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至尊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卷耳

>

卷耳

俏小羊 著

卷耳 夏雪、苏阳 现代言情 陈枫

现代言情类型《卷耳》,现已上架,主角是夏雪、苏阳陈枫,作者“俏小羊”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我还待要上前理论,但话刚到嘴边就被苏阳制止,将我拽回凉椅,待我的情绪稍稍平静后,俩人开始细细地打量起这个男生。男生的年纪和我相仿,体型削瘦而修长,双肩十分宽阔,一米七五左右的个头,留着与他这个年纪并相称的平头短发,额头宽广而平整,脸色蜡黄而憔悴,两道漂亮的浓眉下一对黑白分明的眼睛,眼角布满了血丝,...

来源:fqxs   主角: 夏雪、苏阳陈枫   更新: 2023-01-09 00:1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现代言情小说《卷耳》,由网络作家“俏小羊”所著,男女主角分别是夏雪、苏阳陈枫,纯净无弹窗版故事内容,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因为是开学的第一天,需要办理不少繁琐的入学手续苏阳的父母是那种守旧的老实农民,不善于交际,像这样需要抛头露面的事情,他们是非常不情愿参与的,都是请求老爸处理,多少年下来,两家早已习惯了这样的习惯此时,学校门前已经有不少家长和孩子在等候开门,老爸将车子停好后走过去准备拎起陈枫箱子陈枫见状急忙紧紧抓着箱子两端的把手说:“夏叔叔,箱子不沉,我自己可以动,乡下的路全是土路,上面落了很多灰尘,别弄脏了...

第6章 农村少年

苏阳的话刚落地,男生煞有介事的说“像这样的火药桶,早晚要吃大亏!

他说话时带着那种刺耳的腔调,就像一根针刺入我的肌肤一般。

我起身冲到男生面前,摆出一副准备干架的姿态,指着他的鼻子质问“你这家伙诚心找茬是不是?你说谁是火药桶?

他并没有理会我的言语,也没有去关注我的愤怒,眉毛向上扬起,耸耸肩,目光盯着一旁的垂柳,嘴里轻轻地吐出四个字“事实摆在眼前,还用得着问吗?

苏阳见状,急忙上前站在我和男生的中间。

“苏阳哥,这次可是他先招惹我的,他骂我是火药桶,你瞧他那个不可一世的神气劲儿,我看着就生气。

男生收拾起自己的随身物品,慢悠悠的起身离开,临走时,故意提高了嗓门自言自语道“古人云,‘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不愧是圣贤书,不过好男不和女斗,惹不起还躲不起嘛。

我还待要上前理论,但话刚到嘴边就被苏阳制止,将我拽回凉椅,待我的情绪稍稍平静后,俩人开始细细地打量起这个男生。

男生的年纪和我相仿,体型削瘦而修长,双肩十分宽阔,一米七五左右的个头,留着与他这个年纪并相称的平头短发,额头宽广而平整,脸色蜡黄而憔悴,两道漂亮的浓眉下一对黑白分明的眼睛,眼角布满了血丝,目光里闪烁着这个年龄段不该有的坚毅和忧郁,鼻尖像山峰一样俏立,嘴唇轻薄而高贵,如果他的体格在壮实一些,脸部的肌肉能够再丰盈一些,肤色不是那么蜡黄,应该是一个非常有吸引力的男生。

他的穿着打扮十分随意,上身是一件严重褪色的深紫色衬衫,两边的袖子一高一低的挽在小臂上,下半身是一件经过多次水洗已经严重泛白的牛仔裤,透过裤子都可以依稀看到里面的肌肤,似乎稍作用力就可以撕成碎片,全身上下勉强值得称道的要算脚上那一双崭新的鞋子,是那种乡下农家自己缝制的白边黑面的棉鞋,没有穿袜子的双脚增添了他的邋遢形象。

他的身旁放着一只严重掉漆,斑斑点点木箱子,应该属于上世纪的产物,箱子上面是一个用了很久的蓝色帆布书包,上面沾满了笔墨印记。

男生在距离我们不远的位置重新坐定后,从背包侧面的小兜里抽出一本皱巴巴的书本阅读起来,根据封面应该属于小说。从他随身携带的行李和穿着来看,应该是从乡下赶来县里求学,家境较差的农家子弟。

这个初次谋面的男生,在我的心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只不过这种印象并不友好,无论是他的穿着打扮,音容笑貌还是神情举止无不透漏着邋遢、傲慢和玩世不恭,我不喜欢这样的男生。

在我的认知里,一个优秀的男生,就应该以苏阳为标准,干净整齐,言行举止温文尔雅,为人处世礼貌谦虚。

和我的印象截然不同,苏阳对这个邋遢的男生却十分欣赏,他上下打量了对方之后,走过去主动与他攀谈起来。男生见苏阳过来,从裤兜里掏出一叠皱巴巴的卫生纸擦了擦,示意苏阳坐下。

“距离开门还早着呢!

“你也是来一种报到的吗?

“是的。

苏阳转过身冲我喊道“小雪,这位同学也是来一中报到的,大家以后就是同学,你也过来坐一起坐会儿,消除彼此的误会。

我因为男生刚才对自己的无礼举止,心怀芥蒂,赌气的说“臭男生坐过的地方,我才不坐!

男生听后,自嘲似的说“千金小姐既然不愿意过来,也不勉强,万一被我的臭气沾染,在下可担待不起。他又冲着苏阳说“只是有些对不住你了,沾了我的臭气,倒要遭人嫌弃了。

我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所有人都是香的,就你是臭的!话一出口,自己也觉得这话有些沉重,但已经无法收回,心想对方听后若不是满脸的怒气就是一脸的悲愤,不料男生的脸上毫无波澜,反而“哈哈一笑,朗声说道“世人皆香,我独臭,倒也美哉!

我不服气的“哼了一声“自己知道就好!

苏阳见我的脸色已经缓和了下来,知道暴风雨已经过去了,便放心的转身继续和男生继续攀谈起来。我则故意赌气,坐在另一边的凉椅上背对着他们俩人,表面上装作满不在乎的样子,但一双耳朵不放过二人之间的一言一语。

从他们话语中,我得知男生名叫陈枫,家在农村,今天专程从一百多公里外的老家赶来县城入学。陈枫告诉苏阳,他们镇上同一批九十多名学生里,只有他考上了一中。听到他嘴里说出自己中考的成绩时,心里倍感诧异,这个不修边幅的邋遢男生竟然能够取得那样的成绩,虽然和我还有苏阳比起来有明显的差距,但是我们的受教育环境本就是天壤之别,这是一场不公平的竞争,心里这样想,但我却故意痴痴地笑了出来,提高嗓门说“王婆卖瓜自卖自夸,真不害臊!

陈枫听后宛若没事人似的,反倒是苏阳听到我的嘲笑声,转身对我说“小雪,你没有在农村呆过,不了解那里的教学质量,在那样的教育环境里能够考出这样的成绩是非常艰难的,即便换做你我也未必能做到。

“我又没点名道姓,我只是突然想到了另外一件事而已。我学着陈枫最初的口气,一本正经的狡辩。

“你别介意陈枫同学,刚才的事情你也看到了。苏阳指了指不远处学校门口的保安说“她其实是在和那个保安怄气,她从小就调皮捣蛋,但是心底十分善良,今天受了委屈才这样。

“不介意,也不敢介意,我可害怕人家大小姐脾气上来,将我的脸抓的稀巴烂。

听他这样说,忍不住想笑,但还是毫不客气的回敬“对某些人写人而言,破相就是整容。

“她是你的妹妹?

“是邻居家夏叔叔家的女儿夏雪,我们俩从小一起长大,虽然不是亲妹妹,但和亲妹妹没什么区别。

“难怪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性格。陈枫感叹“一个孙二娘、一个小花荣。

听他将我比作孙二娘,又好气又好笑,质问陈枫“姓陈的,你说谁是孙二娘?

听陈枫这样形容,苏阳也忍不住笑了起来,但他担心我和陈枫再喋喋不休的吵个没完,急忙笑着转移了话题。

有些人,你并不能从他身上挑出什么毛病,也说不出为什么会对他心生厌恶,但就是无法对他做到一视同仁,陈枫对我而言就是这样的男生。我并不是一个心胸狭隘的女生,但对陈枫,不知为何,我却不能做到一丁点的包容,对他的一言一行,我总是不受控制的横挑鼻子竖挑眼。

三个人聊得起劲儿,耳边传来清脆的鸣笛声,打断了我们的交流………

清脆的铃声过后,那辆熟悉的老旧摩托车停在了我们的身边。

我和苏阳立刻迎上去,老爸拍了拍我的脑袋说“早饭也不吃,嚷着要去学校,怎么到了校门口又不进去,呆在这里做什么,早上天气这么清凉,也不怕着凉感冒。

我撅起嘴,指了指不远处满身赘肉的保安,一脸的委屈说“那个凶神恶煞的老大爷不让我们进去,说没到开门的时候,我和苏阳哥和他讲道理还被狠狠的骂了一顿,所以在躲再这里打发时间。

在爸妈面前,我永远是那个小鸟依人,听话懂事的女孩。

老爸听后一笑置之,扭头他瞧了瞧凉椅上的陈枫问“那个孩子是你们的朋友吗?

“是的,夏叔,他叫陈枫,是我们刚认识的同学,一个人专程从一百多公里的农村赶来上学,和我们一个年级。

听见苏阳介绍自己,陈枫也起身走到车前礼貌的问好。

听到陈枫来自农村,向陈枫详细的了解起了他家的基本情况。短暂的交流,老爸对这个乡下的孩子充满了同情和怜悯,他还想要问些什么,但看了看一旁的我和苏阳后没有继续往下攀谈,只是轻轻地叹了口气。他对待陈枫那种异常和蔼可亲的态度,那种深切关怀的目光以及脸上所表现出的神情让我十分困惑。我想不通老爸为什么会对一个初次谋面的孩子那般的热情和关心,即便是对苏阳,他也从没有像今天对待陈枫这样的态度,但这个疑惑只能暂时深埋心底。

“以后你们几个都是同学了,你初来乍到对县城不熟悉,有什么困难,可以找苏阳夏雪他们帮你。

“谢谢叔叔!陈枫使劲儿的点点头。

《卷耳》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