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至尊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穿书】原来我才是炮灰

>

【穿书】原来我才是炮灰

涂九七 著

【穿书】原来我才是炮灰 泉岸郢 现代言情 白漱意

很多网友对小说《【穿书】原来我才是炮灰》非常感兴趣,作者“涂九七”侧重讲述了主人公泉岸郢白漱意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路上不断给她形容鱼肉如何鲜美,果饮如何好喝。白漱意的咽了下口水立刻向目的地直奔。若说这个世界有什么最吸引她的,唯有美食不可负。更别说能被泉霖意推荐的食物了,那味道应该会比她想象中的更好...

来源:fqxs   主角: 泉岸郢白漱意   更新: 2023-01-08 22:5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涂九七”的《【穿书】原来我才是炮灰》小说内容丰富。精彩章节节选:她可不记得自己得罪过这些人等等她没得罪过不代表原主没得罪过咽下嘴里的食物,灿烂的对着进来的人笑道:“你们好啊,早饭吃了吗,要不要吃点?”萧耳佟冲到她面前面露凶色:“你还能吃的下,也对,对你这种没脸没皮,丢人丢到全国人民皆知的人来说这些都不算什么”说着抡起巴掌想要扇白漱意白漱意估摸着这一巴掌应该用了十成力气,要是她不反抗的话等会脸肯定要肿起来虽说用异能可以让伤口瞬间消失,但她又没有做对不...

第6章 故友相逢

故事听完白漱意有点了饿了,抱着泉霖意满商场找吃的。

今天这里人很少,零零散散的小猫两三只显得冷冷清清的。

按照地图指示绕到一处奢侈品店,这后面有一个电梯能直达10楼。

那里有一家餐厅泉霖意亲情推荐,他对餐厅的鱼赞不绝口。

路上不断给她形容鱼肉如何鲜美,果饮如何好喝。

白漱意的咽了下口水立刻向目的地直奔。

若说这个世界有什么最吸引她的,唯有美食不可负。

更别说能被泉霖意推荐的食物了,那味道应该会比她想象中的更好。

路过奢侈品店时她与出来的几个人撞了个正面。

这几人像是认识自己,刚才一起有说有笑的现在一见到她脸色都变了。

一个圆脸的女生先是上下打量一番白漱意“这不是白漱意吗?你还没死呢,命可真大,下次要死就彻底点找个绳子勒死算了。

白漱意…..

这些人怎么回事一个二个见到她不嘲讽一番过不去是吧。

一旁的女生拉了拉郝露的衣袖“郝露你别这么说,小意你别介意她心直口快。

你家心直口快一照面就让人去死的,长见识了。

郝露甩开女生的手“你假惺惺的跟她做朋友上瘾了。

怎么,现在连我的嘴现在都要管了,她白漱意有脸干出那种事情我还不能说了。

老天怎么没长眼直接收了她。

后面的几个女生随声附和。

一旁的李晓之无奈的对白漱意苦笑,无声说着别介意。

这些人叽叽喳喳的声音让她的脑海里出现一些不太好的画面。

数不清的人影居高临下的呲笑着她。

李晓之手足无措的想要拉起她一不小心让她摔的更惨,周围人笑的更欢了。

除此之外还有她站在墙后沉默的听到李晓之在人群中生动形象,添油加醋的将她对她说的悄悄话展示在众人面前。

眼前浮现原主最后死寂流泪的双眼,她在无声的说着什么。

白漱意想要听清她的话剧烈的疼痛让她按住额头痛苦的皱眉,拍打自己的额头想要祛除那份疼痛。

郝露一脸嫌恶往后退一步道“怎么想装病碰瓷啊。

被白漱意抱在怀里的泉霖意一脸凶狠的让他们走开。

带着奶音的口气让凶狠减半,看起来奶凶奶凶的起不到任何威慑。

一旁的保镖看几个女孩只是口角之争站在一旁没有吱声。

先生交代他当白漱意遇到危险的时候才能出手,几个小女生之间的口角他上手的话可能会伤了她们。

片刻那些画面如潮水退去,白漱意起了一身虚汗扶额长叹。

原主除了泉氏父子就没遇到什么好人啊,刚才的头疼让她没有精力去应付这些人还是速战速决的好。

盯着郝露脖子上的项链白漱意讥讽道“郝小姐戴着我的东西理直气壮的骂着我,在你骂我之前先把你脖子上的坠子还我。

郝露脖上戴着的红色星光是原主从拍卖会上拍下,不久就被李晓之悄悄拿了去。

原主知道李晓之的动作但因为她是自己唯一的朋友就没计较,没想到会出现在郝露身上。

郝露和李晓之脸色霎时难看起来。

白漱意拍下红色星光这事很多人都知道,当时现场几位夫人还夸赞泉岸郢疼白漱意。

李晓之自从在白漱意家见到红色星光时一直念念不忘。

有一次白漱意不在家她过去见到桌子上的红色星光下意思的拿了过来。

起初她很担心东窗事发,过了一两个月白漱意没有任何反应时她就安下心了。

料想白漱意不会因为一个项链与她翻脸。

最近李家与郝运传媒有些合作,李晓之为讨好郝露就将东西送给郝露。

她没想到白漱意会在这一点发作。

李晓之“小意,你….。她面对白漱意的眼神无法再说下去了。

那双眼睛里没有往日的亲昵,无机质的眼神里透着杀意,让她浑身一颤下意识噤声。

白漱意见二人一动不动冷声对保镖道“看来郝小姐是不愿归还了,报警吧,之前拍的500万珠宝不知怎么的找不到了,没想到今天出现在郝小姐身上,肯定有什么隐情请警察过来好好查清楚。

郝露“白漱意你不要太过分.

“怎么是我过分呢,我的珠宝丢了如今出现在郝小姐的身上。

这其中肯定有什么隐情,到时候还请郝小姐好好跟警察解释清楚。

哦对了,顺便联系下郝总夫妇,我担心郝小姐不太懂事一时半会讲不清楚各种缘由。

白漱意语气还是柔柔的,说出的话让郝露脸色瞬变。

郝露着急的扯下吊坠,顾不得被链子剐蹭出伤口,朝着白漱意脸上扔去。

这时李晓之上前想拉白漱意的手被她躲过。

白漱意抬手接住扔过来的项链对李晓之说“李小姐这是干什么,想要对我动手吗?

我只是想要知道我丢失的东西为什么会出现在郝小姐身上,并未诬赖你们,怎么?你们还准备行凶伤人?

李晓之急忙解释道“不是的。

这边的动静惊动这层逛街的人,各个探着头向这里张望。

李晓之面对那么多人怀疑的眼神着急解释,她决不能被污蔑成为小偷,那样她这辈子就完了。

“小意你说什么傻话呢?郝露怎么可能偷东西,你忘记这是你送我的吗?

当时你还说红色星光和我很配,我知道把你送我的东西送给别人很不对。

但你不能诬赖郝露偷你东西啊,你这样很容易让我们做不成朋友。

李晓之习惯的拿朋友来拿捏白漱意,她知道在所有人中白漱意最在意自己这个朋友,她一定会认下这件事情。

白漱意故作叹息道“你不知道吗?我自从楼上坠下来就失忆了。

都怪我忘记了你,你说你要是早点来看我,我不就早想起来了吗?

不管是不是请警察来查一下弄清其中缘由,总不好让郝小姐担着小偷的污名,你说是吧郝小姐。

郝露将吊坠扔给白漱意“还给你,上不了台面的村姑就算进了豪门还是扶不上墙,什么大不了的东西还值得大惊小怪

白漱意手指拎着吊坠淡笑道“确实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东西,不然郝小姐也不会佩戴了。

怎么都不能污蔑了几位要不找个地方一起等警察?

其他几个女生见情况不太妙扔下一句有事就先走了。

比起郝露的倨傲,李晓之从白漱意说要报警开始脸色苍白,拉着郝露就要走这其中一定有误会,不过我今天还有事就先走了,改天再去拜访你。

郝露气愤的甩开她的手臂,不知李晓之在郝露耳边耳语了什么。

听完她瞪了一眼白漱意气冲冲的走了。

一旁的保镖拿着手机询问道“这警还报吗?

白漱意道“收起来吧,想报警的话你早就打电话了还至于等到现在。

虽然有不愉快的小插曲但美食不能忘。

混合的热带水果果饮让白漱意一本满足。

这里的鱼鲜美的味道比她想象中要好吃好多倍。

只是对面的小团子原先如绿色碧玺一样闪闪的眼睛此刻蒙上一层阴霾。

他不停用叉子把盘子里的意面戳成一小段一小段的。

圆嘟嘟的小脸上摆满了愁绪。偶尔还小大人似的叹气。

白漱意又一次被小团子的可爱击中了。

这是什么绝世小可爱,像小大人一样的唉声叹气的模样也格外可爱。

但她喜欢他的眼睛忽闪忽闪的样子。

就像她在这个世界刚醒来时,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满脸喜悦的小团子。

那双比宝石还要闪亮的眼睛让白漱意一眼看中。

将杯子蛋糕推到他面前“在想什么跟老爷爷似的不停叹气。

泉霖意端过蛋糕,叹气问道“妈妈你生气吗?

白漱意歪头疑惑问:“为什么会觉得我在生气。

“那个李阿姨背叛了你,你之前对她那么好可是她却站在别人那边。

李晓之经常来泉家,泉霖意自然认识他。

对于今天发生的事情他为白漱意生气。

奶里奶气的童音为白漱意抱不平,他认为那个李阿姨既然是妈妈的好朋友就应该跟妈妈站在统一战线无条件支持妈妈。

就像他会一直无条件的支持妈妈一样。

白漱意笑道“因为不是朋友啊,你不是说了吗?好朋友会站在我这边的。

正因为她不是我朋友当然就不会帮助我。

泉霖意气鼓鼓的道“那我们以后再也不跟她讲话了,不要让她进我们家门。

白漱意挼了一把他的头发,连连应好。

吃完饭又去宠物市场买了些猫咪用品。

为泉霖意的小金鱼订购了一个大型鱼缸作为它的家。

白漱意第一次体会到女人逛街的快感,衣服好好看,买。

这个宝石在闪闪发光好漂亮,买。

这套衣服好配泉霖意,买。

这个玩具好好玩,全都买!

另一边正在开会的泉岸郢手机里的信息提示就没停过。

散会后打开手机就被一连串的消费记录夺走了所有注意力。

满屏的消费记录往下滑半天才见底,手一拨短信界面又重新拉回最开始的消费信息上。

今天以前的短信只有寥寥几条消费记录,其中最大的金额数目仅有十几万。

“常何,你说人失忆后真的会性情大变吗?

自从白漱意失忆后他觉得那就是另一个人,无论是言语还是行为与之前的完全不一样。

只有对待泉霖意还是一样的好。

常何立马意会泉岸郢说的是谁,他也觉得失忆的白漱意好像另一个人。

放在以前的她打死做不出来昨天的事情,竟然因为他的一句针对报复他。

不就是被许愿池里的水浇了一身吗?

不就是池子里的水不干净吗?他,不是很在意。

自从白漱意醒来他和泉岸郢都不相信对方失忆的借口,。

后来她的种种行为和对世界陌生的样子让他们相信她是真的失忆了。

毕竟没有一个人喝奶茶能够震惊大半天,一副完全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失忆的手段一年前白漱意也用过。

为了博得泉岸郢的关注起初他们以为是真的,当时泉霖意为此深深的自责。

不过她没装几天就恢复成以前的样子。

自那之后泉霖意对待白漱意态度完全转变。

情绪上的厌恶和面对那张脸时的复杂情绪使他当时恨不得直接住在公司。

白漱意用各种手段想要博得泉岸郢的欢心。

甚至想要取代陶白在他心中的位置,这触及了泉岸郢的底线。

陶白是泉岸郢的禁区,有时候他觉得泉岸郢一开始不应该把白漱意放在身边。

哪怕她再像陶白但她终究不是陶白。

但一想到陶白刚去世时泉岸郢的状态他又觉得还是这样好点,至少有活着的动力。

失忆后的白漱意对泉岸郢眼中没了在意,性格处世方式也完全变了。

不再像以前唯唯诺诺的样子,常何很满意她这样的状态,如果能一直保持就好了。

“会吧,她之前在鬼门关走了一圈好不容易救回来,哪怕失忆了也会有所改变吧。

常何不确定的说。

泉岸郢半晌没有说话,过会按着太阳穴问道“萧家的事查出来了吗?

常何递上手中的资料,泉岸郢一目十行扫完。

捏皱纸张一角“继续往下查,萧向明那个老狐狸就算再谨慎也总会露出一些马脚,随即顿了一下“她那边医生怎么说。

常何意会道“昨天最新的检查已经出来了,体内还有一些轻微的药物残留,一个月后再次检查没问题的话就不需要用别的方式了,药物成分还在分析中。

说完他想到什么“不过,医生说她的心理检测有点问题。

泉岸郢“?

常何惊奇道“白小姐社会伦理的理解..嗯..比较独特,你看看她做的答卷。

“怎么会有人觉得孩子生下来不正常就该销毁?

她当孩子是什么,玩具吗?

常何将最后一份资料递给泉岸郢“还有这里有一题,如果你的朋友与你因意见不同发生争吵你要如何处理?

她的答案是打一顿让朋友同意自己正确的想法,她这是把自己当黑社了吗?

泉岸郢面色如常的看望资料说“我知道了,你将她的所有测试清理干净,还有研究中心那边不要留底。

“拿到资料的时候就清理干净了。

常何回应道,在看到结果时他第一直觉就让人把所有记录全部清除。

万一被别人发现了这可能作为指控白漱意的把柄。

《【穿书】原来我才是炮灰》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