热门小说《剑道玄天》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凌羽柔柔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琪天大邓”,喜欢奇幻玄幻文的网友闭眼入:一位差役努嘴,另一位心领神会。一脚将凌羽踹进坑里,两人随手抄起一边遗留农具,将泥土覆盖。凌羽一动不动,他没有力气反抗,无奈,绝望。母亲的音容笑貌频频出现...

来源:fqxs   主角: 凌羽柔柔   更新: 2023-01-09 21:5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主角是凌羽柔柔的精选奇幻玄幻小说《剑道玄天》,小说作者是“琪天大邓”,书中精彩内容是:“放手去吧,有云娘在,有玄天宗在!”半月后溧湖县,大河村肥土少耕一年荒,五年时间,这里杂草丛生,一人多高的野草将整个村子埋没近半,看不清楚里面的一切凌羽与柔柔手牵手,两人手心被汗气笼罩满地横尸历历在目,血腥场面无数次让柔柔从噩梦中惊醒地头,一排十几个隆起的土包,两人跪地,声泪俱下“爹!娘!柔柔回来看你们了!”“大伯,大娘!小羽给你们磕头了!五年前,若不是我的出现,大河村也不会遭受屠村大...

第2章 大伯是老狗

人到落魄时,贱命如蛆蝇。

两天路程,凌羽只吃了两口炒糊的粉面,需要用冰牙的凉水往下送,他已经三天没有解大手,肚子里饿,小腹却很鼓胀。

溧湖县隶属豫州边境,以种植为主要生存来源。

大雪封地之前,溧湖县大河村各家各户在自家地里挖了坑,大青萝卜摆放整齐盖着木板,泥土封在木板上以防冻坏,挖坑既有富裕。

一位差役努嘴,另一位心领神会。

一脚将凌羽踹进坑里,两人随手抄起一边遗留农具,将泥土覆盖。

凌羽一动不动,他没有力气反抗,无奈,绝望。

母亲的音容笑貌频频出现。

“这就是临死之前的感觉吗?

苍白的小脸上没有眼泪,死亡不可怕,活着才可怕,那些人的嘴脸他铭记在心,只叹今生不能找他们索命。

“咱们这么做是不是有点丧天良?

“谁会跟钱过不去?都尉府吴管家塞了一锭金子,你我逍遥两月再说。

“要是被问起来怎么解释?

“都尉府能把自家大公子送上绝路,捏死你我更不在话下。少管闲事,一切听差遣。

两人渐行渐远,地头干涸的坑洼里探出一个脑袋。

“柔柔!回家吃饭啦!

身穿厚重花棉袄,双手揣进袖筒里的小女孩儿大喊着“娘,有人往咱们地里埋人!

“喳……喳……喳……

耳边传来铁锹铲土声音,凌羽睁不开眼睛,土被冻硬,缝隙很大,可以勉强呼吸,两个差役显然是在应付差事。

“你娘的脚!轻点,万一是活人呢?

“柔柔,你看清楚了吗?

“我看清了。

“遭天杀的!这还是个孩子!一位老妇人拍着大腿叫喊着。

“等等!他戴着枷锁,是囚犯!

“人命关天,连年战乱,这些当官儿的不把我们当人看,救人要紧!

屋子很小,但很暖和,草垛上铺着厚厚的棉被,门外呼啸的寒风吹不进来,凌羽的呼吸渐渐变得平稳,苍白的小脸也渐渐恢复了血色。

“你少灌点马尿吧。老妇人捶打着老汉的后背,叫骂着“许老二家送来的羊蝎子应该炖的差不多了。

打开砂锅盖子,扑鼻的羊肉香味掺杂着清爽的萝卜味弥漫整间屋子。

食物的刺激,凌羽的肚子咕咕作响,太虚弱,仍然无法醒过来。

“柔柔。

用带有缺口的瓷碗盛了碗汤,老妇人递给年幼小丫头。

“吹凉给他灌下去,肚子里没有油水他醒不来,别死在咱家了。

“他娘的脚,这叫啥事儿?真死了还得埋!老汉灌了口烧酒。

“你这老狗,少说两句吧!菩萨保佑,菩萨保佑!

温热的肉汤充斥在口中,凌羽不自觉的咽了咽喉咙,煮熟的萝卜能散气,羊肉能补虚。

渐渐有些意识,凌羽颤抖着睁开眼睛。

“我没死?这是哪里?

“你这娃,命真大!老妇人添上一勺汤,“先别管这是哪儿,喝点羊汤暖暖身子,你应该饿了两天,现在不能吃,只能喝。

“谢谢大娘。抱起柔柔手中的瓷碗,凌羽仰头一口气喝的干干净净。

放下酒盅,辛辣的感觉让老汉龇牙咧嘴。

“穿上老子的棉衣出去蹦跶几圈儿。

“大伯,您这是……?

“你这老狗,讲话讲不明白。娃,你肚里有胀气,萝卜散气屁多,出去蹦跶蹦跶散散气。

“爹,我也去,我也要放屁。

“滚滚滚!

喝上一口酒,老汉面露惆怅。

“婆娘,这娃来历不明,救活了就让他走吧,别是祸端。

“你这死老狗,咱家多一张嘴又吃不垮,少喝两口啥都有了。再说了,冰天雪地,你让这可怜的娃往哪儿去?出去也要冻死,饿死!

“唉……

院子里,泥巴堆砌的院墙塌了大半,圈里大白鹅收起大长脖子,嘴上挂着冰柱。

“你叫啥?小女孩儿来回跳,一边攒着屁,一边问道。

“我叫凌羽,你叫什么?

“我叫柔柔,我娘说女娃娃要学会温柔,不然以后找不到好婆家。

“你家人可真好,比我家人好多了。

“你为啥会被人活埋?是不是犯错了?我爹说错了打不改,要讲道理。

“你爹懂得真多。

耳边传来马蹄声,马在雪面上奔跑,声音很沉闷。

远远的,凌羽认识其中三人。

“大伯,大娘!冲进屋里,凌羽慌张喊叫着“快躲起来!他们又回来啦!

“咋啦娃?谁回来了?老妇人焦忙的问着。

老汉站起身来,“鹅圈里有红薯窖,你们俩躲进去别吭声,婆娘,叫徐老二跟我一起去地里。

“不会有事吧?老妇人一脸惊慌。

“他娘的脚,怕啥,活埋人本来就是他们丧尽天良,咱们救人难道还救出错来了?

地头被挖开的泥坑旁边,一位头发花白的消瘦老汉厉声喊着“这是谁家的地?

“我的我的!官爷,有何事?

“我问你,这里埋的人去哪儿了?

老汉拱手,“小的不知道,可能是被什么豺狼野狗刨走吃了吧。

徐老二带着自家娃娃和老妇人匆匆赶来。

“官爷,我们真不知道啊。

“不知道?

之前埋人的两名差役拧眉瞪眼,“前后不过两个时辰,我看就是你们村里人干的。

“真没有!

徐老二身旁孩童用棉袄袖子擦了擦鼻涕,看起来不怎么聪明的问道“爹,刚才老狗叔你们不是挖出来一个人吗?

“闭嘴!

吴管家眯起眼睛,横刀立马,眼神中呈现出了杀意。

向身后两人使了使眼色,两位差役纵身跳下马。

“你们……你们要干啥?

“光天化日之下,你们要行凶杀人!

“噗嗤……

一颗人头滚落在雪地上,老狗的眼睛也没来得及合上。

“哎呀!老狗啊!老狗啊!

一柄钢刀扎进老妇人后背,一口鲜血喷出。

“快跑!铁蛋!徐老二用身子挡着那名憨傻孩童。

手起刀落,半拉身子被锋利的钢刀砍下,鲜血洒满一地,现场惨不忍睹!

《剑道玄天》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