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至尊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七分刺的野玫瑰

>

七分刺的野玫瑰

夏以橙 著

七分刺的野玫瑰 现代言情 许天齐 许妍菲

正在连载中的现代言情《七分刺的野玫瑰》,深受读者们的喜欢,主要人物有许妍菲许天齐,故事精彩剧情为:能睡到他,比什么都重要!想到这里,楚微澜兴奋的舔了舔唇,瞳孔也不自觉的放大。季衍铮敏锐的意识到她的眼神不对。他果断握着她的肩膀,准备把她推回浴缸,但是下一秒,女人竟然不怕死的直接从浴缸里扑出来季衍铮被撞的趔趄了一下,差点摔倒,他下意识的伸手扶了她一把,结果这个女人就趁机他怒极,眼底暗沉的厉害:“楚微...

来源:cd   主角: 许妍菲许天齐   更新: 2023-01-09 19:1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七分刺的野玫瑰》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夏以橙”的创作能力,可以将许妍菲许天齐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七分刺的野玫瑰》内容介绍:听到那一声充满了惊喜和期待的“微澜”,许妍菲下意识的抬起头然后,她恍惚了一下那是楚微澜?印象中,楚微澜这个女人为了工作方便,一向穿着利落的T恤和牛仔裤,头发也从不打理,也许是因为那个难看的胎记,她总是习惯于把头发拢到胸前,挡住大半张脸,整个人看起来总是灰扑扑的,丝毫不起眼可是,不远处的女人却穿着一件纯色的连衣裙,脚上是同色的高跟鞋,款式虽然简单,但是却足以勾勒出她纤细的腰肢与笔直而修长的双腿...

第12章

刚才他用花洒浇她的时候,也有一些水溅到了他的身上,因此衬衣湿漉漉的粘在他的胸口,勾勒出胸肌的形状,线条分明,格外诱一人。

楚微澜情不自禁的吞了一下口水,刚刚被冷水浇下去的药性仿佛又一次沸腾起来。

她忽然意识到自己在犯傻。

是谁给她下药的中药吗?既然季衍铮就在她的面前,她反而要感谢那个给她下药的人,否则她未必有勇气主动对他做出没羞没臊的事情。

能睡到他,比什么都重要!

想到这里,楚微澜兴奋的舔了舔唇,瞳孔也不自觉的放大。

季衍铮敏锐的意识到她的眼神不对。

他果断握着她的肩膀,准备把她推回浴缸,但是下一秒,女人竟然不怕死的直接从浴缸里扑出来

季衍铮被撞的趔趄了一下,差点摔倒,他下意识的伸手扶了她一把,结果这个女人就趁机

他怒极,眼底暗沉的厉害“楚微澜,你给我放手。

“我不。楚微澜的语气有些得意,她,红唇却被男人伸手挡开。

楚微澜不满,干脆。

女人的,在手心的位置,仿佛有无数细小的一股电流顺着手心蔓延到浑身上下,季衍铮身体一紧,禁不住闷哼了一声。

“楚微澜!他一把扣住了她的下颌,俊美的脸上布满了汗水,喉结不断的滚动,看起来性感极了。

也许前几秒楚微澜还有一些理智,此时只剩下被诱一惑的本能了。

下颌被扣住,红唇不满的嘟起“你刚刚……明明在亲我……

季衍铮已经后悔了。

他从一开始就不该心软,把这个女人从徐向杰那里带回来。

但是望进她妩媚而潋滟的眼眸,男人又想到假如他真的不管她,这个女人说不定能做出随便找个男人当解药的事。

季衍铮忍不住暗咒一声。

就在这个时候,套间的门被敲响了,孙烨的声音小心翼翼的响起“总裁,我来送解药……

楚微澜一无所觉,只是舔了舔唇,双眸亮晶晶的,无辜又委屈的看着他。

季衍铮的目光低沉又隐忍,他收回扣着她下巴的手,抱着女人回到卧室,然后把她放到床上“你的解药来了,给我安分一点。

解药,什么解药?

楚微澜有些迷惑,但是她知道,她不能让这个男人离开。

否则,下次再有这样的机会,还不知道等到猴年马月。

所以楚微澜纹丝不动,依然,怎么都不肯,滚烫的呼吸落在男人“不要……不要别的

季衍铮简直快要被她折磨疯了。

“楚微澜,你吃的到底是什么药,脑子也吃坏了么?他拽着她的手,沙哑的开口。

“别走。楚微澜低低的说着,声音染上了一丝哭腔。

被冷水压制下去的药效已经彻底回到了她的身上,似乎比之前还要凶猛,楚微澜觉得很难受,她根本听不进去他的话,毫无距离。

季衍铮捏着她的脸,看着她通红的脸蛋,还有脸颊上那朵颜色妖冶的胎记,侵染的眼底晦暗极了。

他实在不想承认自己又一次轻易的被这个女人蛊惑。

第一次他被下了药,或许还情有可原,但是这一次……

门外,孙烨久久没有听到回应,鼓起勇气又问了一句“总裁……

“不需要了。男人终于出声,嗓音沙哑的厉害。

楚微澜听到这句话,眼睛一亮,

季衍铮在心里冷哼。刚才他跟她说任何话,她都听不进去,对这句话倒是反应的很快。

……

楚微澜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不早了,但是窗帘挡住了外面的日光,房间里光线依然很暗。

她眨了眨眼睛,迷茫了一瞬间,昨晚发生的一切都清晰的涌回脑海。

她又一次睡到了季衍铮!

这个事实让她心脏砰砰狂跳起来,恨不得立刻跳起来,冲到镜子前看看胎记有没有变化。

但是感受到身边源源不断传来的热力,她还是按捺住了,小心翼翼的扭头看了一眼身边的季衍铮,连呼吸都刻意放的很轻很轻,像是要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

男人深刻的轮廓笼在阴影中,大概是昨晚耗尽了体力,此时他睡得很熟,并没有任何清醒的迹象。

楚微澜的心跳不自觉的加速,压抑着内心的尖叫。

她隐约记得,一开始他并不乐意碰她,是她仗着药性对他极尽纠缠,男人才最终忍无可忍的把她推倒。

想到这里,楚微澜的脸颊难免有些发烫。如果第一次算是意外,昨晚……在意识到他是季衍铮之后,她绝对是故意在勾一引他。

想到自己的举动,她都觉得自己不要脸。

她咽了一下口水,小心翼翼的掀开被子准备起床,但是身体的酸痛却让她倒吸一口冷气。

好不容易脚踩到地上准备站起来,结果她腿一软,又跌了回去。

她满腔的羞愧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这个男人是禽兽吗?

好一会儿,她终于积攒够了力气,一步步挪到卫生间,打开灯。

楚微澜整张脸都凑到镜子前,瞪大眼睛看着右脸颊的那块胎记。

没错,它确实又一次变小了,这下,别说是她自己,哪怕是见过她几面的人,恐怕都能感觉出来。

太好了,要不了多久,她就可以消除这块胎记,她终于有机会出现在幕前,亲自去实现自己的梦想!

她已经受够了那些或轻蔑或怜悯的目光了。

楚微澜拼命捂着嘴巴,压抑着自己的尖叫,然而内心的兴奋实在难以抑制,她激动的眼里都闪烁出了泪花。

不能尖叫,她干脆双手撑在洗手台上,像个小女孩似的蹦了起来,但是她蹦了没几下,就听见砰的一声巨响,洗手台装洗漱用品的盒子被她不小心碰到了地上。

她被吓了一跳,终于冷静下来。

《七分刺的野玫瑰》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